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魔女转生为村人少女 第7话

第7话 和贤者的相遇

人名:贤者贝萨鲁

回村以后果然被骂了。虽然没有超过很多时间,但把衣服搞得破破烂烂似乎还是让妈妈很不高兴。虽然去外边玩耍没什么不好但至少不要受伤啊,夏缇亚的母亲一边这样用担心的表情反复嘱咐夏缇亚。而夏缇亚也不得不坦率地承认自己这次的失策,低下头好好对妈妈道了歉。

那之后,骑士总算醒了过来,说明了北边溪谷的状况。看来,似乎这骑士是国家派来的部队的队长。因为王宫魔术师的进言提到溪谷之中有奇妙的魔力,才会去往那个地方。而且,那个地方似乎有着一名过去的魔术师。他现在已成为犯下大罪之人,是名为巴尔巴萨的老人。他的骷髅骑兵击溃了骑士们。然后死里逃生的他好不容易才抵达了这个村庄,刚一到就失去了意识。这便是全部的来龙去脉。

『那个老人叫巴尔巴萨吗……真遗憾,是名极恶之徒啊』

由母亲换上一身新衣服的夏缇亚现在正和莫菲一起在房间里玩耍。大人们似乎必须要和骑士们商议今后的事情,便命令孩子们都乖乖自己呆在家里。

事件本身已经解决,夏缇亚兴味索然地如此自言自语着,一边读着从莫菲哪里借来的书。而莫菲忽然注意到了夏缇亚的自言自语,歪着头不解。

『怎么了吗?夏缇亚』

『不,什么事都没有……只是觉得失去了某人有些许可惜』

好不容易有一个喜欢魔女的人类,却因为他是极恶之徒被骑士们带走了,这也是无可奈何。夏缇亚靠着窗边眺望着外边的景色,只得如此遗憾地喃喃自语。

但是,这一次并非毫无收获。和老人巴尔巴萨的相遇让她确定了有着使役魔物的魔法这回事。同时也知道了还有巴尔巴萨这样想要复活魔女的人类存在。从今往后,或许会和其他的魔女遭遇也未可知。至少可以抱着这样的希望。

再之后,在交谈之后,村里的几个年轻人和骑士朝北边溪谷出发了。似乎为了再度挑战巴尔巴萨,大家都罕见的拿起武器离开了村子。大概他们会和晕倒的巴尔巴萨遭遇吧,夏缇亚也就这样随便想想,没有再放在心上。但是因为莫菲的父亲也一同去了,她很是担心,夏缇亚为了安抚她就和他一起出去玩耍了。

结果,几个小时过后,骑士和村民们回到了村子,把被五花大绑的巴尔巴萨抬了回来。似乎,果然他们都以为巴尔巴萨是仪式失败自毁了,就这样带着他回去了。虽然好像说了要给村子什么谢礼,但对魔法以外的事情毫无兴趣的夏缇亚就左耳进右耳出了。

那件事之后村子又度过了安然的几日,然后一位来访者到达了村子里。那是斗篷上蒙着绿尘,用长须和头巾遮掩着

面目的老人。这位一副乞丐样子打扮的老人来访村里,对村长说想要留宿一晚。

村民们很快就发现这奇怪的老人的来访,纷纷聚集到村长家看热闹。

『嚯~~,这还真是稀奇……一名贤者吗』

夏缇亚也和莫菲一起来到了村长的家中,从玄关窥视老人的样子。然后她立刻就看出那是一名贤者,浮现出发现很有趣事情一般的微笑。

『贤者?那是啥』

『之前不是从书上看到过的吗。他们是魔术师中拥有者最为优秀的魔力,穷极魔导之奥秘的人们』

一边吊着听得津津有味的莫菲的胃口,一边夏缇亚继续说明道。

贤者与通常的魔术师不同,具有极为出众的实力。传说称他们的力量甚至可以匹敌神,能够和自然对话,理解动物的想法,做到各种神奇的事情。

虽然严格地说,世人并不清楚贤者到底是怎样的存在,但夏缇亚从来人泄漏出的细微魔力中就感知出他是一名贤者了。

夏缇亚在生前作为魔女的时候也仅有数次和贤者接触,因为同为穷极魔导奥秘之人,贤者和魔女的关系并没多好。魔女夏缇亚则是因为贤者同为魔导顶端的存在却没有像魔女一样为世人所敌视所感到不满,虽然这也是无可奈何,但就是哪里无法释然。

被从村长家里赶出来之后,夏缇亚暗自思索要不要和那贤者见上一面。对于想知道魔法的全部的夏缇亚来说,贤者使用的古代魔法极其让她感兴趣。

要去自然就要挑大家都睡着的夜晚,夏缇亚很快就假装睡觉去了。然后半夜从屋里溜出来,用浮游魔法飞出家的窗户,朝村长家飞去。并没有走玄关,而是直接用魔法打开窗子,侵入房间。这时才看到,房间内的老人已经脱下了头巾,用温柔的表情迎接着夏缇亚。

『嗯,已经注意到我了吗』

『总算来了。不凡之人哟』

提高了警戒心的夏缇娅见状依然有些惊讶,但被称为贤者的老人却只是还以温柔的微笑,向夏缇娅招了招手。夏缇娅感觉大概对方确实没有敌意,就按对方的意思,坐在了对方面前的坐垫上。

『不凡者,吗?这说法还真是奇妙啊。』

『像您这样的人却有着规格外的魔力,除了不凡者之外,还能称为什么呢?当然,作为我来说也没有资格这样说别人就是了。』

这样说着,贤者老人取出了两只木杯子。虽然,在哪里什么都没有放进去,但随着老人拿起木杖咏唱了某种咒文,瞬间杯子里就出现了微温的茶水。夏缇娅看到这魔法惊讶地瞪大了双眼。如果是从哪里取来的倒还好说,这样直接制造出茶的魔法还是头一次见。

夏缇娅一边仔细观察着递过来的茶杯一边喝下了茶。

『那么…….您是何人呢?不,应该说,您的灵魂源自何人呢』

『库库库,真不愧是贤者啊。竟然能说到这个份上。但,很遗憾。我疑心病很重,还没有可以随意公开姓名的从容』

其实就算说出名号来也没啥问题,但是以防万一,夏缇娅还是打算不说出自己是魔女的事情。姑且她现在是作为一位村人少女夏缇娅而诞生的,所以并不想透露自己的原本身份。如果传出去的话,说不定又会被人们所厌恶。

虽然得到了这样的回复,但贤者老人并不像是对这个答案有所挂怀的样子,还是不变的温柔表情,微微笑着看着夏缇娅。

『这样啊。我倒是无所谓……不过我还是先报上名好吧。虽然还没和村民提起,我是贤者贝萨鲁。还请一定帮我保密哦』

贤者贝萨鲁伴随着一番叮嘱透露了自己的身份。看来似乎他也不是很想让别人知道他是贤者。虽然之前告诉莫菲了但仅仅这样应该没什么问题,这样想着,夏缇娅点了点头。

『一位贤者为什么要来这样的边境村落呢?』

喝完递上的茶水后,一边摆弄着垂肩的秀发,夏缇娅问道。

贤者一般来说都不想现身于人前。也有人隐藏着身份混迹于人群之中。贤者作为如此神秘的存在回来这样的小村,也无怪乎夏缇娅会产生疑问。

贝萨尔一边轻轻摇着喝了一半的茶杯,一边单手拄着杖,缓缓地开始讲述起来。

『我呀,是循着语言来到此地的……似乎北边的溪谷那里,有着产生不祥祸端的迹象』

噢噢,是因为那个啊,听到这以后,夏缇娅双手挽在脑后,有些兴味索然。巴尔巴萨已经被骑士们给带走了。如果说不祥祸端就是指巴尔巴萨的话,事件已经解决了。但是,贝萨尔继续说了下去。

『但是,还并不仅是如此。北边溪谷还仅仅只不过是祸端的开始……在近期之内发生的事,会再度震动历史』

『哦?』

贤者继续说出的预言之事让夏缇娅有些惊讶,也显得有些兴趣了。坐起身子,她凑近贤者身旁,好像不想漏过任何细节一样侧耳倾听。

『所以呢,那到底是什么事情?』

『预言并不是绝对的……但是在【七人的魔女】已经不在的如今的世道中,混沌满溢。世界,一定会再度被席卷进战乱的漩涡吧』

贝萨鲁所说的,也就是近期会发生战争的事情。魔族和人类围绕领土发生的争端,异种族间的龃龉,龙族的苏醒。混沌应会卷土重来。过去,【七人的魔女】也算是这混乱中的一部分。但是如今已经消失了。这世道似乎又要混乱不止,争端难道就无法消失吗。这样想着夏缇娅的目光也不禁微微动摇,感到一丝悲伤。

『库库,人类总是斗个不停,魔族也是自尊心太高。异种族之间互相看不起,龙族也不知何时总会醒来……这些世间的争端,怎么也安宁不下来啊。』

『正是如此。但是,那也是无可奈何的。我等只能祈愿着,让悲伤的事情尽量少发生吧……』

仿佛与夏缇娅的话相呼应,轻轻挥动木杖。于是杖的尖端忽地冒出一个光球,分裂出无数的小光球照亮了屋子。它们漂浮在夏缇娅的身边,不过稍稍碰一下的话又会消失掉了。

『魔道会蛊惑人们。拥有了绝大的力量,却变得看不清自己的脚下,心灵也被蒙上阴霾…….真是悲哀之事啊』

将木杖咚地在地上一敲,贝萨鲁放出的小光球又瞬间消失了。在亮光消失的时候,夏缇娅把贝萨尔露出的悲伤表情看得分外清楚。虽然多半被胡须所遮蔽,但他那温柔的脸上确确实实染着悲哀。

『您拥有着这样大的魔力,究竟所求为何呢。余裕的生活?力量?还是金钱财富?』

『……问我吗?』

贝萨鲁出乎意料地问起这个问题。夏缇娅把茶杯放下,双手紧紧握起。然后露出很淡的一丝笑容,坚定地回答了。

『我所期望的是,探究魔道的终极。将此世全部的魔术知晓,穷尽,然后品味。仅此而已。』

张开双手,夏缇娅如此地堂堂放言宣告道。

在她的双瞳中,放射着少女独有的闪耀的光辉。不,原本夏缇娅便是少女。但是,在贝萨鲁的眼中,仿佛有一瞬,映照出了有着一头银色长发的成熟女性的姿态。拥有着强大的魔力,并且放射着大山一般巨大的存在感。映照出的,是那样难以企及的形象。然后恍然间,贝萨鲁恢复自觉时,眼前变回了只有那名少女的样子。

『嚯嚯,还真是不得了的强欲之人啊』

『是啊,我就是很强欲的。我可是仅仅一次人生都完全不足以让我满足的极其强欲之人哦』

实际上夏缇娅获得第二人生,也可以说是在绝境之中转生而来才赚到的机会。虽然这的确是歪曲世界之理的事情,但就算夏缇娅当初以魔女的寿命寿终正寝,也依然还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吧。至少,在让自己探究魔道的愿望彻底满足之前,她可是完全不打算死去。

『……那么,我也该回去了。和你聊天还挺有趣的』

在那之后,稍微聊了几句之后夏缇娅察觉到快到日出时分,便打算赶在母亲起床之前回家去了。从坐垫上站起来,挥挥手向贝萨鲁告别,然后去了窗边。

『嗯,老朽也是很久没这样愉快的聊天了。如果可以的话,希望有朝一日还能再见呐』

贝萨鲁也笑着挥手道别,表示了自己的不舍之意。

『那么希望我们能首先活到那个时候呢』夏缇娅笑着这样回答。

本来,贤者也是因为钻研魔道到了极致,是极为长寿的。夏缇娅本就是孩子,当然离死亡还很遥远。如果有缘的话,将来应该能再见吧。夏缇娅想着,用浮游魔法飞出窗外,朝家飞去。

望着少女的背影,贝萨鲁缓缓关闭窗子轻轻自言自语。

『……真是不可思议的孩子啊。虽然看上去很是幼小,却仿佛又有着经年累月积累的风范与气质。』

虽然从一见面,对方就用着很稀奇的说话方式,但想想的话,贝萨鲁感觉那似乎就是对方原本的风格。并且再加上那待人接物与周身散发的气质,感觉就像比贝萨鲁还要年长,贝萨鲁确实地感觉到那名少女不是普通的少女。

贝萨鲁仔细思考着。今夜来到自己家中的少女究竟是什么人?难道是使用精灵,从魔力中诞生的什么生物吗?难道是精灵的孩子?又或者说同样身为贤者吗?无从得知这个问题的答案。但是,贝萨鲁知道,自己一定到死都不会忘记这个少女的事情。

『说起来,那个预言还有后续啊……大地被赤红所浸染,天空褪去蓝色之时,【七人的魔女】会再度集结…….是这么说的』

贝萨鲁低声地念出了,还没有任何人知晓,仅仅只有自己了解的预言。

在预言中提到世界会再度被卷入混沌的漩涡。但是实际上,在那后边,还有死去的魔女们集结这样恐怖的内容。考虑到如果人们知道这件事情,战争尚未开始,就会先天下大乱,所以贝萨鲁并没有将它公之于众。但是,如果本应死去的魔女们复苏了呢?通过复活的仪式?还是转生的魔法呢?如果使用了那样的魔法的话,如果魔女们已经在这个世界,以孩子的姿态转生延命了的话会怎样?贝萨鲁思考着。

『不会吧……』

不知何故,贝萨鲁脑海中再度浮现出先前夏缇娅的形象。及腰的银色美丽长发,雪一般的白色肌肤,似乎轻轻被风一吹就会飞到哪里去的小小身体,似乎能够看穿心灵的澄澈双瞳。那样的她的身上,却不知为何能够感觉到魔女的气息。但是,很快贝萨鲁就把这当成是错觉,轻轻叹了一口气之后,捋捋胡须。然后将剩下的茶水喝光,为了在天亮前小憩一会躺在床上睡下了。


虽然小庙并不会有人光顾,但人还是要有梦想,请打赏支持我哦 ,可以通过pixiv fanbox点这里,也可以通过评论联络告知您支付宝哦(笑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