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也曾梦想成为JK,如此残酷环境中的JK却是另一回事 6-11话

006


JK生活的第二日。

早晨,因为和璃奈姐的交流很尴尬,我从家里逃也似的飞奔出去。

『忘了敲门,抱歉』

『啊,嗯。』

就这样子的交流。结果超羞耻。再说我也没能如愿变回男人。

我拿着空空如也的包不紧不慢地去学校。到了之后,去了一趟职员室领取课本,然后接受了关于美琴的处置的粗略说明。

被老师严命说,如果今后她还犯,首先要向老师报告,绝不可以擅自跑到警察或者教育委员会那里去。

我倒是无所谓,只要能让欺凌消失就行。这么想着便走向教室。

这时,看到在教室之前笔直直站着那三人组。

是昨天的帅哥三人组。

他们看到我了之后,慢慢地走了过来。

「早上好」

「早啊」

帅哥用爽朗的笑容回应。如果是乙女作品的话,这里应该心动吧,少女漫画的话里面还会盛开蔷薇什么的。但是很不巧,我既没有那种意思,这里也没有蔷薇。

帅哥三人组中间走出了一人。就是三人组中挖我伤口的那个傻子,也是我心中进行腹击的候补对象。

「昨天的事,抱歉。蹬鼻子上脸刨根问底,真是不应该。」

在三人组中被我归类为比较轻浮的这位,深深地低着头对我说道。

我也轻轻低下头。

「我才是,明明一番好意,昨天还拒绝了你们,不好意思。谢谢你们了,那么我走了」

放着还想说什么的三人组在一边不管,我就径直走进教室。

是不是,有点糊味啊?

察觉到教室里飘荡着一股奇怪的味道,我打开窗子。

之后,我坐在座位上,将课本从书包里拿出来,放进课桌抽屉里。然而,里面已经放进了什么东西,塞进课本的时候,突然轱辘地一下被挤出来,掉到了我的膝盖上。

那东西,是被加热过的石头。

「啊,啊啊啊啊!?」

简直像是生死攸关爆发出的怪力,我瞬间反射性地把桌子掀了。

随着巨大的噪音桌子被翻过来,同时从抽屉口轱辘轱辘飞出来好多石头。

「发,发生什么了!?」

三人组好像还在走廊停留着,于是转眼就飞奔过来。接着他们就看见了掀起裙子的我,翻倒的书桌,以及掉在地上的不自然地发红甚至散发着蒸汽的石头。

「没,没事吧?」

「没,没事。就是吓了一跳而已……」

再怎么说,我还真没想到会被放进去烤石头。这对于(被)欺凌达到大师级的我来说,也是没遇到过的事。我反而都有些佩服,对方怎么有这么多闲工夫来准备这种事情。

大腿的内侧被严重烫伤了。

我卷起裙子把腿放在桌子上确认烫伤的痕迹,那里已经变的非常红。烤石头上甚至贴着裙子上脱落下的一部分,上边尼龙线都融化了,只剩下一点线牵连着我的裙子。

「从橱柜里把簸箕拿出来,这些东西作为证据拿走」

「再怎么说,这样太糟了吧……」

「好过分……」

帅哥三人组都受惊了。

「去保健室哦」

「诶诶、那就,去吧!?」

帅哥们这么对我说道,但我这一次却也只能同意。接着正要走的时候,哗啦一下,身体突然变成被搬起来一样了。

一瞬间一瞬,我无法理解发生了什么事。

过了好一会我才想起来,这个就是所谓的,公主抱?

帅哥中的一人抱着我用很认真的表情迅速地在走廊中走着。

「可以自己走吗?」

 帅哥却什么也不说。快速地下楼打开保健室的门,然后我在椅子上坐下。接着他们从药品柜中利落地拿出各种药品。

「因为还很早,老师都不在。让咱来处理」

「就是烫伤吧,所以我自己来也可以的。还是说,你就是想看我的裙子里面?」

「对着受伤的人,那种事我一点都不会想。赶紧让我看烫伤情况」

 帅哥怒了。

 然后,我完全无法违抗地被掀起短裙。

「……相当的厉害啊」

「只是最普通的那种内裤啊啊啊!?」

烫伤伤口的边上被按压了,让我不禁叫出声。

好痛的啊。

「你再说一句蠢话,我就拿手抓伤口了」

帅哥动真格地生气了。

我只好闭嘴点头。

那之后帅哥简直像是医院的一声一样手法极其优异地给我处理了烫伤。绷带什么的卷的非常完美。好到无法想象是

怎么做到的。

「你很熟练呢」

「应急处置这种程度,能做到是理所当然的」

就算那样也熟练过头了吧?

我不禁向对方投过去「这帅哥、到底是何人?」这样疑问的眼神。

不一会,剩下的两个人和医生也来了。

我对老师说了先前的事情,而帅哥们也把作为证据的石头搬出来,主张应该用门上的监视摄像头调查一下提前进校的学生。

但是,老师却说比起搜寻犯人还是消除欺凌行为更重要,赶紧回去吧之类的。

我对帅哥三人组道谢之后回到了教室。

然后,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继续上着课。

时不时的,那个虐待妹——美琴和其他几个人会向我投过来恨恨的视线,而我坦然地承受着视线,并把剩下几个人的脸以及名字都好好地记了下来。

我为了向一人报这烫伤的一箭之仇,在心里燃起复仇的火焰。

007


午休,这里是地震速报研究室。

一如既往的男子高生三人集合,正在吃便当。

他们的话题是今早那个女生的事情。

「1年3班。那位说是叫做二条夕奈。果然是三年级的璃奈的妹妹啊。」

「一边可是学园偶像。一边却是被欺凌的孩子吗」

「就算这样,今天早上的那个玩意也太过头了吧? 烤石头什么的,这也太费功夫了吧」

「但是,要找出犯人倒很简单哦。在学校里能生火的场所很有限,就算是特意从外边拿来,一大早来学校的人,通过监控摄像头就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但老师倒不像是有找凡人的那个意思啊」

 于是当场变得安静了 。三人只能沉默地吃着便当。

「……普通内裤」

「「咕噗」」

 一个人突然开口,另外两个人差点噎死。

「咳咳咳,咳咳、你丫的,别惹我笑啊!」

「咳咳,说,说起来,你这家伙,说着什么烫伤治疗,其实摸大腿摸了个爽吧! 妈的羡慕死了好吗!这就是医生的儿子吗!做的事这么龌龊!」

「超近距离看JK的胖次哦。羡慕吧! 虽然想这么说,但说实话啊,因为烫伤太严重,基本我都没怎么看到」

「这么重的吗?」

「说不好,可能会留疤……」

又变得安静了。

「……好可爱呀」

「我觉得是个很要强的女孩啊」

「让人的庇护欲蠢蠢欲动啊」

三人互相点头称是。

「像野猫一样的感觉」

「虽然摆出生人勿近的样子,实际上却有些寂寞」

「明明想要朋友,却说着不知道怎么交朋友什么的,会变成很火大的那一点也是」

「和傲娇有点不同,但怎么说呢,这种」

「我懂。虽然没有娇,但时不时展示出的弱点却很棒」

「……我说,要不要邀请夕奈来这边啊?」

一人突然开口。

「反正也是一个人孤单单地吃饭,叫她到这里吃如何?咱们反正一直在」

「是啊。那样说不定蛮好。我们就能吃JK下饭了。而且也能帮她确保一个安全的场所」

「干脆,叫她也参加部活吧? 反正也是为了方便咱们才创立的部活。对吧? 这位【学园长之子】大人?」

「你丫,多嘴啊,【议员家的小屁孩】」

「那么,把夕奈邀请到这里OK吧?」

「「OK」」

 就这样,在不知道的地方,夕奈加入地震速报研究室的事就被决定了。

 说得更清楚的话,就是她,被这个学校中以帅而驰名,甚至于还存在着粉丝俱乐部的三个男生盯上了。

 那个粉丝俱乐部的规定里有着【无论是谁也好,绝对不可以干涉帅哥三人组】的条目。

 要说为何,这个粉丝俱乐部相当的『腐坏』,是为了让人们享受妄想三人卿卿我我的乐趣而存在的。

 就这样被腐女们极其小心,认真地培育出的观赏用的帅哥们之间,突然,从路边跳出来一个女人插足进去,会怎样。

 并非粉丝俱乐部的全员都对帅哥三人组抱有恋爱之心。既有着纯粹享受CP的人,也有着梦想和帅哥交往的人。

 她们当然会觉得「被人抢先手了!」

 而且,那个抢走三人的人,是一个平时一直被欺凌的人又会如何?

 如果是她的话,欺负她就好。

 反正大家都在这么做。

 把她赶走。

这个粉丝俱乐部逐渐显示出了崩坏的预兆。

008


 下课后美琴被校内广播叫出去了。平时跟班的两个人也一起。

 美琴狠狠瞪我一眼之后离开了教室。而我则挥手挑衅她。

 ……她咬牙切齿的看上去好可怕。果然,如果没挑衅她就好了。

 今天除了早晨的烤石头事件之外,倒没什么特别事情可以一提。安然无恙地结束了一天学业。

 虽说如此,因为这是我的第二次高中生活了,学习也就单纯只是复习而已。

 姑且,我一心渴望着能够早点脱离周围这些垃圾、学习上也是相当努力了,再说前世上学学过的知识已经足以考东京的国立大学了,就算是睡过去,也完全足以拿下考试。

 说起来,那个叫美琴的女孩,似乎每次成绩都是在靠前的名次啊。

 我的下一个目标,就是拿到比她更好的分数,然后用鼻孔嘲笑她。

 找到了小小的娱乐的我,心情变得不错,迅速把东西塞进包里。、

 虽然很重,但是不把所有的书本都拿回去的话,可能还会被被扔了,烧了、或者扔进碎纸机。

 还有就是教科书的封皮上会被人盖上大便图案的印章之类的。就像小学生会做的事。欺凌的方式也能反映那个人的智商。

 这么一想,那个烧石头的混蛋,欺凌手法还真是高贵啊。就算是我也对他手法的高等吓一跳。这也太费周张了吧。

 比起愤怒来说,『好强』这样的感叹倒先一步冒出来。

 作为(被)欺凌专家的我认可了,就承认他是某种崇高的欺凌犯吧。剩下的就是照他的腹部来一拳。

 我将东西全部塞进包之后,忽然教室里开始吵闹起来

 一看,发现教室的入口那里有着三个我认识的人,是帅哥三人组,排排站在那里。

 长着一张性能力强大(鸡巴很大)脸的三位帅哥就在那里排排站着。妈的,ヤリチンどもめ(这怎么翻好呢)。是敌人!

 我打算从另一边的门离开教室,但慌不择路反被他们围起来了。

「怎么说呢?」

「夕奈啊,你没加部活吧?」

「想加入吗?」

 我是想从此加入一个部活的。

 帅哥三人开朗地笑了。

「夕奈。加入咱们的部活吧?」

「是超开心的部活哦。一点都不严格,可以看漫画,还可以玩游戏哦」

「那个,是什么部活啊?」

 游戏爱好会?同人志研究会? 那算是部活吗?

 帅哥挺胸骄傲地回答。

「是地震速报研究室啦」

「非常抱歉。请去找别人吧,失礼。」

 白痴的不行。否决。

 我已经是只能依靠部活来交值得信赖的朋友了。要是这里加入奇怪的部活的吧,那条路不就堵上了吗。

「等等啊等等! 稍微考虑下嘛! 真的很开心的啊!」

「就看看地震速报开心在哪里呢? 反正不就是,在PC的屏幕上打开好多的软件窗口,然后地震发生时候响起警报音,觉得这好像是秘密基地一样超帅的,就是这种感觉的部活不是吗?像EVA里的基地一样的感觉」

「你为啥知道的那么清楚!?」

 完蛋。再怎么说女子高中生看地震速报视频觉得「好帅ー」什么的是不可以的。

「总之,就只是来我们部活室看一眼嘛。在午休的时候我们也在那里吃饭,夕奈也过来就好了呀。也有开水壶可以泡面,而且呢最重要是我们这里冰箱,微波炉都有哦。」

「我去」

 我被家电勾引了。有了这些就可以加热我买的面包,杯面也可以在学校吃,太好了。

 面对不知为何突然态度一转的夕奈,帅哥三人组笑逐颜开。

 在意气风发走开的夕奈背后,聚集着班级中的女生憎恶的视线。

 但是迟钝的夕奈是完全没注意到。

 就这样,对夕奈的骚扰的烈度进一步上升了。

009


「我回来了ー」

「姐姐欢迎回来ー」

 昨晚刚和男人做过爱的沙奈酱正吃着冰激凌出来迎接我。

「啊。冰激凌。给一口尝尝」

「自己去买」

 刚冒出的兴头就被打断了。受打击。

 我垂头丧气,打算上楼。

「……真是,一口的话可以给你哦」

 这么说着,沙奈就用盛了满满一勺的量朝我递了过来。

 我对这样的举动不由得心动着,惴惴不安地让嘴凑近勺子=。

 我被JC『啊——嗯』服务了! 是JC亲自的『啊——嗯』啊! 

 啪库,我把哈根达斯含入口中。

 大量的冰冷甜点让我的大脑瞬间冷却的同时,一股甜美也在口腔扩散开来。

「……有那么好吃呀?」

「嗯。超美味」

 沙奈有点讶异地在我的脸和冰激凌之间瞅来瞅去。一定是因为我浮现出的笑容实在是太灿烂了吧。

 毕竟啊,是昨天刚刚做爱之后的JC端给我冰激凌,给我『啊——嗯』的play,这不是很厉害吗?这气氛太赞了不是吗?太厉害太厉害了!

 我正在全身享受着(身もだえている不确定)的时候,台阶上下来了璃奈姐。

「啊。冰激凌。也给我点嘛——」

「哎ー!」

「啊。说起来,在高中前面的高校前的糕点屋有布丁——」

「璃奈姐请用! 全吃了都没事哦!」

 被布丁给钓上钩了,何等功利的妹妹。璃奈姐真擅长交涉啊。

 璃奈姐一边接过沙奈的冰激凌和勺子,一边美滋滋地吃起来,就在台阶上。

 怎么回事。就好像,台阶成了姐妹三人集合的舞台一样。谁都呆在这里不想挪动。

 让我回房间也没关系的啊,然而我只能毫无意义地戳在这里。

 沙奈看到这样也稍微浮现出讶异的表情。

 等到璃奈姐吃完,忽然莞尔一笑。

「璃奈。小夕她呀,昨天的时候呢,对着沙奈你们做爱兴奋起来,跑到房间去自慰啦」

「喂喂!?」

 哎,怎么就曝光了呢? 明明,早晨的时候还道过歉的说!

 而听到这个的沙奈的反应是?

「诶诶诶诶诶诶、羞,有点羞耻啊」

「啊。是这样的反应呀」

「我可是都惊了呀。对妹妹的男朋友自慰啥的,是有多欲求不满呀」

「呜……非,非常抱歉!」

 才不是对妹妹的男朋友,而是拿妹妹当素材什么的话,我可是说不出口。如果说出来的话在这家我可就没立足之地了。

「诶,诶嘿嘿,是这样呀,毕竟立(タツ)君很帅嘛,夕姐被迷的神魂颠倒的心情我也不是不理解啦ー」

 抱歉啊——。我连那个立君长什么样子都不晓得。而且啊,知道别人对着她男朋友自慰还很高兴的沙奈酱真的没问题吗。性癖是不是太扭曲了呢。姐姐我好担心啊。

「说起来小夕呀,要是在床垫上做的话,至少也拿个毛巾垫一下呀。可别说你就那么睡了也没有洗过床单啊,会生霉的」

「唔咕」

「诶——。夕姐。就算是我也不会这么做的呀。把毛巾垫铺好呀」

被姐姐和妹妹贬低了。

 我打算从今往后,哪怕是自慰的时候也要好好注意了。

 所以,我就决定在浴池自慰了。

「不妙,不妙,这个超不妙呀!」

 用水稍微把自己的身体打湿之后,开始用沐浴冲洗着自己的双腿之间。

 水压哔哔哔哔地,给予着我逐渐兴致勃勃起来的阴蒂以刺激,那是和用指头来做处于不同次元的快乐。

「糟了,这,厉害,厉害,咕。。。。。」

 虽然是坐在凳子上,但刚想要向双腿注入力量,不小心就从凳子的边缘滑了出去,摔在了地面上。

 我的额头也抵在了浴室的地砖上,虽然股间还按着浴头不断在冲水。

 滑啦啦啦啦啦。

「喔、去了,要去了、……唔!」

 随着我的屁股一抽动,握住浴头的手脱力了。

 我的身体擅自地脱离了大脑的掌控,自顾自地在地上像鱼一样抽搐痉挛着,而浴头则因为水压的冲击在地上不断地翻滚喷水。

 结果,造成的响动似乎非常巨大。

 所以,还是玩脱了。

「姐——姐! 没事吧! 声音好大呀! 是摔倒了……吗?」

 随着啪嗒啪嗒的拖鞋脚步声,噶喇喇,浴室的门被打开了。妹妹沙奈酱走了进来,随后是妈妈。

「…不是的」

 地上的我还沉浸在绝顶的余韵中,手足擅自地抽搐着。

 这次我也是保持着腰软榻榻地趴在地上的姿势,竭力抬起头望向赶来的三人。

 我使劲地在心中许愿想要变回男人。

010


译:说起来,我翻得越来越追求速度导致不由自主地很多地方越来越随意了,很多地方应该有别的说法,囫囵吞枣也无法避免。但是,我还是会一切以推进度优先。如果有人能挑一下错字和语句不顺是十分感谢的。照例奖励5金币

「我说,干脆在你的房间门上挂一个写着『自慰中』的看板怎么样?」

「那个绝对不行!」

 我一边和璃奈姐吵着架,一边离开家上学。

 今天是JK生活第三日。

 已经是想变回男人想到不行了。但是,自慰又舒服到无法拒绝。

 与男人不同,去了之后很久都能感觉到很舒服这一点实在难以抵抗。舒适感持续时间长当然是非常好。该说是高扬感还是什么呢,那种满足感是全然不同的。

 像以前的傻小子一样一瞬就步入贤者时间,这样的情况不存在。幸福的时间很长久。happy time太充足。女孩子太棒了。

 在学校的玄关,我窥探着鞋柜,确认有没有放进像图钉之类的陷阱机关。

 在教室,我把课桌抽屉也好好检查,确认没有陷阱。

 今天我的桌子看上去没问题。太好了,桌子酱。

 顺便一提,昨天被烫化的短裙,也从老师那里拿了新品得以替换。

 而作为给我新裙子的代价,我也被老师嘱咐了不要自己去抓犯人什么的,让我有些不忿。但总归,我自己去找烤石头的犯人也挺麻烦的,就算了吧。

 但是,如果被我抓住现行,我一定会快攻过去给他一个腹击无疑。

 之后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直到中午之前的课程都顺利进行。

 中午,我在这个叫做『地震速报研究室』的谜之房间,和帅哥三人一起吃便当。

适当地他们聊了聊,下午第一节课是体育课,所以我之后就去教室换衣服了。

 今天虽然是游泳课,却因为是三个班级一起上,用体育馆的更衣室会非常混乱。所以,男生和女生虽然是分别轮流在教室换衣服,但毕竟不像体育馆更衣室那种入口有着锐角弯过来的墙壁遮挡,教室门每次被打开的时候,其实走廊上的学生都能看见里面,也就是说,我们换衣服的场景其实都能被外边看光。

 就因为这个,在女生换衣服时候的教室门口,总有好多刻意来回走动的男生聚集。

 再加上,今天是游泳课。

 因为换泳衣的原因甚至于必须脱内衣内裤,时机好的话能看到欧派,特别好的话还可能看到小穴! 于是对于诸位健全的男子高中生来说今日是奋战之日。

 我感觉到走廊外徘徊蠢动的男生比以往要多很多绝不是错觉。

 恩。你们这么想看的原因我可是很理解。

「现在那些家伙,绝对在朝这边看吧」

「真的超恶心」

「癞蛤蟆一样地朝这看,好咸湿(ねばっこそう不确定怎么翻好)」

「咸湿什么的,你是大妈吗」

「真咸湿」

「啊哈哈哈哈哈」

 但是,你们也会被这么评价的,还是别了吧。

 不过,反正本人听不见就好。要是他们能搞到自慰素材的话,也算是不错的回忆吧

「噗呼……好贫」

「这是初中生吗?」

「比我家妹妹还小,就小学生感觉吧」

「真的啊那我有点硬了」

「谁来管管他啊」

 然后,就像是故意说的让本人听见一样,这种堂而皇之的挑衅性的闲话也还蛮多的。

 我很想出去给他们一巴掌,但是这样的话作为咱唯一乐趣的体育课就没法参加了,所以现在只能忍耐。

 但是,我马上就要穿死库水了还是有点……。

 我确认手上拿着的死库水的形状。

 是连身类型的普通款式。

 穿着的方法就是很平常地从脚下上来然后套到肩膀上,这样子吧?

 姑且还和其他的女生确认过了,这样应该是正确的。

 但是,这里实在是缺少情调。

 虽然有用毛巾遮掩着自己换衣服的女生,但堂堂正正就在大家面前换的也不少。而属于体育类部活的女生对于全裸这件事就实在是太不当回事了。而且,她们还都把下边的毛好好处理过了。

 处理地非常漂亮,仅仅只在正中留下一点点。也就是V型。然后剃得光溜溜的孩子也有。想舔。

 哎呀。欲望溢出了。

 不,并不是这样的。现在我想说的是关于毛发处理的事情。

 大家都有做。

 我却没在做。

 阿勒? 这岂不是不妙? 这个,很糟糕吧?

 考虑到和自己的秘部接触的泳衣部分的面积。以及我自己的双腿间生长的耻毛的面积。

 用手指测量一下试试看的话,怎么说呢,好像行,又好像不行

 ……不管怎么说露出毛来是绝对不可以的啊。还是穿一下试试吧。不行的话只能在一边旁观游泳课了。虽然觉得蛮开心的很遗憾。

 想着这些事情,我差不多也快换完衣服了。

 我慌慌张张得到把内衣换下来扔到包里。然后将泳衣拿在手中。

「啊。抱歉」

「呜呀」

 咚,我背上被推了,然后摔倒在地面上。

 直接诉诸暴力了是吗!等着吃我还击吧! 

 咔地,我的血气上头,一身全裸着单手拿着泳衣就站起来了。

 那是一位穿好了泳衣,吊梢眼的,看上去不是和我同班的女生。而且,穿的还是竞技泳衣。不妙啊这个,泳衣侵蚀肉体的勒痕太糟糕了。太显眼了。想用嘴吸。不,我不是说这个。

 我挥起手做势要把泳衣直接扔她脸上。

「男生可以进来喽——」

 谁这样喊了一声,教室的门打开了。

 在教室外待机的男生们,也不知道是来拿个人物品的,还是来干嘛的,一窝蜂进来了。顺便用下流的眼神瞟着泳衣姿态的女生们。

 因为大多数的人在泳衣外还披着运动外套,基本也享不到什么眼福就是。

 如果是往常的话。

 这里有全裸妹哦!

 啊,是全裸妹。

 男生们注意到了全裸的我。

 我手里拿着泳衣,全裸地站在原地。

 让我们客观地审视一下。

 妄图抓住时机看女生泳装的男生们。

 在他们眼前,站着一位,还在换衣服的半途中,保持全裸姿态的同级生。

 那是小巧的胸部上的樱色突起、以及,忽地因为紧张收缩的小腹。然后,被阴毛所遮蔽的小穴。是小穴啊。

 虽然,从正面看也只会看到一片毛毛而已。

「啊——、抱歉啦——。还有在换衣服的人啊」

 伴随着吃吃的笑声,听到有人这么说。

 男生们听到这话之后才恍然大悟,自己正在直直地盯着一个同级女生的裸体呢,慌慌张地退了出去。

 而竞泳装束的女生则是从心底十分开心一样地笑了。

呵,呵。是这位干的好事吗。

 看来也是腹击的对象了。

 我好好地把她的脸给记住,决定在我的『总有一天要拿假阳具干得她面露阿嘿颜(高潮脸)』的复仇清单上把她也加入进去。

 然后,我拽住一个慌慌张张正要走出教室的男生的手腕,把他拽到我身边。

「肩膀借我一下子」

「啊诶诶!?」

 看上去有点肥,很闷骚的这位男生被全裸的同级女生抓住,发出了鬼叫。

 而本来正要离开教室的这家伙的朋友,看到这场面也不由地停下脚步。

「刚才那个竞泳女生把我给推到了,所以,肩膀借我一下穿衣服。你看啊,我脚受伤了」

「诶,那个,那个,你坐下换嘛」

「嗯?」

 喂,都被全裸的同级女生笑眯眯地这样拜托了,你还拒绝的了? ?

 总之呢闷骚男把肩膀借我搭着,总算是把衣服换好了之后,我盯着那个脸被憎恨扭曲了的竞泳女生。

「我说你呀,不知道我有伤吗?」

「哼,就那点烫伤我哪儿知道」

「哦?」

 怎么这家伙会知道烫伤呢。我都没说我的伤疤是什么! 你丫就是犯人对吧!

 还以为能费尽心思和时间做出那种高端恶作剧的是什么人,结果就是个傻子啊。

 果然这货必须预订一个用假阳具干到阿嘿颜双剪刀手的位置。绝对要干爆她。总有一天。绝对。maybe。

 我敲了一下身边的男生的背示意他已经OK了,他还保持着身体前倾的姿势动弹不得。然后在他耳边给他「谢谢你哦」这样的ASMR服务之后,把运动服披在身上。

 然后,向我期待已久的游泳池走去。

 来吧。把讨厌的事情忘掉。游泳时间到。

「绑着绷带的孩子不许进泳池。在边上旁观。」

 ……完蛋了。

 这是什么鬼啊。专门换衣服不是亏大了吗!!

011


 在泳池饱受观赏他人快乐泳姿的拷问后,回到教室时发现,内衣已经没了。

 真的,我服了这个班的人怎么有这么多花样。(译,她换衣服的班级教室应该是是另外一个班)偷衣贼,看我不赏赐你一记拳交(fistfuck)。

 顺便一提你在搜索Fistfuck的时候,一定注意会出现很过重口的画面哦。那个已经完全偏离我的性癖了。我完全把那个归类为拷问的一种。

接下来。因为内衣全没了,必须要做点什么。

 但是,如果一个不小心的话,又会遭遇「男生可以进来喽ー」这样的事件,今日第二回晒出全裸姿态也不是不可能。

 所以,我决定就全真空出阵了。(no-pan no-bra)

 这种所谓藏东西系的欺凌,目的在于享受观看受害者焦急地找自己失物的样子。但是,如果受害人没有注意到自己丢东西,又或者是没有展现出什么有趣的行动,施虐者反倒会火大。这是(被)欺凌专家我的经验之谈,绝不会有错。

 毕竟你看嘛。这个班里头,看着我焦急不已的样子就看上去很开心的家伙可是多得不得了。

 ……这个班级,已经腐坏了。给我毁灭吧。基本上全员都包含进去。

 我脱下泳衣,套上裙子。上衣也穿好。好了完事。

 把最终没派上用场的毛巾塞进包里,我径直走出教室,回到自己班级教室里。

 这时身后那间教室还不住传来「骗人……」「哎、真的呀……」这样的说话声。

 而我心中则「活该wwww」这样暗暗笑着。

 就这样,等到下午最后的课上完,剩下的就是班会时间了。

 只需要承受女生堆射过来的各种视线,也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损害。嗯。反正她们也不晓得咱是上下真空来着。

 但如果汗流浃背把衣服湿透的话就是另一回事了。

 怎么我一立下Flag,就被人快速收走了呢。

 我的头上突然就被泼了什么冰冷的东西。

「好冰っ!」

 我立刻从椅子上蹦起来,椅子摔倒,而我也惊得跳起。

 定睛一看,是那个竞泳女正拿着水桶,笑嘻嘻地站在边上。

「哎呀,抱歉呢。手滑了。哦呀哦呀,您的内衣,是怎么回事呢?」

 也不管演技有多拙劣,她一副夸张的口气,指着我的胸口。

 那里,被水浸湿的水手服完全贴在肌肤上,肌肤的肉色已经显现在外衣表面。当然,乳头也是清晰可见。

 男生堆里一下子爆发出欢呼。

「难道说,你没穿内裤就来上学了吗——。哎呀! 这是何等的痴——」

 在她说完『痴女』这个词之间,很遗憾但是我的身体已经先一步动起来了。

 热血涌上头顶,比起理性,我的身体已经先一步忍受不住,这真的是不太好。也许应该去寺庙吃斋修行一下。

 咚,咚咚我重重踏步欺近竞泳女的身前,将全身体重压在左脚上,然后扭动腰部,右手汇集了力量凌厉地瞄准她的腹部中央击出——

「呕咕」

 咚的一声,一发猛烈的腹部上勾拳打到竞泳女柔软的肚子里,从她的嘴里发出抽出空气一样的声音。

拳头卸去力气缓缓到从她的腹部拔出来的时候,竞泳女已经颓然坐倒,捂着肚子痛苦地抽搐。(译:感觉翻的可能不太准。。。)

 然后教室里响彻悲鸣。

「真的假的啊! 牛逼啊,完全压倒胜啊!」

「谁,谁叫一下老师啊!」

「这一下太漂亮了也!」

 男生堆里开始兴奋地乱叫。

 而女生们则是在这样凄惨的场面面前互相依靠着瑟瑟发抖。而其中的一人,那个美琴也偷偷瞄我。

「美琴。下一个就是你了哈」

「什!? 我、我是、什么都没做啊! 我、这一次我真的什么都没做! 全都是柊(ヒイラギ)干的!」

「哎! 不是,不是我! 美琴你不许胡说八道!」

「胡说八道是柊! 我都已经受罚了!我都说了我不要了吧!」

「就算你这么说、那葛野(クズノ)と葛城(カツラギ)呢!」

「说什么! 我才没做呢!」

「不是你们几个擅自做的吗!!」

女生们突然开始聒噪起来。

怎么都好啦。刚才出现名字的这几位,全员都要腹击伺候。

我一脚把脚边蹲着的竞泳女踢翻在地。 俺は足元に蹲る競泳女を足蹴にして転がす。

她很痛苦的样子泪眼模糊地捂着肚子仰天躺到。

我站在原地俯视着脚下的她。

「喂,我的内衣,哪儿去了?」

 (にんまぁと:我不知道这玩意怎么翻)嘴角勾起邪恶的微笑,我审问竞泳女。

 竞泳女竭力睁开含泪的眼睛,然后竟然就这样一翻白眼晕过去了?

 Oh……看来我用全身力气挤出来的微笑的气场都已经强到能把她吓晕了。

「你们!在那里吵什么呢!」

 隔壁班级的班主任赶了过来,然后在倒地的竞泳女,头发被弄湿还no-bra的我两人之间来回看了好几遍。

 我当即举手报告。

「老师! 我抓到偷我内衣的现行犯了。这家伙就是犯人」

 这之后,我家长都被叫出来骂了。身为被害者的我,被骂了。

 真是的,完全理解不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