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魔女转生为村人少女 第10话 再会

首发本站和真白萌

和谢丽丝分别之后,夏缇娅解开了幻觉魔法,在森林中持续搜索着。虽然不知道这样做能不能见到那位魔女同胞,但夏缇娅能感觉到对方的魔力应该是在向自己这边靠近才对。

然而夏缇娅表情有些苦恼。找到一个合适的树桩后,她便坐了上去,然后一只手托着另一手的手肘沉思。

『恐怕魔族们的目标是捕获魔女啊……因为那些家伙很想要得到庞大的魔力源。而人类们则是一如既往地开展魔女狩猎吗……嗯,这还真是棘手的状况啊。』

夏缇娅托着腮自言自语。

刚才对话时魔族们在斗篷的下边带着特别的道具。那是捕捉用的魔法道具。夏缇娅可是一眼就看穿了。所以才会认为他们的目的就是得到魔女的魔力。

首先可以确定在这片地方确实有魔女的动静。原本,那并非魔女而是形似魔女的存在,或者是模仿魔女的其他人——这样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但夏缇娅认定,她所感受到的魔力,应该毫无疑问属于与自己相同的魔女。

那么,为什么对方却不来自己这边与自己见面呢?这是夏缇娅所抱有的疑问。

同为魔女的话,对方也应当以经察觉到了自己的魔力。尽管相距遥远,但即便如此,多少也应该能感受到一些的。然而,对方却毫无接近自己的意思。仿佛是刻意想要隐藏自己,那道气息在中途就断绝了。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呢?夏缇娅坐立不安地啃着手指。

『难道说……是堕落了吗,不会吧』

夏缇娅不仅脱口而出自己能推测到的,自己最为担心的某种可能性。

夏缇娅以前和莫菲聊天的时候也想过,魔女们可能确实是被所有人所憎恨着。毕竟,人们当初用尽了卑劣的手段,用处刑一样的方式杀死了她们。当然是憎恨着她们的……但是,夏缇娅还是不想去复仇。

如果魔女去袭击人类的话,就真的是永远要被人类认作危害了。那么,像当初埃梅拉尔朵这样能被一部分人接受的魔女就永远不可能出现,作为本就是极少数派种族的魔女会被更加逼入绝境。所以,夏缇娅一直是不想考虑复仇的。但是,如果…..如果目击情报中提及的那个魔女恨着人类,又当如何?

『……如果是那样的话,就有必要在骑士和魔族之前找到我的这位同伴了啊』

虽然不知道是否来得及,但在那些抱着讨伐魔女目的的骑士和捕获魔女目的的魔族之前,自己必须与这位魔女相见。根据对话,也或许可以用说服交涉之类的方式,让对方收敛起对人类的仇恨。如果是那种情况的话,会发展成什么样就完全取决于,对方魔女究竟是谁了。

夏缇娅从树桩上站起,探寻附近的魔力。虽然稀少,但能感觉到魔女同胞的气息。而且比先前能更明显的感觉到。这意味着对方正在接近吗?正这样想着,草丛忽然沙拉沙拉地响动起来。

下意识地,夏缇娅挥动了手。一如平日,为了能够发动魔法而将魔力注入手中。但是,从草丛里爬出来的却是莫菲,茶色的头发上还沾了好多叶子。

『夏缇娅,找到你了!』

『……莫菲?』

突然现身的莫菲让夏缇娅心底吓了一跳睁圆双眼。汇聚的魔力不由地消失了,挥起的手失去力气自然地垂落下来。莫菲要哭了似的样子一下子冲着呆呆的夏缇娅抱了上去。

『太好了~~,我真是担心死了啊~~无论等到什么时候,夏缇娅都不回来,我只好去了村长那里。然后村长大人就告诉了我关于魔女的事情……我就觉得夏缇娅肯定是去找魔女了吧……』

莫菲脸上都蹭上了泥土,啪啦啪啦滴着眼泪说着。

看来,因为夏缇娅约好了要去玩却没来,莫菲就直接去找村长询问,然后就想到夏缇娅是去找魔女的样子。夏缇娅不由地觉得莫菲脑子转的还真是挺快,感慨地叹了口气。然后也感觉到很抱歉。

『原来是这样啊……对不起啊,让你担心了』

『真的啊~你知道我来到这里多不容易吗……啊,我不知道还记不得起回去的路了~』

急忙回头看自己过来的方向,莫菲不安地低声念道。见状,夏缇娅这才总算摇了摇头,让自己从呆然的状态中恢复出来。

如果夏缇娅没有放弃跟随骑士来到魔族这边,大概就不会碰上莫菲。这也算是个有点不可思议的奇迹。

『但是,你为什么会知道我是来找魔女的呢?』

忽然夏缇娅想到了这个问题。

确实,村长可以告诉莫菲关于魔女的事情,但仅仅村长那边的信息中并没有足够的材料让莫菲判断出她是来寻找魔女的。夏缇娅想到这点,处于纯粹的好奇心想要问个究竟。

『哎?但是夏缇娅不是总在和我说魔女的事情吗。所以夏缇娅一定很喜欢魔女,特别想要见魔女吧——我就这样想到的』

『是,是这样啊……』

莫菲不解地转过头来,倒是一副好像要反问这有什么奇怪一样。

看来,从莫菲角度看自己是喜欢魔女的女孩子的这种印象已经建立起来了。确实,在家的时候,自己经常借来关于魔女的书去读。

不行啊不行啊,夏缇娅这样想着敲着自己的脑袋。要是在村子里的人们之间流传自己喜欢魔女之类的传言要被怎样的眼光看待啊。虽然现在已经没有魔女了,但是魔女还依然是被人们所恐惧的存在,这一点不得不小心。夏缇娅不仅肃然。

『……哎呀?』

正在夏缇娅考虑着今天可能没法找到魔女不如干脆回家的时候,前边走着的莫菲突然站定不懂,感觉不可思议一样地歪着头,盯着前方的树林。

『怎么了吗?』

不知道莫菲停下的理由,夏缇娅揣着双手问道。莫菲表情显得很困惑,唔,嗯地发出疑惑的声音,然后左右摇了摇头。

『我说啊,夏缇娅,我刚才来的是这条路吗?……总觉得,怎么树变多了很多呢』

『……!!!』

听到莫菲话的瞬间,夏缇娅就感觉到了足以让自己汗毛倒竖的大量魔力。不明白为什么会突然间感觉到这样多的魔力。但是夏缇娅已立刻向莫菲的肩膀伸出手去。

『莫菲!快躲开!』

出于首先确保莫菲安全的考虑夏缇娅立刻想让莫菲退下。但是已经迟了。马上周围的景色就开始歪曲,从原本应该是树木所在的空间伸出一只手。那只手抓住莫菲,然后将她拉到了手的主人的那边。看上去像是被施加了什么咒文,莫菲马上就不再动弹,像是睡着了。

夏缇娅不由咋舌,然后放出魔力之球。被夺走的话,只要抢回来就好。夏缇娅做如此想,立刻发出了威力不至于伤害莫菲的攻击。但是,那个伪装成树木的手已经一挥手之间放出了强大的魔力波。

『咕……!!』

魔力波强大之极,如突然的暴风。夏缇娅小小的身体被吹飞到空中,但随后使用浮游魔法漂亮地着陆。

夏缇娅再度抬起头向前看去时,前方的景色已经改变,背景变成了幽深的森林。而更重要的是眼前站着一位身着长袍的个头不高的少女,她抱着莫菲。看到少女的样子,夏缇娅不禁震惊地肩膀微颤。

『真是……用的一手好幻觉魔法啊……埃梅拉尔朵』

那人正是夏缇娅所熟知的一位魔女伙伴,【纯真的魔女】埃梅拉尔朵。

从兜帽的下摆能瞥见绝美容颜的少女有着柔顺低垂的金色头发,宝石一般闪耀的美丽碧眼。毫无疑问那是夏缇娅所知的那个埃梅拉尔朵。但是,和她所知的那个人有所不同的是表情,还有气氛。昔日的埃梅拉尔朵是与她的相容想衬的开朗的少女,但如今的埃梅拉尔朵,她的目光为狂气所驱使,不祥地扭曲着,简直像是彻彻底底地绝望了一样被黑暗的气氛所环绕。

『那说话方式……还有魔力。您,是夏缇法尔?』

埃梅拉尔朵看清眼前的夏缇娅,仿佛在思考什么一样歪着头。那动作十分的机械,不时还传出很难听的响声。接着,埃梅拉尔朵终于认出了夏缇娅就是魔女夏缇法尔,像是非常高兴似的,嘴角抽动起来。但是,那样子实在是过于诡异了。过去最适合美丽笑容的那个她,现在所展露出的笑容实在是过于悲哀。

『啊……好高兴。见到了……见到了同伴。你还活着呀,夏缇法尔』

『是啊,我也是好高兴啊』

虽然展现着机械僵硬的笑容,埃梅拉尔朵却泪流满面,在泪光中瞳孔颤动着,真的像是对能和魔女的同伴再回这件事高兴到了极点。肩膀震颤着不住地抽动着也难以抑制自己的感情。夏缇娅也是真心地感到喜悦,很少见地,不禁展露了笑容。但是,夏缇娅依然未曾放下警惕。刚才所感觉到的埃梅拉尔朵的气息实在是过于扭曲。再说她现在还抱着莫菲。夏缇娅不禁产生了不好的预感。

忽然夏缇娅看到了敞开的长袍下埃梅拉尔朵的那副身体。令她震惊的是,埃梅拉尔朵的长袍下并没有穿任何其他的衣服。但是,那长袍下的也并非洁白的少女身躯,而是如同陶器一样,无机质的,人偶一样的某种东西。她的身形简直就是人偶,夏缇娅不禁脱口而出。

『埃梅拉尔朵……你的身体,是怎么回事?』

『你说这个吗?我在死去之际使用了凭依魔法……就是这个人偶的身体呢。然后虽然是得以延续性命了,但是还没能恢复状态』

这样说着,埃梅拉尔朵仿佛有些羞耻一样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臂。那是如骨头一样白,毫无生气的冰冷手臂。人偶之手臂伴随着喀喇喀喇的声音,活动着手指。那真的,是人偶的身体。但是,夏缇娅的提问还有下文。

『……难道说,你用自己的肉体来补足那人偶的身体了?』

『是的。我这虽说是人偶却也本来只是随处可见之物……凭依魔法,却不是和使用者渊源很深的东西就无法应用。所以,我就用自己的脸和脏器补足了呢』

插图

本来心中有所猜测夏缇娅才会有此一问,埃梅拉尔朵却真的回复了一个令人震惊的答案。

看来,埃梅拉尔朵虽然成功的凭依了,但是因为是凭依在了毫无渊源的人偶之上,很快就要再度濒死了。于是在那时候,她努力地分解了自己的尸体,然后将其塞入了人偶之中。

确实仔细一看的话,她的头边上还有着像是缝合过的痕迹。而且时不时地,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还会响起,那是骨骼没有连接好造成的吗?夏缇娅受到冲击,身体都有些发抖。

『……很辛苦啊。埃梅拉尔朵』

『……是的』

因为埃梅拉尔朵的境遇实在过于凄惨,夏缇娅不由自主地也流出了眼泪。那样地重视着和人类的交流,一直努力地为了魔女能被理解而努力的埃梅拉尔朵,却被人类所背叛,而不得不落到进入人偶的身躯中这样的下场。实在是太过于悲哀了。

如果可以的话,夏缇娅也希望能帮她恢复原来的身体。但实现的难度简直就和复活仪式相当了。夏缇娅不禁恨死那无慈悲的命运。但是,依然还有希望。只要同伴还在身边,她们就不会真的死去。从前夏缇娅她们这样的魔女就是这样互相重视着伙伴。

『但是,没有关系的!我终于和夏缇法尔相见了,也就再也没什么好怕的了!!夏缇法尔你是领袖,你走到哪里我都会跟去!』

埃梅拉尔朵手放在胸前奋力地告白着。

过去,她就是这样,毫无余地地信任着自己。她的友情依然毫无改变这一点,让夏缇娅也打心底高兴。啊啊,果然没事了,埃梅拉尔朵依然是个温柔的孩子。夏缇娅这样想着不由地放下心来。

『那,先把那个孩子放下来吧?那也算是我的一个友人了』

夏缇娅用手指着莫菲说道。如果让莫菲受伤的话,回到村子里就会很麻烦。再说还有先前的那些事情,还必须和莫菲说谎来糊弄一下。总之,首先需要保证她的安全。但是,埃梅拉尔朵的回答却令人意外。

『……哎?不可以哦。因为这个可是人类吧?那是杀害我们魔女的可憎东西。不杀掉怎么行』

一瞬间夏缇娅无法理解埃梅拉尔朵说的话。从那个极为重视和人类的交流的温厚善良的埃梅拉尔朵的口中,怎会说着杀掉人类之类的话,简直是难以置信。

夏缇娅僵住了。看到埃梅拉尔朵浮现出邪恶的微笑,夏缇娅直觉中感觉到,最糟糕的事情正在发生。

『……埃梅拉尔朵?』

『对了,先把这个孩子的村子烧了吧。然后,也把那些好像在探听我的事情的骑士团的家伙,还有之后的魔族,也全都杀了吧?因为太麻烦了,全——部都杀掉吧!』

凑近莫菲的脸颊,埃梅拉尔朵快速地述说着这些的样子如同在考虑今晚的食谱一般。

糟糕,这实在是太糟糕了。因为预感实现,夏缇娅冷汗直冒,一边观察着埃梅拉尔朵的动静,一边紧紧盯着她的脸。

『没关系的!因为我,只要是为了夏缇法尔,什么都能做到的!!』

她浮现的笑容是毫无虚假的,温柔的笑容。虽说是曾死过一次的肉体,但还是努力地作出笑容。但是,那笑容的里侧,却是极黑,充斥着恶意。那已经是完全堕落的魔女之姿。

啊,埃梅拉尔朵,你已经去了无法回头的地方了啊。夏缇娅领悟了。闭上眼睛夏缇娅摇头。

『……埃梅拉尔朵』

『什么?』

被叫了自己的名字,埃梅拉尔朵毫无怀疑地转头看向夏缇娅。在遥远的过去,她对于夏缇娅来说像是可爱的妹妹一样。那一尘不染的美丽蓝瞳,永远映照着平和。那样纯真可爱的少女的双瞳,却看上去如此的扭曲。夏缇娅毫无征兆地忽然一挥手。

『……咕!?』

突然放出的小型魔力之球直击埃梅拉尔朵的肩部。她发出一声呻吟扔下莫菲,被吹飞到了树林里。

夏缇娅立刻接住莫菲,确认了她的平安。然后望向埃梅拉尔朵飞出去的方向,悲伤地开口道。

『抱歉,但那是不可以的。我记得以前也教过你的才对。以眼还眼之事是不可以的。再说,这个孩子也是我重要的友人。绝不允许你做出伤害她的事情。』

夏缇娅的话音中,极少见地充斥了怒气。但是,那怒气却并非是冲着埃梅拉尔朵的。那是对她自己的。对她自己没能保护好同伴,没能阻止那样纯粹的少女变成如今这样的结局。实在是,没有脸见人。但是,也正因如此,夏缇娅不能不阻止她。

做出了觉悟的夏缇娅,决定要阻挠埃梅拉尔朵的野心。如果可以的话,她希望现在就能一击让她气绝。但是看来那应该是没办法实现,因为树木已经哗啦啦地倒下,抛下了斗篷,暴露出人偶的身躯的埃梅拉尔朵已经站了起来。

『是这样啊……夏缇法尔成了成为了人类的同伴吗……但是,不管您说什么,只要妨碍我……全都杀掉!!』

埃梅拉尔朵的眼睛已经染成漆黑。夏缇法尔反射性的闭上眼睛,不想和她的视线相交。但是,一道突如其来的尖利冲击撞上了夏缇娅的身体。不由睁开眼睛时她看到埃梅拉尔朵已经放出了魔力炮,瞬间夏缇娅和她所怀抱着的莫菲被卷入冲击波,一同被吹飞到了森林中的某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