与我换身的美少女太色了 第2话 JK的胖次

2 JK的胖次

——处理手法?

——凶暴的大象?

难道说……是看惯了男朋友的那家伙吗……

就算是这样,处理手法又是什么鬼!

…..变态吗。

不管怎么说,她见惯也好,没见惯也好,跟我都无关。

我说的是不要看我的那家伙啊!话说,现在才想起来不已经迟了吗……

我湿嗒嗒地走进女子更衣室。

我确认了一下绑在手腕上的钥匙号码和储物柜的号码。

打开门锁。

——从储物柜里,放射出炫目的光芒,在我眼前闪过。

这不是错觉。

突入我眼帘中的是粉色纹路的胖次和胸罩,它们整齐地叠在学生制服上。

宛如妖精之羽织成之物,放射着淡淡的光辉。

如神物一般,难以直视。

此时除了敬拜不做他想。

说起来在小学的时候,倒也有人说过,他曾经在放学后偷偷舔过喜欢的女孩子的长笛嘴,但我现在如果去闻那内裤的味道,可就比那家伙更胜一筹了。

唯独那个还是算了吧

绝对不可以去闻哦。

心跳数急剧上升

我祈祷我的心跳声不要响彻这间更衣室。

我的手擅自伸向了胖次。

哎呀还是先冷静下冷静下。

先深呼吸吧。

大口吸气……然后吐出来

听好了。我仙子啊啊,是茅崎雪菜。这只是我自己的内裤。没有任何可羞耻的元素。更别说什么侵入更衣室,窥视粉胖次闻味道什么的了。不存在。那绝不是变态行为。

先吸一口气,把泳衣脱下来了。

喔喔!!

我虽然轻轻触摸了一下胸部的尖端,但是那只是有点好奇导致的。这点还请容许吧。

要说弹力如何的话,那仿佛是积雪的白银世界,仿佛是渴求多时的棉花糖,是让人幸福无比的柔软度。

我的鼻息慌乱,全身发热。

这么一看,虽然事到如今才觉察到,或许我还真是变态……

毕竟在我的面前,茅崎的胖次就摆在那里啊…….

——好棒的香气呀啊啊啊啊。

哈啊啊!!

我被痴念所占据了

痴念可真是可怕的东西呢。

我摇摇头取回理智。

 パンツを履いて、ブラジャーを着ける。これがなかなか難しい。腕を後ろに回して、フックを閉じる。思いっきり短くしたスカートから覗く素足に、成長のいい胸。風に揺れるしなやかな髪にクラクラする。我穿上胖次,戴上胸罩。这还真有点难。手绕到身后,将扣子扣上。
相当短的裙子下边可以一窥裸足,胸部在衣服下显得十分可观。柔顺的头发随风摇摆十分清爽。(这段不太会)

从更衣室出来的时候,神乐裕树,不,应该说是内在替换过的茅崎双手叉腰,一副有话想说的样子。

腮帮子里含满空气,脸鼓鼓的。

「神乐君,你摸了我的胸吧?」

切……。怎么回事啊。这家伙这么敏锐。

 但是,那只是出于好奇心的一个事故。作为男性,理性可是时常被压倒的。反而咱还应该被夸奖的,我有这个自信。

「……啊……那是……」

「没事啦。就碰碰而已。」

 ……诶……。

「虽然由我自己来说可能有点怪,我觉得我的胸型可是蛮好的哦。再说你是我在溺水时候的救命恩人,让你揉了两回三回的,我觉得也好啊。再说既然换身了,也算是有缘吧。」

「摸胸什么的、揉胸什么的、缘分什么的……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刚才不是还说,绝对不许碰来着吗!

「哎呀,不要摆那么困扰的表情也没事的啦。都已经换身了嘛。神乐君,你也是至少想摸那么一次的吧。毕竟女性的欧派都是身体很敏感的部分。虽然我也不是说需要确认那个吧……」

 茅崎的面庞慢慢向我凑近过来。

 她的双眼仔细盯着我。

「神乐君是童贞吧?」(虽然我一般翻译成处男,这次打算干脆还是保持童贞顺口一些,或许)

你说对了。但是啊…….

「突然说什么啊你! 再说,你凭什么说我是童贞嘛。」

 我不悦地瞪着她时,她把视线撇开了。

 接着,向校门的方向走了过去。

「因为我觉得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你都是童贞吧。要是一生都保持童贞死掉的话,不是很可怜吗」

 一直了不起似的说这个那个,这家伙到底何方神圣啊。

「别说的好像我永远都交不到恋人似的啊」

「不,我没搞错哦。神乐君啊,一辈子,一生都是童贞啦。我再说一次也无妨。一生,一辈子都是童贞。说不定,给你一个贵族的称号都可以了哦」

 仿佛刻意强调着词汇里的意思,茅崎继续说道。

「童贞贵族」

 振り向きざまに、決め台詞。(不确定)

 姆姆姆姆……咕咕……。

「嘛无所谓了。毕竟突然被换身,看你好像也很动摇。童贞这个,其实看你一眼我就完全了解了,就算你否定也不过是更明显而已。但是,神乐君是不是童贞,其实完全没关系啊。神乐君现在,在,我,茅崎雪菜的体内。不如说,倒不如说,我觉得认真地考虑神乐君是童贞,该如何打破这个现状这件事的,应该是换身进来的我的责任来着。不过,既然我已经成了神乐君,那明天就突然交到15个女朋友的可能性也是有的」

「童贞童贞一口一个童贞的烦死啦! 再说了,你交不交15个恋人什么的怎样都好,先把我们为什么会换身的事情交代清楚啊」

「也是。说明其实很简单。用神乐君也能懂的说法,我在遇到一次交通事故之后,因为某些契机就能和别人换身了。但是也不需要担心什么啦。以目前为止的经验来看,之后会自然恢复的」

 那可太好了啊。安心了。

「喂,那怎么才能回去啊?」

「要是知道那个还用辛苦吗。目前为止还没头绪。」

「没头绪……」

 太不负责了吧。

 茅崎走到校门口。站定不动。

 怎么啦又? 还有什么想说吗?

「我知道我们才刚刚交换身体,虽然非常抱歉,但是有一个请求要拜托你」

 她的表情突然一变,急切地向我低头恳求。

 要看是怎样的请求吧……。总之,先听再说

「之后在这里我会和栗山君稍微见一面。栗山君好像马上还有别的事情,所以只有这点时间方便呢。其实我个人对于和他见面是有点提不起劲吧,但是毕竟还是约好的」

 嗯? 说明太复杂了让人摸不着头脑……。

「栗山就是隔壁班那个栗山翔太吧」

「认识他吗?」

「不,大概只是我单方面知道他把」

「这样子吗。他就和我有那么一点关系吧。虽然不觉得高兴吧,姑且是和他在交往。我已经和他说过想要分手了,不过他总是强行拖着不分……所以说正在烦恼呢」

「那你是要我怎样啊?」

「现在神乐君好像说的口气像是别人的事情一样,但一定要说的话,这个问题比起我来说,和进到茅崎雪菜体内的你关系才更大啊。换句话说呢,要说引起这个问题的其实是神乐君你自己也没差」

「你这家伙,真让人搞不明白……」

 不对,等等啊。这可是学习又好,人脉又广的茅崎啊。仔细想一想

 这个状况的话,想想只能是那个了吧。

 我也是读过书的。这就是找人顶包吧……。

 茅崎朝鞋柜那边望去。

「你看,这就来了」

「别说的好像事不关己一样啊」

「我也没办法呀。这已经是神乐君的事了嘛」

 可以看到鞋柜那方向,茶色的软莫西干下发型的栗山朝我这边走过来了。

 这家伙可能是因为看上去流里流气的,被男生们敬而远之。我也是都不想接近他。栗山都不知道我是他同校同学吧。

 但是要说为什么我会知道栗山这个人的名字,是因为他是打工地方的常客,经常带着隔壁高宮高校的学生,到我打工的地方,甜腻腻地鬼混

 ……等下喂。我记得那女生是她女朋友来着,茅崎说在和他交往吧……。

 这事就蹊跷了。

 结果这成了我自己的事情了。至少,她是这么说的。……。

 关于茅崎和栗山的事情我正想问个究竟,朝她望过去,她却心情很差似的,眯缝着眼很烦的样子。到底怎么回事……。

 栗山和茅崎怎么看都不配啊。说道茅崎,那可是年纪第一的美人。要说她和长得地沟老鼠一样的不良男生交往,难以想象。还是说,她就那个口味啊。不是吧……。

「雪菜!」

 金发的地沟老鼠叫我了。

 而对栗山来说茅崎雪菜自然而然就是换身进来的我了。好了这下完了。怎么办……

「喂、雪菜!」

 他难听地叫着朝我这边过来了。都直接以名字相称了,他们关系真的就那么好哟下。

 我再度向茅崎求助,朝她投去视线的时候,她却低下头了。我是越发的搞不懂该怎么办了。这等于是在说,我无法期待从她本人那里能得到任何支援了。但是,果然还是啥也搞不明白!

 ――――我靠!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