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也曾梦想成为JK 33-35话

033

 第二天,从早上起,干裂般的爆响就不断响起。。

 紧跟着的是,不绝于耳的责骂。

「重口! 那鸡巴是什么东西! 处男过头了吧! 大到没边了! 恶心!」

 是的,学校三年级生,身为学园偶像的璃奈姐正在给全裸的一号和三号掌嘴训话。

 理由是最爱的妹妹被艹到站不起来。花瓣开开,两腿颤颤,翻着白眼嘴巴痴傻地张着,看到这样的妹妹,能不生气吗。那是超级激怒。

 整个晚上侵犯都在持续,而且三号的巨根就保持这么插入的状态就睡着了。有没有搞错。

 一大早,护士看他们没有起床很担心,就进去查看,之后,目击了这番惨状的她们将医生叫了过来。而夕奈的家人正在医生那边等着。她们也听说了这番惨状。

 从那时候起,璃奈沙奈的愤怒就非常吓人。

 璃奈姐踩着倒地的一号。

 就算想要翻身起来,鸡鸡就被沙奈酱踩住了。

「唔咕」

「喂,小哥啊。虐待夕姐的坏鸡鸡就是这玩意吗? 弄坏掉吧? 喂,弄坏也没事的吧?」

「非……非常抱歉唔咕!」

 随着不断的碾踏,一号呻吟着。

 而边上的三号被璃奈姐狂骂「变态! 巨棒! 欲望魔!」

 而在房间的一角,二号浑身发抖地观看着这场拷问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当时晕过去真是太好了。

 虽然没能处男毕业,但避免了被夕奈一家不可挽回地讨厌,二号心下稍安。

 接着,三号见证了一号被爆踹丁丁口吐白沫的场面,哀嚎一声『沙奈酱,再这么下去真要坏掉了!』,偷偷逃出了房间。

 他的目标是接受精密检查中的夕奈那边。

 在他们这边喧哗的时候,夕奈好好的洗了个澡,把下面注入的精液全部洗干净,换上了干净的病号服。

 虽然头脑已经恢复了清醒,但是腰软到必须要搭着护士的肩膀才能走路的地步,所以现在是坐着轮椅。再加上,下边是一直到早上都含着巨根,被扩张了很多,现在还感觉空荡荡地很不适应。

 医生仔细读了精密检查的结果,告诉我触诊,以及X光的结果,之后向我满意地点了点头。

「嗯。看来是没问题。身高的增长抑制在了一毫米以内,其他数值上也看不出问题。照这个节奏,今晚也请加油。」

「………」

 说实话,要是每天都那么做的话,我精神上有点扛不住。

 我从没想过『脑袋要变得奇怪了啦——♥』这样的我会在现实中真的体验到,但我真的体验到的时候,那真是让人发狂。

 我了解了,因为快乐而发狂,是意外的恐怖的一件事。

 未知的难以形容的感觉,从肚脐下方的位置不断地上涌,然后再像炸弹一样爆裂,一口气搅乱脑子。

 一旦被这样搞,一瞬间脑海全白,什么都无法思考了。

 虽然很舒服,但是也好可怕。

 那就是我所亲自体验的『脑子被干成傻子了————♥』。

 考虑到这一点今天想要停一停。

 虽然做爱很舒服,但是我想成为的不是淫叫着「欧芒果一库♥」的JK。那种JK在漫画里存在就够了。请饶了我。

 我被护士推着轮椅送到了自己的病房。

 接着借了她的肩膀坐上自己的床,承蒙护士的好意,让她也帮我拉伸了一下身体。

「真是的,最近的男孩子一点都不像样。我一开始看到夕奈你的时候,都没理解眼前是个什么情况」

「就是呀。我也是,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虽然,我很清楚什么插在我里面就是了。

「到底,你们是怎么做的才能做成那个样子啊。那样的巨棒男实在是过于异常了。夕奈的身体会不会搞坏啊,我很担心。」

「是啊。真的是。我也很担心我的身体。所以说啊――」

 如果可以的话,今晚,能让您来治愈我的身体吗?――这样玩笑话的话如果能说出口的话,明明,人生一定会快乐很多啊。

 这个护士小姐。欧派也大、和璃奈姐不同,是那种温柔系的大姐姐。是我喜欢的类型。特别符合

 想把脸埋在那软软的奶子之间,然后一起磨豆腐。

「所以说?」

「……之后也还请您这样多帮帮我?」

 我说完,护士小姐笑着说道「交给我吧! 小夕奈」然后大幅地晃动着她那明晃晃的奶子。
 
说真的,好像把全身都交给你。

 治愈的护士姐姐离去后,我一个人挪动着自己的身体。

 因为医生也说要尽可能多活动身体,我就照着做,在床上做拉伸。

 顺便,这时候也可以稍微走动,我就在医院里转了转,到贩卖机买了茶,在休息处休息一会。

 我正像大叔一样靠着椅背端着茶啜吸的时候,有人向我搭话了。

「……看你的状态,似乎问题不大呢」

「啊。友绘」

 竞泳女,也就是友绘,正提着手提包,站在走廊里瞧着我。

 虽不是纯白,也是白色系的薄连衣裙。手上拿着白色的宽沿的帽子。应该是医院里不方便戴。

「从友绘你穿的衣服也能看出来,真有大小姐范呢。」

「请你也稍微有点淑女的举止呀。这样子翘着二郎腿是不行的。」

 友绘朝我这里走了几步,路过我面前的时候,忽然,咚地,就坐了下来。

 那个——。……你坐的位置,是不是离得也太近了点。

 友绘坐的距离,近到我已经能从肌肤上感觉到她的体温了。

 而她的侧脸,不知道是因为热还是什么原因,微妙地变红了起来。

「啊。是这样啊。想知道三号吗。我觉得应该还在医院里吧,虽然现在大概是在被璃奈姐折檻(暂时不知怎么翻
〔漢の朱雲が皇帝を強くいさめて怒りをうけ殿上から引きずり降ろされたとき、檻(てすり)につかまったためそれが折れたという「漢書朱雲伝」の故事による〕),没法和他见面的」

「不,不是说空大人……折檻是?」

「啊。这样啊。对了。我也又想问友绘的事情来着」

 因为解释折檻太麻烦了,就打算换个话题。

 我决定自己询问友绘一些事情。

 刚才护士小姐说,没见过做爱做成这样子惨状的。可以理解为她想说,女孩子就应该好好地呵护!这样的意思。但我也在想,积攒了很久的处男如果袭击女生的话,那样的结果难道并不平常吗?

 都已经可以被成为凄惨了,到底当时是有多么过分呢,我当时晕过去睡着了,所以不怎么清楚,但应该是做的很激烈。

「友绘的话,平时做爱是怎样的啊?」

「什!?」

 哎呀。是不是问得太直白了。

 但是,即便友绘面红耳赤,还是扭着身体,不好意思地回答了我。

「普,就很普通。非常普通的,做爱就是」

「普通又是什么感觉? 对方的鸡鸡大小是? 做几回了?」

「诶诶ー……」

 友绘脸颊被嫣红涂染,手拿着帽子遮住自己的半边脸,顾左右而言他。这害羞的样子甚至让我有点心动了。

 这什么可爱的生物。不久之前的那个友绘,难道是假货吗!!

 这样可爱的生物,会是把烤红的石头放在桌子里的穷凶极恶的孩子,简直难以想象!

「就是普通呀。鸡,鸡鸡也是平均的那种,回数是,0回。」

「零? 哎?」

「啊,根据对象是谁而高潮,这样的时候也,也是有的。很普通的! 我又不是淫乱的那种,就是很偶尔的!」

「???」

 我不禁疑惑。

 为什么友绘会说到淫乱呢。

 再说,零?一回?也太少了吧。

 要是我是友绘的男朋友,肯定有信心自己干她一直干到再起不能为止。

 ……总觉的好像我们的话对不上。

「那么夕奈你,又是如何呀!」

「不不,我一直到昨天为止都还是处女来着」

「……很抱歉」

 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友绘肩膀一下子垂下来,泄气了。可爱啊。

「但是,昨天也太可怕了啊。我说一号和三号啊,一直把我侵犯到晕厥为止。」

「到晕厥为止!?」

 友绘对我的话一下提起了兴趣。看来一说起三号空大人的事情友绘就会在意这点是没有弄错。

 但是,要说昨天的事情的话,不就等于是我把她的三号空大人给NTR了吗?虽然看起来是处男把我吃掉了才对。

 甚至于,友绘是处男杀手,本来就看穿了三号是处男,打算猎取三号的可能性微存。

 姑且,还是先道个歉吧。毕竟这家伙对空大人的爱在旅行中已经见识过了。

「抱歉。我还是先向你道歉吧。三号……不,空君的处男让我收下了」

「处处处处处男!?」

 哎呀哎呀ー?友绘小姐好像全然没有注意到过似的。

「空大人是处男!? 那,那么,那个,他的鸡鸡,那个,鸡」

「等等、美琴你等等哦。稍微冷静一下」

 突然间,友绘变得连耳根都通红,向我凑近过来。

 我为了让友绘冷静下来,忙递出手里的茶罐。

 友绘乖乖拿过去,咕嘟咕嘟地可爱地发出饮水的声音,一口喝完。

「……那个,既然是处男的话、那个……也就是说非常大了吗?」

「嗯。差不多这么大吧? 粗的话大概是这么粗」

 我以友绘手拿的茶罐作为参考,向她比划三号那个的尺寸。

 友绘知道了以后,咕一下,咽了一口唾沫。

 ……哎? 巨棒不是在这个世界被批判的很厉害吗?感觉应该是几乎被视为禁忌的程度。

 我感觉到了违和感。然后,我想起了最开始和友绘交谈的内容。

 问友绘回数,她回答是零。

 我是想要问做爱时候男方射了多少次,但是友绘说的是,对方让她去了几次。与其说是男方的高潮,不如说她说的是自己高潮的数目。

 然后,友绘还把自己去了这件事和淫乱联系到一起?但是,明明她对巨根的兴趣也很浓……。

 啊ー……。这就是、那个吗。在这个世界里可以称为特殊性癖的那一系?难道说,友绘是喜欢巨根派? 但是看上去却是大小姐的模样的她,没法交到男朋友,作为淑女更以淫乱为耻。「靠短小的没法去啊」这样想着每天都靠大号假阳具沉浸于自慰的样子就可以想象了。

难不成是这样吗?可以有??

「……超粗假阳具ー」

「咿咕!?」

 我轻轻的嘟囔一句,友绘的喉咙里突然就发出了奇怪的声音。

「………」

「………」

 我一边维持无表情,一边嘴里怪话连发。

「巨茎」

「!」

「カリ高」

「!!」

「鸡鸡在子宫口亲亲!」

「!!!」

「子宫颈进攻!」

「!!!! 已,已经够了啦!」

 啊ー。看来我猜对了。

「……夕奈。要多少钱、你,才愿意保持沉默?」

 友绘一边说着一边开始掏钱包。再看她从喉咙周围到耳边,脸全部红透了。

 我握住友绘的双手。然后,从正面对她回以热切的注视。

 友绘是一名美少女。

 而我现在掌握了她的弱点。

 再加上,看上去她还喜欢巨根。

 而我今天,必须要和巨根三人组之一谁去做爱。

 不可否认的是要和这些混蛋做爱,我还是有些抵触。

 但是!

 要是这其中混入友绘又会如何!

 我可以玩弄友绘的身体了。WIN!

 友绘也能被巨根艹了。WIN!

 帅哥们也可以去艹除了咱之外的,有着大欧派的美少女了。WIN!

 WIN WIN WIN! It’s Perfect! 耶! 多么高级的,具有灵活性的作战。我真是做提督的料。

「友绘。今天的治疗,请友绘也来陪我吧」

 于是我拽着友绘的手,在她耳边嗫嚅。

『能看见真实的巨根哦』

 友绘身体上传来的柔和香气熏着我的鼻腔。

 我闻着那个味道,腿间感觉有些热。

 而那一点友绘也是同样。

 只要她现在点个头,就可以参与治疗和巨棒面对面。

 为了朋友的治疗,和巨根做爱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这可是能获得大义名分的好机会。

 很合法,不如说,就算有很多理由,这本来也是自己最喜欢的巨茎。再说,还说不定能体验到极其极品的巨茎插入的体验。

 友绘在恶魔的耳语之下,不知不觉就点了头。

 而此时,有另一位少女正看着二人亲昵地交头接耳的情景。

「……没想到,竟会抢在前头」

 她就是美琴。

 她今天穿的是一身货真价实的平日私服,手里还拿着路上特意买的蛋糕盒子。

 至于她的目的,帅哥一号的广君…….才不是他,而是夕奈。

 而她却目击到那位夕奈,在和友绘黏黏腻腻(看上去是这样),心中不禁升起黑色的火焰。

「……我才不会输」

 美琴低声念着,为了消磨些时间,只好走向了医院的咖啡店。

 大家。请想像一下。

 那是性命攸关的大危机。

 那是被难以想象的巨大肉棒搅得一塌糊涂,身心都凄惨不堪的娇小少女。她被一直侵犯到失去意识,甚至潮吹,然后还被他人拍了视频。如果是普通的情况,她当场咬舌自尽也不奇怪。

 但是,她却没被搞垮。

 没有倒下。

 没有屈服。

『没事吧?』

 最应该被问有没有事的她,却一瞬间打倒了敌人,然后,最先朝自己这边关心地发问。

 一边温柔微笑着一边朝自己这边伸出了手。

 那是一片昏暗的车内。

 以被打开的车门为背景,伸来的一双拯救之手。

 在手的主人的背后,是夜晚的停车场中闪耀着的LED灯的微光。

 那副光景,在美琴看来,宛如救世主。

 就是这样,美琴漂亮地被吊桥效应征服,陷入了对夕奈的爱恋之中。

『我一定要给夕奈生孩子!』

 ……乃至于到了如此的地步。

034

 和友绘一起回档病房时,二号和璃奈姐沙奈酱已经等着了。

「走路已经没问题了?」

 璃奈姐首先就很担心我。『没事的』,我笑着回答。

 于是璃奈姐温柔地微笑着,使劲揉着我的脑袋。嗯嗯,这个,可很舒服哦。

 而边上沙奈酱也很担心地仰望着我。好棒啊,这私服容纳不下的巨乳。这沟壑也很赞。好像把棒子插在之间抽动。

 虽然说,我已经没有那个了……。

「夕奈、那个,昨天啊」

 是嗅觉痴的处男二号。你睡的不错?

 虽然相对他说点什么想想还是算了。

 因为那个结果实在是太可怜了点。

「虽然我说了拜托你们,但是被搞得好过分」

「……抱歉」

「不错哦。二号。快攻之后就晕掉了」

「夕。健君他怎么了吗? 你打的?」

「不对! 才没有殴打呢!」

 璃奈姐好过分哦。我看着像那样的暴力女吗?

「不是、啊哈哈哈哈。只是因为太紧张、就晕倒倒下了」

「啊哈哈哈、还说紧张什么的,健君就像处男似的」

 初中三年级的沙奈酱说的话像刀子剐在二号的心上!

 二号按着胸口,很痛苦的样子。受到暴击了吧。

 仅从外在的话,肯本想象不到二号会是处男吧。

 金发耳环,看上去有点小混混的气质。

 说起来,帅哥三人全员的风格都不相同。

 一号帅哥是清爽系。和很多动漫的阴沉系主人公相反,是属于那种一看『这就是帅哥』系的角色。

 帅哥二号看上去就很轻浮。不仅是金发,还戴耳环。所谓视觉系帅哥说的就是他这种了吧。虽然我不是很了解什么是视觉系就是。

 帅哥三号是理科型帅哥。爱带方框眼镜(:四角い眼鏡クィー、とかやる),目光一直很敏锐似的。很少笑,就算笑也是很装逼的那种,看着就很恶心….是有趣。

 虽然,全员都是处男吧。

 啊。说起来除二号之外昨天都处男毕业了。

 之后,我向璃奈姐和沙奈酱介绍了友绘,告诉他们今天的治疗也会有她参与的事情。

 然后呢,两人很明显表现出释然的样子。

「那可真好。如果有两个人的话,今天就是两人分担了呢」

「是啊是啊。如果对夕姐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可饶不了你」

「啊哈哈哈……我一定会注意的」

 璃奈和沙奈的目光要把二号吃了一样

「一号和三号怎么样了?」

「眼下在接受母亲的刑罚。争取让他们这阵子都没法再祸害女生」

 ……到底是要用上什么拷问手法啊。但也是自作自受。让他们在母亲面前好好出出丑。

「夕奈小姐,吃点水果吗?我给你削皮」

「啊。我吃——」

 友绘很是时候地拿起慰问水果削皮给我们吃。

 我们一边吃着这些,一边度过了一段和和睦睦的时光。

 而就在此时,在医院的另外一间病房。美人母亲正在给一号和三号上刑。

「哎呀。真是生得出色的鸡鸡呢。看这个大小,怕是直到不久之前都还是处男……不,你们,应该是在夕奈这里才破处的对吧?」

 母亲一副很困扰地样子,手托着腮,俯视着二人。

 一号和三号分别在病房的两张病床上,以四肢全被绑住,全裸的姿态躺在床上。

 母亲干脆利落地带上塑料手套,站在一号的床前。

「你就是用这个巨大的棒子,在我心爱的小夕奈的身体里冲来突去,搞得一塌糊涂的是吧?而且,还是我们夕奈在刚刚被强奸没多长时间,心灵受伤的时候。」

「……实在是太抱歉了!」

 母亲的手却已经死死地攥了一号的肉棒。

「本来的话,给你咔嚓,直接切掉也是理所当然。但是为了小夕奈,这个东西只能先留着。而作为这一次的惩罚,可不可以请你们稍微地的长一长记性呢」

 这样说着,母亲从纸袋里取出了几个玩具。

 那正是一号和三号,在夕奈的两处洞洞里进进出出玩了一晚上的成人玩具。

 看到那个一号和三号瞬间面色铁青,嘴巴紧紧抿成一线,认命似的闭上了双眼。

「我们已经做好了……受惩罚的觉悟」

「哎呀是吗? 那样的话,就不用手下留情了」

母亲邪邪地微笑着,眼睛眯起来。

 嘴角弯处一个弧线。

「可以久违地乐一下了呢」

 看到这表情,一号和三号心中都浮现出这样的念头。

 啊啊。这位阿姨,不愧是那个夕奈的母亲呢。

 这之后,那个病房里传出的男人的哭嚎声一段时间内都不绝于耳。直到几个小时之后,一直到天色渐晚,才渐渐止歇。

 之后,很多护士进入发现了房间,将帅哥们的遗体……不对,尸体……也不对,应该是被榨干的肢体用担架运到了澡堂。

 他们在醒来之后,是这样讲述当时发生的事情的。 。

「天堂之门是真实存在的」

「一想象被夕奈侵犯是怎样的,就超级兴奋了」

 一号和三号似乎并没怎么反省。。

 对于这些处男来说,被成人玩具所玩弄也是在接受范围内的。

035 ☆

译:像这样的段落,有的地方确实翻的不是很准确,或者有自己的魔改了。不管是遵照自己的语感,还是没法完全照原样翻,又或者只是望文生义也好,反正知道是有我改的部分就好。只是基本流程大意是不变的

===

『诶! 我也要帮忙治疗啦!!』

 大家一边吃着水果一边闲聊着的当口,美琴也过来了。

 接着,美琴询问友绘是不是要参加今天的治疗,听完立刻就自告奋勇,我也要来!这样子,把手举得高高。

 自然,美琴的目标是夕奈,而这一点,当事人是一点都没察觉就是了。

 (太棒了呢,二号! 谁能想到你的脱处之战,就有美琴友绘夕奈这样的三人套餐享用!4P啊这。简直是后宫!)

 夕奈脑子里想的是这种事。

 而与之相反,二号本人却是慌的不行。

 再怎么说,看上去经验丰富的美琴和友绘要是参战的话,自己还是处男的事情就暴露了。要是仅仅是暴露还好。

 但是,如果闻着夕奈的体味而高潮的话,绝对会被友绘和美琴用蔑视的眼神看着痛骂『垃圾』『早泄』『变态』『恶心』什么的。

 唯独那样无法接受!

 虽然很想处男毕业,但是处男毕业之后,那样的名声要是蔓延到学校生活之内,那就没法活了。处男就算毕业了,学校也没法毕业,因为羞耻得没法上学了。

 但是,帅哥二号在这种情况下怎么说的出口

 夕奈的母亲。

 夕奈的姐姐。

 夕奈的妹妹。

 夕奈的友人二人。

 这里,没有一人是二号的同伴。

「夕奈就请你多关照了 啊。健君?」

 夕奈的母亲按着二号的肩膀,手上微微用力,微笑着看着二号。

 中间美琴和友绘还回了一趟家,将换洗衣服拿来了。这还多亏了二号的保姆小姐专门开车提供服务。

 而我今天也从璃奈姐和沙奈酱那里得到了决胜内衣,心脏怦怦跳着在一边待机。

 毕竟,今天不止是单纯的sex。

 而是百合sex啊(附赠二号)!!

 而且,还是双飞百合Sex(附赠二号)啊!

 你说要我不兴奋,那就纯属扯淡。

 然后呢,我和昨天一样,外边披着纯白的睡袍,由护士小姐带领走向医院最上层的VIP房间。

 经过清洁工的努力,昨天的惨状已经被完美地收拾干净了。但是,床却为了做那种事情,被改变了样式

 也就是说,被弄成了无论怎么尿湿也没关系的那种。

 我才不会再尿啦!!

 我会注意好好下半身用力,让自己不再出丑的。

 咔嚓,打开门锁,进入房间之后,和我一样披着睡袍的美琴和友绘一起迎上来。

 而二号已经是赤条条的站在房间的中央了。鸡鸡也同样已经是满状态勃起中。

「……太快了吧?」

「……被强行弄起来了」

 二号一副想哭的表情瞅着美琴。

 相对的友绘那边则是努力按捺着自己的兴奋却也按捺不住,舌头滋溜地一舔,对那个鸡鸡是怎样饥渴已经昭然若揭。

 而美琴看了二号的鸡鸡则是皱着眉头,似乎是巨棒的排斥派。在这个世界这种大概才是一般观点吧。

「那么……那个什么,就,请多关照了?」

 明明都要做爱了,还在这说请多关照是怎样?…..我这么想着,却也想不出说啥合适,就开始略带兴奋地脱外袍。

「等下。那个……让咱来脱吧」

 已经挺立的二号说着走近过来。

 我于是松开已经放在腰间扣子上的手。『嘛,也好』这样想着,把自己交出去了。

 二号微微弯腿,从我的正面将我的纽扣解开。就仿佛是解开圣诞礼物的包装袋一样,动作细腻认真得不行。

「嗯咕……」

「呼呼、喉咙里发出什么声音啦」

「这有什么办法嘛……」

 在眼前展露出的是诱人的情趣内衣的姿态啊,二号咽了口吐沫的样子被夕奈尽情取笑

 真是的,这蠢处男。

 夕奈注视着眼前这个只一个劲看自己欧派的二号,不禁脑内吐槽道。

「来吧。内衣也给我脱掉吧」

 我这么一说,二号便把手缓缓搭上我的内衣扣子,小心翼翼地把它们挨个解开。

 伴随着内衣沙沙地缓缓从我的肩上滑落下来,二号从尚未脱落的衣服上边,向我露出的欧派伸出手。

「呼喔喔喔」

「库库库……发出的声音跟傻子一样啊你这处男」

「啰,啰嗦啊!」

 我库吃库吃地笑着,二号不由面红耳赤,仿佛掩饰什么似的搂住我的腰,冷不防地,把脸贴到了我的小腹上。

「斯ーーー」

「嗯哈哈哈哈哈。二号,你的气息呼哈哈哈哈」

 我爆笑起来。

 毕竟嘛www鼻子wwww嘶嘶嘶地在我这里吸着wwwww

「っ!! 你这家伙! 不许笑啦!」

 二号脸依然红透着,把我一把抱了起来。

 接着,把我直接放倒在床上之后,他毫无犹豫地,直扑我的胖次,用鼻子贴过来。

「嗯啊啊!? 你丫! 真的是个超味道控啊!」

「啊啊啊啊……好香啊」

 这架势,就算是我也只能苦笑了。

 超真格硬核这家伙。虽然鸡鸡就是够真格的,性癖也是真格的味道控没跑了。

 算了。就这样闻闻也还算ok吧。有没啥害处。

 我就暂且这样躺倒任凭二号肆意妄为了。

 但是,忽然,床摇动起来。。

「那么。我也要来帮夕奈一手了」

「我要给健大人帮忙♥」

 美琴爬上床冲我逼近。

 她身穿的是粉色蕾丝的可爱内衣裤。被粉色的bra包裹的那个欧派非常丰硕。在眼前,宛如两个蜜瓜一样诱人地晃动的光景让人窒息。

 我的双眼视线实在是无法从这两个丰硕的果子前离开。

「夕奈……」

 所以呢…….当美目流转的美琴的双唇忽然接近我的时候,我实在无法做出任何反应。

「嗯……」

 我和美琴接吻了。

 啊。这个,可是我的初吻啊。

「……这是我的初吻(first kiss)」

 我说道,美琴听了后喜悦地微笑。

「那么,接下来就是次吻(second kiss)了……chu~~」

「嗯……呼唔……嗯,chu~~」

 美琴的手抚摸着我的脸颊。

 我的手绕到美琴的脑后,搂住她,将她的臻首向我按得更近些。

 而此时美琴的胸中,可谓是狂喜乱舞。

 没有被拒绝! kiss被接受了! 夕奈也是喜欢女孩子的!! 哦耶啊啊啊啊!!! 太好啦啊啊啊啊 !

「嗯、chu、嗯、嗯嗯」

「噗啊、哈、美琴……」

「夕奈!」

 我把贪婪地逼近的美琴的嘴唇完全地接受。

 唇与齿相依,舌在口中搅动,将对方口中的各处完全地品尝,牙齿根不放过。

 舌与舌淫靡地纠缠,冲突,在呼吸困难时才恋恋不舍地分离,在唇与唇之间牵引出丝线。

 不妙……简直美过了头。

 当我如此地兴奋爆棚之时,毫无疑问,下边的那张嘴也已经是急不可耐了。

 当急不可耐之时,那另一张口穴里,就溢满了爱的汁液。

 当溢满了爱的汁液之时,作为女孩子的气味,自然也就变得更猛烈了。

 那么,会发生什么就不用说了吧。

「哎呀? 健大人这就已经射了吗?」

 自己的手都拦不住的大量精液,将友绘的手与脸上溅得到处都是。

 友绘自告奋勇要帮衬二号,现在正用手给他的巨茎撸。

 既然如此,她就直接将那巨量的精液用手指沾起,诱惑地伸入自己的嘴中品尝。

「……嗯啊啊啊、好好吃♥」

 友绘所浮现的这笑容,简直可以说是属于魅魔。

 但是,二号正专心致志地在夕奈的小穴上,一脸凑上去狂吸,夕奈又在和美琴的亲亲,他们都没有注意到她的样子。

 友绘也就将此作为良机,绕到了二号的身后。

 接着,她钻到四肢撑在床上正扑在夕奈身上的二号的身下,将自己的脸迎上他的下身,将他的巨茎毫不留情地吞进口中吮吸。

「嗯哈啊! 这是何等的尺寸啊。甚至下巴都要撑开了。」

 一边说着,友绘的嘴边不住地淌出香津。

 接着,努力长大嘴,将自己脸上方戳下的巨根贪婪地嘬起来。

「嗯哈、嗯啾、chu~嗯哈♥」

 实在是过于惊人的长度,让友绘甚至连一半都无法完全吞下,但是,二号最敏感的龟头部分被含进去,而马眼也被灵巧地玩弄着让二号是难以忍受。

 这样的攻击对还尚是处男的二号来说未免也太过劲爆了。

「啊啊啊啊啊啊!!」

 咕咕咕地,二号的腰突然耸动起来,然后大量的精液在友绘的口内爆发。

「っ!? 嗯! 嗯噗噗!」

 pyulopyulo! 噗噗喷出的精液,被友绘尽力全部纳入口中。

「嗯咕! 嗯咕!」

 接着,强行咽了下去。

 虽然看似因为痛苦,而眼泪汪汪,但友绘下边的蜜穴却已经洪水泛滥的事实说明了一切。

 好里哈噫! 射精居然能这样子里害噫呀♥

 如果是普通的男子的话,虎躯一震就完事了吧。

 对友绘来说最多不过是,咕嘟一口干的量罢了。

 但那是从这个巨根放出的,就是足以匹敌一杯牛奶的惊人巨量了。

 再加上,即使是射过之后,鸡鸡的硬度也丝毫没有降低的迹象。

 友绘单手温柔地给二号的蛋蛋按摩。

 再更多地♥ 给我出来呀♥

「啾滋滋滋♥ 嗯啾、嗯啾、嗯啾」

「库啊啊啊啊」

 将高雅的大小姐小嘴紧紧地收窄,友绘贪婪地榨取着二号的命根。

 还在刚刚射精的快乐中颤抖的二号,被友绘施加下一波怒涛般的追击。

 从友绘的嘴角,不断地渗出白色的痕迹,然后落在她细腻柔滑的肌肤上。流淌下来。

 已然魅魔化的友绘的身旁,夕奈却在和美琴百合贴贴。

 在长长地深吻结束之后,美琴和夕奈对视了一眼。

 美琴注意到夕奈的视线停留在了自己的胸部,噗哧地笑了,将自己粉色的bra解开,弹出自己诱人的双乳。

 接着,将夕奈的脸按在了自己两团柔软之间。

「嗯呼呼啊恩恩恩♥」

 夕奈当即吮吸起了美琴的乳头。

 啾啾地吸吮着的同时,在嘴里,还用舌头扑棱扑棱地弹弄调戏着尖尖的肉蕾。

 而她自由的双手,则尽情揉着另一团乳肉。

 好赞……这样的话,要认真了呀。

 美琴鼻子凑在夕奈那柔和的黑发里,将清爽的香气尽情地吸入肺中。接着,将自己的内裤干脆仍在一边,直接骑在了夕奈的身上。。

 夕奈的阴户已经被二号用鼻子吸着,很是碍事,但他也正在被友绘殷勤口交着,一时不再动弹,无视也没关系。

 而夕奈而正在专注到极点地地揉着垂在眼前的那对梦幻般的果实。

 她的内心雀跃不已。

 这可是美琴的欧派啊!同级生的欧派!真实JK的欧派!而且还超大的!

 啾啾啪啪,像婴儿一样,我贪婪地吸吮着那对欧派。仿佛是要好确认那味道是怎样一般,舌头在乳头上不断地打转,甚至还轻轻地咬下去。

「哈呀♥」

 在上方,美琴轻轻娇吟出声了。

 听到这,咱的哪里也啾的一下热起来。

 好厉害呀…….果然,我还是喜欢女孩子呀

 按下那对让我的脸整个埋了进去的欧派,我朝上方的美琴偷瞧过去。

 美琴那水润的双眼,也正眉目流转看着我。

 咚咚,咚咚,我的心跳高扬。

 我向美琴伸展双手,紧紧地抱住她,贴紧她。

 而美琴也好好地响应了我。

「嗯……」

「啾……」

 轻轻地,我们的双唇相贴,然后又很快分开。我们再度对上目光时,都笑了。

 不妙呀。想和美琴一起做。好想和她做爱。

 我挣扎起来,翻过身,将美琴的身体反过来压到下面。

 途中,我一脚把二号给踢到一边了,但是现在二号爱咋咋地。去一边和友绘爽去吧。

 当我和美琴重叠在一起时,她变得有点害羞似的,用手指摆弄着自己的前发。

 我禁不住立刻亲吻了她,一边还用手抚弄着她的欧派。

 顺便,这是我曾几何时还是处男的时候,经历无数次练习的 『羽毛触摸法』。

 也就是像羽毛轻轻划过肌肤的表面一般,在美琴柔美的肌肤上,用指尖轻巧地触碰。

「啊♥」

 当我的手指在美琴的乳房表面画出圆,美琴不禁从那可爱的樱桃小口里,发出了娇啼。那是平时,蹭蹭的她的嘴里无法想象会发出的甜美声音。

 听了那声音我的小穴先受不了,已经泥泞不堪,那淌出的汁液早已经浸透了我的内裤,这我是一清二楚。

 我保持着有意识地羽毛触摸的同时,吸吮上美琴的左乳。并且还用右手慢慢地抚摸下去,从肚脐,到大腿根,再到达大阴唇附近,去进攻她那些敏感度高的地方,危险的区域。

 对女人就要让她难过到求饶哦!

 我的脑中想起了这么一句在网上看到的坏心眼的话。

 但是,看到美琴没爱抚地乱了阵脚的样子,我算明白这句话有多正确了。

 呼啊,呼呃,双颊染得通红,咬着小拇指,她一副难以忍受的表情。

 那眉头可爱地皱着,看上去很辛苦,挤出深深的沟壑。

 我稍稍停止自己的捉弄,忍不住啾地,亲在了她那不自在的眉头上。

「难受吗?」

「……焦急到受不了……难道说,你以前做过这种事吗?」

「没有哦。只是摸索着着美琴像是会舒服的地方,就爱抚上去了而已」

「……那,算什么呀,啊呀♥」

 突然,我趁其不备,手从美琴内裤上钻进去,直接按在她的花瓣上。她一下子娇吟出声来。

「咕……偷袭好卑鄙」

「嗯呼呼、美琴,好可爱!」

 这样一揶揄她,她忍不住手朝我的脖子环抱过来。

 就这样,直接用嘴堵了过来。

「唔啾、啾、嗯、嗯唔」

「噗、嗯啾、嗯,嗯嗯」

 和美琴互相用性器摩擦着对方之际,她的腰忽地耸动起来。

 夕奈拽下自己的内裤,嘿呀~直接扔到一边。

 而二号赶紧捡起那飞出的内裤,放在鼻子前闻。

 我白了他一眼。

 真是变态到极点了。

「呼库♥」

 二号这是不知道已经高潮第几次了。

「嗯噗♥ 嗯啾、嗯啾滋♥」

 接着,原本就吮吸着他的鸡鸡,正待机着的友绘,将它们全部用喉咙接住。

 虽然友绘已经一肚子二号的精液,但她看上去还是很有余裕的样子。

 她仿佛要榨取到最后一滴为止一样殷勤地舔着二号粗大的鸡鸡直到全部吃尽,才兹溜溜地,让那长长的物事从嘴中滑落出来。

 看着还依然贪婪哈斯哈斯闻着内裤味道快乐不已的二号,友绘微笑着。

 对友绘来说,他那股间潜藏的怪兽才是她所求之物。

 只要有这个巨茎,上边这张脸无论露出怎样的表情,都无所谓!

 甚至可以这么说,前几天友绘在强奸事件中,看到那个强奸犯的巨茎体会到的恐怖,其实是对于一旦被那个东西塞进自己体内,自己会毫无疑问狂乱到难以想象的地步这个让人恐怖的事实,也是她从夕奈的身上所见证的恐怖。

 换句话说,一旦被那个强奸犯用巨茎干上,那自己就将毫无抵抗的余地了。

 如果那时只有自己一人的话,她怕不是要落得自己反而土下座,恳求对方来干呢♥

 说实话,她都有点羡慕夕奈了。

 但是,也正因为自己和夕奈一起,她才得到了这位上边的颜和下边的尺寸都是极品的家伙。

 友绘的手指牵出爱液的丝线,比在自己那正在向外涌着淫水的蜜口之上,极尽诱惑地,将那粉红的肉瓣张开。

 接着,跨在二号身上,让自己下边的小嘴垂涎着,滴在那已经剥开包皮的二号的巨棍头上。

「嗯呼呼♥ 我就收下了哦——」

「っ!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二号的肉棒,瞬间被友绘的肉腔吞食了。

 缓慢地,缓慢地上下磨蹭几下,二号的巨茎最终整个,都被友绘的蜜道收容了进去。

「嗯哈啊啊啊啊♥ 真是好硬好大♥」

 噗噜! 噗噜!

 被友绘温柔的腔道所包容的二号的巨根,一下子就如火山爆发一般喷射出了精液。

 从巨龙般的肉棒中怒涛般喷出的精液,狂乱地叩击着友绘的子宫大门。

 友绘按住自己的下腹,腰部剧震。

「嗯♥好厉害desuwa♥ 这样像野兽一样,在我体内冲击着♥」

 咕嘟咕嘟,肉棒震动着。

 但是无论喷出多少,二号的鸡鸡都丝毫不见颓势。

 只要鼻子前夕奈的香气还没有消失,二号的武器就绝不会放下。

 友绘将自己的腰身努力迎上二号那还兀自震动的鸡鸡,仿佛用自己的腰画着圆弧开始运动。

「嗯啊啊啊啊♥ 这可真厉害! 简直好像是,内脏都被搅得错位了一样♥」

 长长的棒子体内仿佛搅拌机一样搅来搅去的感觉。

 实在是过于舒服,友绘的下巴情不自禁地抬起,沉醉于快乐之中。

 接着,她轻轻地抬起腰,开始了骑乘位的上下运动。

「哈♥ 哈♥ 哈♥♥」

 友绘的最深处,被肉棒不停地叩击。

 爱液化为淫靡的白沫和丝线,渗出接合处,在二号的腰和友绘的大腿之间拉出丝线。

 接着,刚刚还是处男的帅哥二号,又忍不住着极致的抽查感,再次在友绘的里面解放了精液。

 在这样激烈性爱的旁边,夕奈和美琴却正在快乐地磨镜。

「呀呀♥ 小豆豆,被磨到了♥」

「好舒服的,感觉」

 美琴平躺在床,而夕奈拉住她的一足用力,让自己的花瓣和美琴的亲密地磨蹭着。

 要说体位的话就是所谓的『松葉崩し』吧。图解:007S8ZIlgy1gdz6kylbbkj30fk084dgh.jpg

 还是男人身的时候,短小的我为了以备不时之需研究如何对女孩子子宫开发好好地研究过这个体位。想想那还真是令人悲伤的努力呀。但是,在作为男人的过去人生中,我的努力全部木大。

 但是,那份学习上的用功如今总算派上了用场。

 啾咕,啾咕,两只淫荡的蜜蚌发出这样的声音,牵出爱液之丝。而两条秘缝的周围都好好地剃了毛,甚是光洁好看。

 我们阴蒂在这样的享受中,变得硬了起来。

「嗯呼呼,美琴的豆豆,变大了些呢」

「夕奈不也是吗」

「嗯啊♥ 不许用手摸哦——♥」

 我们互相让淫缝紧紧相贴,研磨出爱的汁液。

 当我顺便舔拭起美琴的脚,美琴的双颊瞬间染红,看上去更加具有背德的感觉了。

「嗯咕、哎呀、要去了」

「嗯♥ 我也是」

 我扭动着腰,让摩擦变得更加强烈。

 躺着的美琴,苦闷地左右摇着头。

 而我也实在是太舒服,腰部的动作不由地乱起来。

 不管那些,强行让按压着蜜唇,让阴蒂亲密地接触

「……咕啊……去了」

「咿唔♥ 嗯,嗯啊啊啊!」

 我紧紧抱住美琴的腿,颤抖着绝顶了。

 美琴的腰也一顿一顿地抽搐着,然后,短短地喷潮绝顶。

 因为太过于舒服大脑都想要化掉了。

 我顺势倒在美琴柔软的躯体上,脸埋入她的双乳之间。

「嗯呼呼♥」

 美琴的手指插入我的黑色的发丝之间,温柔地抚摸着。

 我就这样和美琴尽享百合之欢的时候,感觉屁股被谁给抓住了。

「嗯?」

 我回头去一看。

 看到二号和他高耸的肉棒。

 而他的身后,是花瓣淌着白汤的友绘。看她一抽一抽的样子,似乎是被放倒了呢。

「啊。刚刚,才小去了一下嘻♥」

 而我的唇瓣才刚刚感觉到碰到二号那巨大的肉茎,就立刻被塞了进来。

 一瞬就被突入到最里面,脑子仿佛像被打昏了一样,瞬间意识就被快感所冲击,像要飞走了一般。

 仿佛是腰乘胜追击似地,二号在我的里面射了。

「……♥ ……♥」

 我的脸埋在美琴的柔软之中,依偎着美琴,我一颤一颤的。

 你这家伙! 才刚刚去了就搞我会出事的呀!  

「哈、哈、你这! 不是说过要温柔点的吗!?」

 依然还有点一抽一抽射精的余韵未消的鸡鸡,又开始了活塞运动。

 虽然二号和一号比起来长度相差无几,但是,因为粗细有差距,对小穴施加的压迫感也是厉害多了。

 小小的我的蜜穴,都被扩得好大了!

「夕奈、舒服吗?」

「咕……里 嗨咿呀♥」

滋 啪 滋 啪地,我被二号的腰部猛烈冲击着,子宫都沉降下来。

 我双手紧紧捂住嘴,压抑着自己嘴里吐出的欢愉之声。

 美琴怜爱地看着这样的我,双手捧住我的脸颊。

「夕奈……吻我吧」

「啊♥ 嗯♥ 嗯咿……呼呀♥」

 背后被巨大的肉茎突刺,眼前与美少女深吻。双手揉着美琴的丰乳,双颊被美琴珍惜地紧紧捧住。

 这算什么呀。这究竟是什么呀。棒到糟糕了,比昨天还要糟糕的什么,来了。

 下腹的深处仿佛继续着快感的能量。

 而二号的物事还孜孜不倦地活塞运动着,火上浇油。

 二号紧紧抓住夕奈的小蛮腰,比起耸动自己的腰来说,更合适的形容是,像飞机杯一样抓着夕奈的身体前后地套弄,奋力地,将自己的凶器捅进最深处。

 那紧咬牙关,嘴里还垂涎的样子,简直和野兽没有两样。

 看到夕奈背后二号的样子,美琴微微皱眉,为了哪怕减轻一点点夕奈的苦闷,在夕奈的嘴里,她用舌头啾啾地搅着,品尝着少女的香津。

「啊啊啊啊、夕奈呀啊啊啊! 去了」

 咕嘟、二号的巨棒震动了

「嗯呜呜呜呜!?」

 咕噗,夕奈的小腹深处,二号的最后的波纹,精液一样的团块爆射出来。

 这些全部都被夕奈的子宫口实实在在地接受了。

 伴随着肉茎狂乱地抽动,夕奈的身体如鱼一样绝望地抽搐着,一时间,翻了白眼。

 小嘴半张开着,唾液不像样地跟随着吐出的舌头,从嘴角淌下来。

 而着垂出的香舌,又被美琴爱意满满地吸吮住。

「夕奈啊啊啊啊。嗯啾、啾」

「啊啊……夕奈、夕奈」

 美琴唤着夕奈名字,继续不停地亲吻着她。

 二号的鸡鸡还保持插入着,在里面伸展着。

 被美琴和二号当三明治夹着的夕奈,意识暂且是无法恢复清醒了。

3 Com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