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魔女转生为村人少女 第8话

首发 本站与真白萌 其他皆为转载。

第8话 魔女埃梅拉尔朵

所谓凭依魔法。乃是让某人的灵魂寄宿在他人或他物上的魔法。那是与转生魔法同样被视为禁忌的魔法,而且一般的魔术师释放时反作用会极强,难度也极高。

再加上,凭依魔法使用条件极其苛刻,仅仅只能在与施术者关系极深,几乎不离身旁的物体上实现。如果失败的话,还有可能会魂飞魄散,导致没有第二次尝试的机会。这样禁忌的魔法,曾有一人曾经在濒死的时候使用过。

之后,使用者不但失去了旧的身体,新的身体也崩坏了。

肉体裂开,身体破碎,就连其根源的魔力也无法流动。变成了这样一幅血染的身体,她仍然靠着憎恶与执念强行让身体动了起来,流着血泪重新站起。

这人便是【纯真的魔女】埃梅拉尔朵。在魔女之中拥有最澄澈纯洁之心的一位美丽少女。

『唔哈哈哈哈哈!这村子,由大爷我们拿下啦!!』

某一个村落,正为人纵火而陷入烈焰,在村子里最高的一处房顶,一个男人高声地如此宣言。皮肤是褐色,肩膀上有着魔物的骷髅装饰品的外形冷峻彪悍的男子。他是某个盗贼团的领袖,而眼下他们刚刚袭击了这个河边的村庄。

『大哥!我们找到了这个鬼鬼祟祟的家伙!』

『不行啊!还给我!这个是对咱来说最重要的东西!』

麻杆一样瘦的一个盗贼拽着某位少年的衣领子把他带到了老大的面前,然后把抢夺来的一个像短剑一样的东西扔到了站在房顶上的老大手里。老大拿到手,眼睛仿佛一亮。

『这玩意可是赋予了加护的道具啊!能卖好多钱哦!』

『还给我!那是父亲的宝物…还给我!!』

武器防具,饰品,这些东西时而会被赋予加护。赋予加护的道具上有特别的能力,比如放在身上就能驱逐邪物,保护主人不被诅咒之类。因为这种物品在商人间的交易价格很高,对盗贼来说自然是理想的战利品。

被夺走父亲的宝物的少年只能不住地哭诉。但是盗贼头领却露出不祥的笑容哦,从屋顶跳下来到少年身边,然后一把攥着少年的脸将他拎起来。

『小崽子,这个世界就是弱肉强食的世界嘛。大爷我们抢走这东西,你变强了再还给你嘛。反正,你也要先想想怎么才能活到那天才行啊。唔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地上啐了一口之后,盗贼领袖就把少年推到一边不管。少年纤弱的身体摔在地上,除了悔恨地哭泣什么也做不到。看着他,盗贼们都哈哈大笑。

『呜呜呜,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谁,谁来,救救这个村子啊…….』

在栅栏边被排成一列的其他村民们悲痛地呻吟着。

突如其来的盗贼们烧了村子然后把村民的财物统统抢走了。能反抗的男人们都被杀了,正所谓绝境。地面上躺到动弹不得的少年陷入恍惚,开始在朦胧的仪式中自我逃避起来。

就在这时,火焰中出现了一位少女。在通往村子的道路上,她淡然直行,对冲天火焰和混乱的杂物恍若无睹,只是淡然地前行。她的头上戴着纯白的斗篷,不可见其真容。但奇妙的是,在斗篷下露出的脚却是裸足,不着鞋履的少女在道路上走过。她的脚步看起来十分轻柔,甚至好像时而是掂着脚迈步一般。但是,盗贼们却没功夫注意那些事情,仅仅只是抱着警戒逐渐向她围过来。

『喂喂,这位小姐,你是谁啊?村子里的幸存者吗?你要是不想死的话,就乖乖也站到那边去啊』

其中一位盗贼突然挺着短刀向少女接近过去。但是,少女却对盗贼的命令充耳不闻,仅仅只是沉默着,当场站定。难道她是害怕了吗,盗贼虽然这么困惑着,但少女的脸隐没在斗篷之下,看上去不像能从她那里问出什么的样子。

插图

『……究竟 ……为』

『啊?你说什么东西?』

少女低声地念了什么。但是,那声音实在太细微,以至于没人能听清楚。盗贼威吓似的高声问道,然后侧耳想要听清,但下一瞬间,他的身体就被吹飞了。

『你们,人类……究竟为什么能够肮脏到这个地步呢!!』

暴风,不,应该说一发炮击爆发出来。盗贼的身体瞬间被吹到天上,一头扎进了村另一头某个房子里。呆然地看着眼前的景象,直到片刻后盗贼们才回过神来,理解了少女做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放下斗篷,少女露出了本来面目。众人眼前的是极为美丽的少女面容,金黄的头发在脑后笼为两束,瞳色如大海般碧蓝。圆圆的脸上是小巧的鼻子和嘴巴,不知为何散发出一种小动物一般的幼小气质。但是,少女的面目却极为地扭曲诡异。要说为什么的话,在她美丽的脸上,竟然有着惊人的皲裂。

『什,你是什么玩意啊……!?那,那张脸,究竟是……』

『啊,可憎。究竟是多么可憎啊,人类……!是的,你们人类永远都是这样。一脸无所谓地杀害同族,一脸无所谓地夺取别人的宝物…….啊啊,丑陋!』

少女对盗贼的话语一点都没有反应。皲裂容颜的少女,签发凌乱地摇摆着,吐着疯狂的话语。

她的双瞳毫无疑问浸染地全部是狂气,说的,是完全异常的话语。她恐怖的姿态,让眼前的盗贼们不由自主地全部架起武器胆战心惊地防备着。

『没用的!!』

见盗贼们架起武器,少女便一挥手。于是,与先前相同的炮击再度被释放出来。一排盗贼一下就全被吹飞,不见踪影。剩下的人也都惨叫着四散奔逃。但是,头领和他身边的同伴还没有逃走。看见少女是魔术师,便各自拔出武器迎敌。

『你丫的,是魔术师吗!妈的,你们给我上!』

在头领身边的盗贼们拔剑冲向了少女。各自的装备上有着各种加护,几个人的动作都快的眼睛看不清。而突刺过去的剑刃也是毫不留情,直接刺进了少女藏在斗篷下的身体。但是,少女却没有发出惨叫。在冲击之下,仅仅只是扭动了一下身体,眼珠忽地转了一下。

『…….什!?你,你不会痛的吗!』

『痛?……啊,是的很痛的啊?每当看着你们这样丑恶的行为,我的胸口都非常非常地痛的啊。』

这样说着,少女用手掌心面向其中一人,从手中放出的魔力炮击让盗贼瞬间被炸粉,剩下的另一个盗贼扔下武器就跑。

被剑所刺的少女就在当场维持着原样,像是坏掉的人偶一样,咔咔地动着,然后握住剑柄,强行地将剑从身体中拔了出来。大量的血流了出来,少女的脚都虚弱地颤抖了。

『呜呜呜…可憎啊…都是因为你们,我的朋友们被杀死了…….库洛可,范塔蕾塔都……已经,再也见不到大家了…….』

直到片刻之前还发狂着的少女,竟突然哭泣出声,当场崩溃坐在地上。少女真的看上去极为悲痛的样子,泪流满面,用双手不住的擦拭自己流下的泪滴。虽然这看上去是一幅让人心痛的画面,但同时她的胸口还在大量涌出鲜血。这场景显然太过于异常了。

为什么她死不掉?盗贼头领心中非常困惑。剑确确实实是刺了进去。也不见她使用过治愈魔法之类的什么魔法。那样的话,只能是因为她的身体构造有什么异常之处了,头领只能得出这个结论。他只能抓狂地咬牙切齿。

『妈的……..你们几个,也给我上!』

『见不到了……啊,啊,再也见不到大家了……见不到了啊…..』

但不管怎样,既然之前的攻击还是能奏效的话,就只能把她的身体用剑串刺起来,然后一口气分裂开了,想着这样的策略,盗贼头领率领手下一起发起袭击。但剑尖刺到少女的眼前的刹那,少女的眼睛突然大睁。一瞬,那蓝色的瞳孔就被染成纯黑。发现这一点的同时,所有的盗贼都发现自己已经完全无法动弹了。

『给我冻结。永远地痛苦下去吧』

盗贼们仿佛变成了石头一般一丁点都动不了。眼睛就保持圆睁,刺出剑的手也就悬在半空,全员成为了雕塑。看到这样不可思议的景象,村民们都呆若木鸡。而悲伤的少女这才站起身来,再度用斗篷将脸遮起。

然后,少女就像疯子一样失魂落魄,念念有词地走出了村子。如同突如其来的暴风,突如其来地离去。

被夺走了父亲的纪念物短剑的少年只能目送着少女的背影。而在那时,在斗篷摇摆的一刹那,他看到少女的身体如同陶瓷一般白皙,简直就像人偶一样是无机物般的质感。

【纯真的魔女】埃梅拉尔朵。她以拥有无比澄澈纯洁之心而知名,是唯一的,抱着善意与人类们交流的魔女。但是,她的瞳孔中寄宿着诅咒,秘藏着,让注视它们的人都变成石头的恐怖力量。

生前,虽然她住在城市里与居民们构建了互助的关系,但却被人们所背叛,最终为勇者所讨伐。

『【纯真的魔女】埃梅拉尔朵……虽然书上写着她是善良的魔女,但为什么又会被勇者所讨伐呢?』

『那个呀,是因为王国的居民把她看作是不稳定的因素了。埃梅拉尔朵仅仅是获得了一部分人类的信赖,从结果来说,多数的人还是把她当作是恐怖的存在,就是这么回事啦』

今天,夏缇娅的家中,读着关于魔女们书的莫菲也在对她提问。而夏缇娅则是一副照顾小孩似的样子,闭着眼睛悠哉地回答。

埃梅拉尔朵是抱着竭尽全力想要让魔女被人类所理解的想法进行活动的魔女,也是真的拥有着澄澈纯洁之心的优秀的魔女。

实际上她的努力也确实有一些成效,让一部分人类认识到了魔女不是邪恶的存在,是可以进行沟通交流的。但是,最终她依然还是被人类背叛,被勇者送进坟墓。这对于曾经的魔女领袖夏缇娅来说也是极为遗憾的事情。

正因为一直都相信着,善良纯洁的魔女被背叛的事实也就更加的悲哀。如果她现在还活着的话,她的内心会是何等狂乱的模样。仅仅是想象一下这种可能性,夏缇娅都觉得过于可怕。

『喂,被诅咒之瞳,这是什么啊?似乎写着看了它就会动不了什么的……』

『这东西并不是一直都在发动着的。只有在埃梅拉尔朵感情过度高亢,杀意涌现的时候才会发动。好像这是她幼时和恶魔有所瓜葛所得到的。』

看莫菲是小孩子不懂事,夏缇娅才能这样大大方方地讲着埃梅拉尔朵过去的故事。

埃梅拉尔朵的诅咒之瞳具有着让看它的人都变硬成石头的能力,就算是埃梅拉尔朵自己也并非能够完全控制,实属极为麻烦的诅咒。甚至其他的魔女们都无法解开这个诅咒,所以她平时也只能避免直视别人。尽管如此,埃梅拉尔朵却把它当作是与生俱来的事情(持ち前の明るさ)一样毫不在意,只能说,这也只有心灵纯洁的她才能做到了。

『她真的是个好人啊。魔女们大家都是性格别扭,唯我独尊者(皆
捻くれてたり我が強かったり)居多…….但是那个家伙却哪怕被嘲笑也要关心每个人。就像是气氛制造机一样的角色。』

夏缇娅睁开眼,一如既往地,望着窗外若有所思地感慨。莫菲虽然奇怪为什么夏缇娅会知道这么详细,但毕竟她还是孩子,并没有那么在意,所以也没询问其中的原因。

『……恩?』

忽然,夏缇娅感觉到了奇妙的气息。周遭一直自然流动的魔力起了变化,能够感到似乎有着什么极为不祥,如同毒气一般的恶性魔力。她不由自主地探出头望向窗外。但是,并没看到有什么异常之处。

其实就算是说感觉到了什么异变,本身也仅仅是非常微弱,好像什么微微摇晃了一下程度的感觉。如果是这样的话,也不能排除是错觉。但是,夏缇娅心中的不安依然无法拂去。

『似乎……有点很不好的预感。』

夏缇娅用险峻的表情低声自语。

暂时还不知道那异变究竟是什么。但是,胸中不知何故心慌的感觉,让夏缇娅无论如何都有些放心不下,打算稍后就去直觉一向优秀的村长那里打听打听。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