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魔女转生为村人少女 第14话

被炫光所包围,茉菲的内在的恶之心会被增幅,姿态会化为魔物…….本该是这样。但是光芒消失后,茉菲的形态什么变化也没有,依然如故地在原地静静地沉湎着。

『!?』原本仰天的埃梅拉尔朵正过身子,目光疑惑重重。

虽然根据对象的个体差异,变化的结果也必然有所不同,但像这样的毫无反应是不可能的。那么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仪式失败了?魔力不充分?还是说出了什么纰漏?埃梅拉尔朵努力预测出各种可能性进行分析,但依然不能判明原因。

『为……为什么?为什么什么都没发生!恶之心应该已经被增幅让她变成怪物了才对……』

抓狂地挠着自己的黄金色的头发,埃梅拉尔朵狂叫着,因为自己没能掌控的发展而迁怒于周遭,使劲地跺着脚。

绝不可能啊。仪式完美地发动了。看不到任何导致失败的要素。埃梅拉尔朵的实力也绝对不可能应付不了这样的仪式。明明如此,为何茉菲身上没有任何的变化?埃梅拉尔朵不由地微微地动摇起来,紧咬自己的嘴唇。

『不可能的……绝不可能!这样的事情是不存在的!太奇怪了,绝对是哪里,哪里出了问题……!!』

埃梅拉尔朵不断地否定着现实。仿佛坏掉的人偶一般不断重复着同样的话。

而就在此时神殿之内忽然剧烈震动起来,墙壁的一部分被暴风炸飞。埃梅拉尔朵放低身段将四散飞溅的瓦砾躲开。当她将护住自己的手抬起时,看到的是一头银发的少女,夏缇娅的身影。

『确实。你的仪式是完美无缺的。但是埃梅拉尔朵……你唯独误算了一件事啊。』

伴随着喀挞喀挞的脚步声,夏缇娅走到神殿的正中,直向祭坛边的埃梅拉尔朵身边靠近。路上看到被魔法的枷锁封住行动的谢丽丝,她轻轻挥手。

『抱歉谢丽丝,你就先睡下吧』

『什么……呜……』

刚刚注意到来者想要转头去看时,谢丽丝就被夏缇娅的魔法推入梦乡。如同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夏缇娅继续走近埃梅拉尔朵。人偶的魔女提高了自身的警戒,刚才,虽然一时逼退了夏缇娅,但以她为对手,同样的伎俩不能用第二次。这一次幸运就不会站在自己这边了。悄悄地,保持在让夏缇娅不会注意到的程度,埃梅拉尔朵向掌心汇入魔力。

『夏缇法尔…..你说误算?到底我又能误算什么!』

埃梅拉尔朵愤怒地挥着另一只手吼道。此时她必须要争取时间,而埃梅拉尔朵也的确对夏缇娅的这句话比较在意。

『很简单。只是你所曾经信任的人类之中,的确有着格外纯真,拥有着清澈之心的人而已。』

夏缇娅说着的这一切,仿佛是自然到再自然不过的一件事情。明明她被那样背叛过,明明她一直见证着人类的愚蠢,还这样信任着人类。埃梅拉尔朵更加死死地咬着嘴唇。而额头暴起的青筋中,也像是流淌着黑紫的血液。

『你说谎……绝不会有那种事』

『就算不提大人如何,但孩子们却都有着澄澈的心灵。就算你也还记得才对吧?在过去,你不是在在城市里和孩子们快乐地玩耍过吗?那种事,你自己也是很清楚的吧』

『不对……才不会是这样……人类…..人类是』

埃梅拉尔朵使劲摇着头否定。手捂着头,不愿意听任何话一样地,不断不断地否定着,就像个小孩子一样。但这样的她对于夏缇娅来说却是格外令人心痛的,尤其是对于了解她过去的一切的夏缇娅来说,实在是太过于心酸和讽刺了。

『也该清醒了,埃梅拉尔朵。你所做的事情不过是徒增争端,对我来说是最讨厌的无意义举动罢了。你现在,立刻释放茉菲』

夏缇娅踏前一步,朗声说道。仿佛是被她的话所冲击,埃梅拉尔朵不禁小声地哀鸣一声,不断地后退。看着祭坛上沉睡的茉菲,又看看眼前的夏缇娅,埃梅拉尔朵不断反复地难以置信地摇着头。

对于埃梅拉尔朵来说,最开始并没有什么特定的目的。因为复仇之心失去理性的她不知道要做什么才能将自己从苦痛中解放,仅仅是任由狂气驱使,不断地随心杀戮。那么她如果从今往后也一直这样杀下去,就算杀多少人,这狂气也是看不到收场的一天。这样她就会作为永恒的杀戮者,被人们当作是恐怖的魔女。这一点夏缇娅是绝对不能允许的。夏缇娅的目光变得锐利,在拳中注入了力量。

『我….我只是……只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埃梅拉尔朵的身体一缩,开始摇晃颤抖。她积蓄到的魔力从身体的表面浮现,制造出黑色的不祥之影,从埃梅拉尔朵的身体中涌出来。那现象意味着魔力的暴走。失去了明确的意义与目标的她,对自身孕育的庞大的魔力全然不再加以任何控制。

暴走的魔力化为巨大的魔力团块直接向夏缇娅袭来。但是只见夏缇娅手一挥,生成的同样的魔力块便将袭来的魔力块阻止了。两团巨大魔力的碰撞与摩擦造出嘈杂的爆响,周遭全部被巨大的震动所波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是魔力的暴走吗……你这就简直像个孩子啊,埃梅拉尔朵!』

埃梅拉尔朵高声惨叫着,当场颓然倒下。但是另一面,魔力的团块却变得更加的难以控制,从她身体中溢出的魔力不断倾注在夏缇娅身前。巨大的魔力块一齐袭来,如同弹丸之雨。

夏缇娅挥动单手,将袭来的魔力球统统击飞,然后将紧接着袭来的魔力藤蔓切开,而自己本身则毫无踌躇地步步迈向埃梅拉尔朵的身边。

『别过来……别过来别过来别过来别过来别过来!!我,我要…..!!!』

埃梅拉尔朵狠狠地警告夏缇娅不要靠近,哭泣着伸出手阻止。魔力之块随之变成巨大的手腕,仿佛要抓住夏缇娅一样挥过去。但是在半途就被夏缇娅弹飞。一瞬间,就被夏缇娅自身发出的强烈的魔力波抹消了。埃梅拉尔朵见状恐惧地再次悲鸣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到底怎么会??为什么会这样?!不要啊。我只是期望着和平,不被任何人所打扰地……活下去而已啊!!坏的是人类!愚蠢!!邪恶的心灵,欲望毫无止境,他们都是这样……!!』

埃梅拉尔朵依然锲而不舍地投出魔力。那已经都算不上是魔法的使用,仅仅是任意妄为地驱使着魔力,可以说是胡乱粗暴的战斗方式了。当然,这样胡来的战斗方式是无法击败夏缇娅的。无论怎样强大的魔力波,夏缇娅都简单地顺势接下然后弹飞。不知不觉,前进的夏缇娅已经走到了距离埃梅拉尔朵仅仅数步远的距离。

『我们到底有什么错!?仅仅有着异样的力量就被迫害……所以才知趣地躲到森林和大山之中生活……即便这样就是因为危险什么的理由就把我们背叛,那些人类的渣滓!!』

埃梅拉尔朵制造出无数的魔力之鞭,双手下挥,将它们势大力沉地一振。但是夏缇娅的魔法壁将这招接住了,夏缇娅双手前推,巨大的冲击波反而向埃梅拉尔朵袭来。虽然埃梅拉尔朵尚且没有被这一波魔力所吹飞,但自身的魔力之块也被尽数剥离掉,这让埃梅拉尔朵的本体变得毫无防备。趁着这空当,夏缇娅已经欺近了她身前。

抬头看着袭来的娇小少女,埃梅拉尔朵大声哭泣。

『为什么……为什么我偏偏会带着这样的力量诞生呢?』

最后埃梅拉尔朵吐出的话,已经不是对于人类们的憎恨,而是对自己作为魔女的力量产生的疑问了。听了这,连夏缇娅也不由地僵住了。那是过去夏缇娅曾听到过的话。在最开始的时候,在和埃梅拉尔朵邂逅的时候,她也曾经问过和眼下相同的问题。那时她的表情是那样的悲伤,简直和现在别无两样。夏缇娅的双眼静静地颤抖着。

『埃梅拉尔朵……』

『呜……咕?…..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瞬的犹豫。仅仅一瞬成为了夏缇娅的纰漏。本来在接近的瞬间就应该击晕埃梅拉尔朵或者用什么其他手段让她无法行动。但听到那话夏缇娅也动摇了一瞬。这招致了最糟糕的结果。

埃梅拉尔朵突然捂住胸口不住地发出苦闷的呻吟。这是和刚才的魔力暴走不同,另一种的暴走。那时比起暴走来说更加可怕的事。

『这是…暴走,不对。难道说……是【崩坏】吗!』

夏缇娅看了埃梅拉尔朵的症状不禁冒出冷汗。

埃梅拉尔朵是强行对自己熟悉的人偶使用了凭依魔法。但那原本是已经失败的。因为身为魔女,埃梅拉尔朵没有因为魔法失败的反冲而失去灵魂,而是利用移植自己身体一部分来延续了性命,但那也已经快要到极限;恶。而现在,因为魔力的暴走,那极限来临了。

魂灵无法继续凭依的人偶身体开始了崩坏。随着表面如鳞片般不断地剥离下碎片,埃梅拉尔朵无法保持身体姿势,当场跪了下来。加上原本就正在施行魔力的暴走,她的身体中强大的魔力源源不绝地泄漏出来。这可以说是最糟糕的状况了。

『啊啊啊啊啊啊!讨厌…..啊啊啊……不想,死啊…….啊啊啊啊』

『埃梅拉尔朵……!』

被魔力的突风推开,夏缇娅一下被吹开,连连地后退。好不容易抵抗住了魔力之风,看到眼前埃梅拉尔朵还依然无法抑制魔力的崩坏在惨叫着。这样下去的话她的身体一定会崩坏掉的。然后会失去灵魂,就会真的死去了。更难办的是,魔力也在暴走。最糟糕的情况下会发生巨大的自爆,将这周围一带全部掀飞也并非夸张。夏缇娅明白了自己必须要采取什么措施,努力扛着风接近埃梅拉尔朵。

『对不起了……我的力量不足。我没有能救你的器量』

夏缇娅将手温柔地放在痛苦万分的埃梅拉尔朵头上,对她吐出心底的歉意。埃梅拉尔朵的手脚痛苦艰难地挣扎着,但眼神却头一次恢复了清明。那样被狂气驱使着的埃梅拉尔朵的双眼中,竟然恢复了光亮。

『夏缇……法尔……不对,我….我才是最差劲的……我…..』

『我到最后没能做到再信任人类……是我忘掉了。是我把自己相信的人类的可能性……任由愚蠢的复仇心给…』

埃梅拉尔朵的人偶身体从足部开始崩坏。她的姿势也无法维持,趴倒在地上艰难地抬起头继续看着夏缇娅,把自己的话继续下去。她哭泣着,用手掩住嘴,她说出的每一字一句都像是刺进夏缇娅胸口的刀子。

『为什么呢……为什么当时没能做到呢……我和人类明明应该一直好好相处……为什么,会变成这种结局呢?』

埃梅拉尔朵喃喃地道出自己心底的愿望。过去祈望着和人类共处,比任何人都强烈地祈望着和平。然而,到底是做错了什么,导致事态变成那种样子?为什么变成如此难以收拾的结局?她流下黑色的眼泪。

『……别担心……当你再醒来的时候,就会是和平的世界了。』

夏缇娅微微地对埃梅拉尔朵笑着回答。她用温柔的声音,向着埃梅拉尔朵伸出手掌,释放出无数重魔法阵。

『所以呢,现在暂且睡一觉吧……【眠之歌】』

随着周遭发散出一片炫光,世界仿佛被染成一片白色。然后这一片的白光再度集中为一点,最后消失不见。伴随飞散在空中的光球飞舞,埃梅拉尔朵的魔力暴走终于收敛,作为其源头的埃梅拉尔朵失去了魔力,瞳孔中的光泽逐渐黯淡下来,静静地低下头去。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