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龙之旅01-空有想法的青年


银蓝色头发的少女啊,紫罗兰的双瞳难以琢磨
她是传说中的银龙啊,向她许愿,就能骑上她翱翔
实现你的愿望吧,去往那命运之地。
用你的命运让她沉醉,还是被骄傲的她甩下去?

———— 大陆的众多国度吟游诗人传唱的俏皮小调,神裁纪元1100年前后有所记载

在我来到繁荣的圣诺兰卡王国之后,大约过了一个月
这是一个好国家,大街上干净整洁,行人们的气色不错,表情也多很愉快。
商店物产丰富,八卦小报也很有趣。
餐馆的饮食也很可口,尤其是特色料理的酸辣风味叫人欲罢不能。

然而,明明是这样好的一个国家,我的钱包却日渐消瘦了。
之前损失掉的精致外套无法修补,早已经遗弃,这几个月身上套的都是简单的布衣和亚麻色的斗篷。用心打理的只有自己的头发了。
而每天的住店和饮食的选择,也从高档餐馆迅速下跌到了普通的小酒馆。
即便是银龙,也不免要过穷苦旅人的生活。

是的。在这城区的小酒馆里。
一身亚麻色斗篷包裹着身躯,蒙住大部分头部。
从中流淌着银灰色的头发。
衣服粗糙得像是久经风霜,阴影遮住的面庞散发出生人勿近的赶路者特有的拒绝。
但又像是在咖啡馆高雅的贵族一般,完全坦然,安然,毫不在意周围嘈杂喧哗,认真地看着手中一本小书一样的东西。
阴影下偶尔露出洁白好看的精致下巴,时不时端起酒杯,喝着下品的特色啤酒。
看上去奇异非常,格格不入,但转念一想,其实又格外地融入了周遭。
这样的奇怪的少女是谁?

便是我。银龙诺艾尔。
是旅行者,是骑士,也是魔法师。而更为主要的是,一条强大而万能,只是化作人形的银龙。
最近,对于精彩的命运最感兴趣。


「小姐。帮,帮帮我吧。」
不知不觉之间,一位潦倒的大叔……不,该说是青年吗,看上去也没那么老,但微鼓的肚子和不修边幅的样子,让人一眼看上去以为是不检点的中年大叔。这样一个男人坐到了我的对面,同一桌的另一只空着的椅子。
没有询问,没有得到我的允许。
看着我斗篷下的脸,直勾勾地。
即便如此不礼貌,我也并不打算惩戒他。毕竟我是温和的好龙。
即便是假扮的旅人,也同时是善良可爱又迷人的美少女。
好不修饰地使用自己的本来人形,还是近期才开始的。这样就更不能破坏形象。所以——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呢,先生。希望你好好说明白,但是不要把手伸过来抓我的手臂,也不要向我呼出难闻的空气」
「……啊,非常,非常抱歉。我没注意。是喝多了。啊……是这样的。小姐,是银龙对吗?我听过一个歌谣。银色的头发,紫罗兰的眼睦,扮作旅人。如果,如果你是那个歌谣中的……我一眼看出来了,你一定是的吧」
「从来没有人在我这种样子的时候一眼认出我呢……你真是长了个奇怪的脑子,会相信那种可疑的歌谣,而且还偏偏一眼就认出来……」
「既然如此,我的猜测就是准确的了?对吗!天啊。天啊。感谢老天!竟然,竟然真的是你。我想求求你帮帮我」
男人感动的几乎都要哭出来,让他本来就乱糟糟胡子拉碴的脸上更不像样了。
「哎……」
我叹了口气。这个男人真的知道我是谁吗?
他以为我能够帮他什么呢?
「我不知道为什么你觉得我应该帮你或者能够帮你……但是可以姑且一听」
「说来话长,能不能跟我到我的房间来呢?」
「抱歉……我不会和大叔你做那种事的呢」
「……什么,大叔,你说我是大叔吗?呜呜呜……」
……男人竟然不成器地哭了。
竟然吐槽的是这边吗。有点可怜。


银龙的少女不知道哪根筋搭错,在男人滑稽地哭的一塌糊涂之后,非常嫌麻烦地,跟他去了他的房间。
并不打算跟这样的男人有什么纠葛。但是那样子又实在太难看。
再加上他澄清了误解,说只是听听他的故事,于是银龙的少女就跟去了。
(哎,怎么会有我这样心善的龙呢?)

其实,只是对男人的故事比较好奇罢了。就算是最烂的,最无聊的人,也不能断言,他的故事就没有一听的价值。

男人喝了一大瓶白水,洗了把脸。
在我强烈要求下把自己拾掇得精神了一些,才坐下来对我讲出了他的故事。

【奥利姆=凯尔斯】

名为凯尔斯的青年,本是临近的某个大国的中下贵族。

儿时没有什么烦恼,以写文章和与人辩论思想,学术问题而作为自己的乐趣,在朋友间小有名气。也自认为有不少想法。

但是,青年的觉得自己才华在这个国家并没有发挥的空间。反倒是,凯尔斯认为,他所在的国家病了。

我没有去过那个国家,但是据他说,那个国家是一个没有希望的国家。

原本,那个国家在多年前有一位开明的国王,他促进了国家的改革,传统上一手遮天的历史悠久的贵族逐渐退出统治国家的舞台,仅仅作为守护社会传统和弘扬高贵品格的一环。开放而负责的官僚体系和引进外界魔法的进步也让国家日渐强大。

但是,从某个时刻起,这个国家就被守护国家的一头龙所控制了。

实际上很少有人知道国王,国家的守护巨龙和臣子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但人们能看出改革停滞了,官僚系统变得腐败,有一些贵族因为巴结御前大臣而权势通天,御前大臣又靠着讨好那只龙而权倾朝野。

大臣们阻止了人们觐见国王,而巨龙则不允许任何人毁谤国王,甚至于发明了可怕的魔法,凡是谋划着对国王不利的计划的人们,都会不声不响地消失掉。

但已经很久都没有见过国王。数十年,到了百岁的生日,一百二十岁的生日,人们都没有再见过国王。只知道国王是永恒的。

而青年凯尔斯确定的只有一件事,国家变的每况愈下。这样下去是没有希望的。在他的国家,无论什么事情都要以国王的意志,或者至少是国王的名义来推进。

人们虚伪而狡诈,没有人去做实事。

人们为了保存自己的地位,不惜践踏其他人的利益,甚至是生命和自由。

很多时候,只要曲解话语,诬陷对方反对国王就好。

青年很愤愤不平,但却无可奈何。于是他从家里要到了一笔巨款,去另一个大国的学院留学。也就是这里,圣诺兰卡。名义上是去修学魔法,将来成为魔法学的博士甚至在他乡成为著名的讲师。这样,他就不必继承家族的领土,成为一名无所事事的地主。

但他的心中也还有几层盘算。他真正想要的是在不会限制自己才华的地方生活。去写书,去演讲。或许可以帮到国内的人们,即使不能,光是过上理想的生活就很有价值。

「但是……一切都失败了。我完蛋了。」

「这里的生活,太棒了。太理想了。社会安然运行,官僚高效而务实。人们自由地发表着自己的观点。就连吃的喝得也是那么帮。圣诺兰卡,确实是具有悠久底蕴的大国。这里毫无疑问,真的是适合我生活的地方。我的目标几乎就要实现了。接下来,我要做的就是从学校毕业,然后在这里生活下去就好。」

「但是。我的人生从此也就完蛋了。我的意志力一向很差,到了这个地方,沉浸在理想的生活之中,渐渐地就迷失了自己的方向。我每天去剧院看戏,和朋友们玩乐,荒废了学业,等到感觉到自己变得越来越糟,为了逃避,就开始饮酒作乐,家里带来的积蓄倒是很多。我就算什么也不做,每天玩乐也足以撑十年。直到现在。我快要离开学院了,却什么也没带走,因为我什么也没有学到。但我现在,既然我没有按照计划成为魔法系的必须为自己在家族中的责任做一个交代。我只能回去继承家业。」

「原来如此……但我觉得,你的生活比起很多人来说,并没有什么特别值得痛苦的呢」

「的确。你说的一点都没错……但是,你知道,这样的绝望吗。带着自己本能改变很多事情都悔恨,回到自己所痛恨的悲惨日常之中。我一手毁了自己所向往的生活。因为没能成为魔法系的博士和讲师,我无法推卸自己的责任。那个无聊的负担。我也没有学到任何东西,交到任何有价值的朋友……曾经我想,即使是回去,如果我能够召集一些志同道合的人……如果能够用魔法做些什么,与那只邪龙做斗争,如果……」

「但没有如果,你只是什么都没做而已。一开始,你就没有认清自己只是一个毫无意志的渣滓的本质。靠着家族的财富才过上了自己理想的生活,是这样吧……我得说,这真的是非常的悲惨,但是,确实有这样的人,而且还不少。你只是恰好生在贵族之家,所以才有这样的空闲去伤感,去酒馆喝酒而已……如果是一般人,他们已经饿死在街上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说的,太对了。就是这样……就是这样……我的本质。我自己毁了自己的一切。但即便是悲伤,也不过是为了这些自作自受的无谓的事情而已。多么的无价值,多么的不值一提,不值得可怜啊。我的人生……就是这样无聊的东西。我走不出这个怪圈,我每天都动弹不得。你看……我已经成了这个不像样的身形。就连搬些东西都会疲惫,更别提举剑。每当举起魔法书,我就会走神到其他的地方,我动弹不得。我困住了。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如果……如果啊,你能做到什么非凡的事情。比如说,回溯到过去的时间」

「不要搞笑了……怎么可能做的到」

「……也是呢。那么,至少能够告诉我一条出路也好……你说,我该怎么办?」

「你的事,我大概明白了。但是,有一件事我没有说清楚,可能对你造成了误解。」

「……」

「我是银龙,名叫诺艾尔。以自己的喜好生活。而不是一个许愿机和万事屋。想让我帮助你,首先必须要你自身的命运引起我的兴趣才可以。引起了我的兴趣,我们才有可能达成交易或者契约。魔法也好,战争也好,还是想要我的建议也好。但是,首先……从你身上,我就没有闻到什么特别的气息。命运的力量?不存在。足以促成转机的意志?也没有。如果要说什么的话……就只能感觉到一件事——」

「是什么呢」

「那就是,无。什么都没有。」

男人似乎并不非常意外,但依然委顿下去。不声不响。

「……所以说呢。你啊。等到有了什么,再来和我契约吧。至于现在,我只能做我该做的事情」

「你难道可以做什么?」

「收取我的咨询费。」

「……是,是这样啊……要多少钱。我给你就是」

男人的眼中已经没有光彩了。就让他在这房间里躺着,或许他会一直这样躺下去,一个月,两个月,甚至五年,十年,或许他很快就会变成一具行尸走肉吧。诺艾尔想

「知道吗……你突然让我感到很怀念。因为你这异乎常人的颓废。我甚至想起来了很久很久以前,几千,不,或许是几万年前,谁知道呢……曾经一个我熟悉的人。」

「所以,我给你个优惠」

少女摘下斗篷,男人这才看到不可思议的美丽少女的全貌。那银色翻着微微冰蓝色泽的头发,简直是不属于人间的美丽。清丽脱俗的容颜,是自己活一辈子也没见过的。

少女的紫罗兰色眼瞳逐渐地靠近男人,像是要把男人的整个世界都吸了进去。就连少女的脸几乎要贴到男人的脸上,幽幽的香气扑鼻,男人都恍若不觉,因为大脑已经震撼地失去了言语。

「和这样的我,不签订一个契约吗?想要我做什么,都是可以的……但前提是,你要成长到我所抱有兴趣的程度……」

「别了,除了钱和梦想一无所有的男人。我今天就收取你的钱吧。」

然后男人就失去了意识。


神秘的银发少女,自承是银龙的诺艾尔就这样消失了。

但男人发现,一同消失的还有自己带来圣诺兰卡的全部积蓄。恍然大悟少女所说的收取费用是什么意思的男人哭笑不得。但更严重的问题是,自己别说回国,就连每天吃饭住店的钱都没有了。

不得不为了生存挣扎的他忘记了自己是名贵族干起了下贱的打工。然后,逐渐地也锻炼掉了自己的啤酒肚,逐渐找回了正常人的生活。

没有想到,自认为无法脱出绝望的循环的人生,就这样简单地回到了正轨。虽然也付出了痛苦的努力,但绝不是什么不可逾越的障碍。

不久后,意外地在人生路上重整旗鼓的男人带着自己的梦想回到了故国继承了伯爵的位置。在这个国家贵族虽然已无权势,男人却立志想要做到些什么。

等到他和银龙意外地重逢时,他想起来了银龙所承诺兑现的事情。

而那些就是很长很长的后话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