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德的白姬和恶德的魔王~致人类的灭亡~ 0-3

https://novel18.syosetu.com/n7465ez/1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翻译这个,就是随手抓一个翻翻看。

==

原作者:初次见面。忽然想写H的故事的这种时候是有的吧。因为是想大脑放空去写的东西,所以也请大脑空空地去读。基本上大多数的故事里都包含h要素。可以的话请大脑空空地作为配菜来享用就荣幸之至了。

序章

统治世界大陆东边的人类的国家,有着自古的传承。
甜美的蜂蜜般颜色的秀发,通透如天空之色的双瞳,据说这接受神祝福持有【祝福(gift)】的神子诞生的时候,同时也会诞生持有可怕的魔物之【诅咒(curse)】的忌子。
有着无色的白发和可怖的血色之瞳的忌子散布着背德召唤着恶德。这个孩子可以说是联系着魔物的恶魔,是应该由作为神子的勇者而打倒的存在,其他任何方法了来打倒他的话只能留下无法净化的瘴气造成招来严重的灾难。
王家生出的双子姐妹,正因此由传承所决定,诞生的瞬间就走上了完全相反的人生道路。
一人是美丽的,有着甜美的蜂蜜般颜色的秀发,通透如天空之色的双瞳的圣洁的神子。
一人是丑陋的有着无色的白发和可怖的血色之瞳的令人忌惮忌子
魔人的世界征服,正是忌子被被送入他们的城中之时开始的。

==

地雷?才不会有呢(迫真)

目前的人名表

奥尼基斯・L・卡拉特

忌子:

神子:

1 魔王大人似乎很困惑

魔人之王、奥尼基斯・L・卡拉特很困惑。

虽然说被称为魔王,但却并不是人类那边言之凿凿的可怕的异常者,也不是无意义地胡乱屠戮的狂帝。虽然说是统御全部魔人,如同王又如同父亲一般的存在,但他也不过是一位为政者,并非全能的神。

他在人类的国家赠送的一个『东西』前,现在非常非常的困惑。

『公主哟』

『是。魔王大人。』

为王不可不稳重,就这样保持着无表情,他看完了目录。眼前仅有一个人类。是被奢华的礼服和灿烂的装饰品装点全身的小小女士。她把自己称为『贡・品』。在目录上,对于她的记录也是非常正式的『赠・送・品』这样字样,说是友好的证明。虽然说,血脉确实是王家的,对于王族间的交流的话是毫无问题的人才,但。

『事前告知的话,就能做出像样的欢迎了啊』

『嗯。对我的处置与其他的东西一样标准也毫无问题。」

「…………尽快给你准备房间和食物」

鲜艳的绯红之瞳无感情的向上看着他。这对魔人来说倒是不鲜见的颜色,但对于人类来说又是怎样?对于她不像是玩笑的话,他眉间紧锁,对身后站立的参谋送出一个眼色。并不打算掩饰的那个男子干练地致以一礼之后就离开了房间。

「谢谢」

作为贡品的少女听到那话后表情就变了。可不只是一点点的波动。而是不可思议的,非常高兴一般,非常惊讶一般的……仿佛是看到了成为了大人之后还把玩偶当作生物一起生活的人,那样的表情。

和货品一样被塞进马车送到魔王居住的城市来的白发的少女,几乎是完美的完成了从所谓『贡品』收纳的手续开始的一系列食物,然后用出色的姿态觐见了魔王。虽然以人类习俗看似乎还不算是成人的岁数,但举止修养已经算是接近于完善了。

除了,那个将自己认知为『贡品』的感性之外。

「那么,公主哟。你究竟是为何来我的城市的。」

『是。我是为了侍奉大人的道具,对人类来说是孕育灾厄的忌子。我的身上寄宿着【诅咒】。虽然是被忌惮之身,但我发誓会完成自己全部的存在意义』

还不到20岁的少女。淡淡地回答着提问。在接待室的沙发上浅浅的靠上腰身,仪态优雅地将手置于膝盖上流利地对答。对于给她送上的红茶,余光甚至都不看一眼。仿佛是人偶一般的端正,魔王奥尼基斯深深地陷入沉思一般。

『我说个假设。公主哟』

『是』

奥尼基斯在安静的氛围中,继续提问。以自己的长久的年岁中积累的见识作为钥匙,试图得出眼前少女在此处的理由。

『我如果将你送回去,你会怎样』

少女的脸颊轻微地抽搐,嘴唇抿成一线。即便如此,她的脸上也看不到同龄少女应有的感情。

『是。我是为大人派上用场才得此生。魔王大人如果不需要我。我便没有任何价值。勇者大人会将我处理掉吧。』

少女并未慌阵脚。白发。红眼。陶器一般的细嫩肌肤。既是聪慧的,也是美丽的女子。奥尼基斯这样想。但是,仅仅是,她迄今为止所积累的东西之中,有什么是致命地歪曲着,诅咒着她。

『这样啊。』

重新调整一下坐姿,魔王决定了绝不将这个少女返还。通过【心灵共享】而被学者们传达的关于人类的传统中可以得知,这个对于人类来说不得了身份的小小少女如果被送还,会变成不得了的事态。

『那勇者又是什么』

『是。勇者被尊为人类的救主。那个人是从神那里得到【祝福】,拯救人类的高贵的神子大人。』

……并且,也是唯一可以祛除魔力,把忌子,甚至于魔王的邪恶所净化的存在。虽然这都是人类那边的童话就是。

就是按自己的方便用崇拜洗脑的一套东西吧。魔王对于少女流利地述说着的勇者的事情不加点评地暗自补充着,并审视着那双红瞳。如镜子一般反射着房间的灯火的那双眼睛,确实很美丽。

『这样啊。』

这个女孩子什么都不知道,并且以这样不知情的状态就被预定了死亡吧。全部都是以人类一方的理想而言。

看着这还残留着一些天真无邪的少女的面容,奥尼基斯思考着。刚才提供了必须情报的爱显摆的学者们沉默着,似乎有些不对头。平时都是自顾自地就在心灵共享之中喋喋不休的干部们少有地安静。但是他并不打算显示出退意。还是一副很为难的表情,他就这样观察着眼前白色的少女。少女啥也不说就这样回视魔王。仿佛等待着命令一般。也或许她就是一直被教导成这样的。

沉默流逝着。

接待室沉重的门扉被叩响。刚才出去的参谋仿佛影子一样进了屋子。魔王看见他,用沉默催促着他的报告。

『失礼了。房间准备好了』

『恩,由你引路了。公主,这边走』

『是』

奥尼基斯站起来时,少女也跟从了。缀着宝石的发饰摇动着。看着那非常精致好看的物件,他耸了耸眉毛忍住不发出啧啧之声。

为白色少女准备的房间小而简朴。床和桌子各一。仅仅放置了小小的柜子。当然,家具品质都是上乘,但显然也并非为王族准备的房间那种级别。

『就是这里了。非常抱歉,能够用的房间现在就只有这间……』

引路人致歉到。少女微微地歪头,仿佛是对于过度礼貌的对待感到困惑。对于对方关于生活的全部交代接受之后,就如同人偶一般全盘接受然后静静地站立着。像是美丽的陶人偶。纯白的肌肤和头发优美地映照着真红之瞳。华美的服饰和头发的装饰反而是累赘吧,奥尼基斯这样想着。

首先就让她现在这里住下了。魔人方的人们则不得不思考今后该如何对应。奥尼基斯完全是把她当作人类的客人而对待了。少女对此仿佛不可思议一般,似乎只显示出些微的喜悦,就这样接受了。

『对不起啊。公主哟。最迟明天也会给你准备正式的房间。』

『是。十分感谢。给予我这样过度的待遇,唔?』

对于静静地低下头,致礼,贬低着己身的少女,魔王无法忍受。人类是如何看她他一点都想不知道。至少对于他来说,这少女是有着人偶与塑像般美丽的形态和坚强的意志的高洁之人。对于如同自然而然之事一般无表情地接受着扭曲的常识的她,他啧着舌伸出手去。

即便被粗暴的握住下巴拽到他的身边,少女也静静地承受着。红色的瞳孔,仿佛等待着奥尼基斯的话语一般,安静地向上注视着魔王的黑瞳。

『你是人。自虐也要有个度。……让人甚是不愉快』

少女头一次无法立刻做出回答。虽然表情仅仅是微微地变了。为何眼前的男人会非常的不愉快呢,哪一句发言,让眼前被尊为主人的男人生气了呢,似乎还没能理解的样子。

『……是。啊,不,不是。我,』

她茫然地,但同时依然对魔王表示着恭顺地,发出了结巴的局促之声。虽然因为歪曲的常识想要抗议,但由于主人的意志优先未说出口就收回了嘴里。感受到从手上传来的力量加强,仿佛展示着主人的怒意一般,她闭上了嘴。少女纤细的面颊上,嶙峋的手指深深地陷入进去。

『在这里呆着。明白吗』

『是』

眯着眼俯视着少女的双眼,奥尼基斯命令道。少女顺从地回答道,然后他才从将抓住那美丽下巴的手收回。少女勉强踮起的脚这才落地。

少女静静地目送着,转身离去的魔王的身影。

==

【目录节选】

一,奴隶 之一

雌・年齢16・身高148・調教済み・诅咒〈血之污秽〉

备注;体质导致的拒绝反应・其他的恐怖症状皆无

:大脑放空写的东西,所以最好也是大脑空空地去读吧。全部都是因笔者的趣味而成立的东西。H部分下章开始。

==

2 魔人们似乎很愤怒

还没H来着

==

『怎么回事那个小姑娘!』

这是离白色少女所在房间很远的地方的会议室。

主要的干部们全员都聚集到了一起的这个地方。魔王放任自己的愤怒,挥拳叩在桌子上。本应预计到使用者的用途被造得很坚固的石桌却不稳地晃动着。

但是,这会议室里却没有在这愤怒之下畏缩人。反过来说其实他们也都习惯了魔王的发怒,也明白只要不是冲着自身来的就没有必要怕。

『那个叫忌子的像是人类那边的所谓的传承呢。明明看着那么可爱。虽然听说勇者诞生之类的,那个孩子的情报却没有获知。究竟是王家的血脉,大概是隐藏了什么呢』

一边参照资料饶舌的学者一边这样介绍道。烟熏的水色的双瞳快速的转动着,努力搜寻着既是王也是友人所要求的情报。

『嗯嗯,真是可爱的孩子啊。都想要让她当妹妹了』

『可以一起开茶会的话,就真太棒了呢。像人偶一样的孩子呢,一定很喜欢甜点心哦!』

七人之中的女性二人高兴地聊着。虽然反应各有不同,其他的各位干部,似乎也是比较中意那个少女的。

『为什么要把她送到我这里?如果说是什么忌子,出生的时候杀了不就好了?』

『既然勇者在的话,让那家伙杀了不就没问题了吗。往这里送是什么?是想要挑起战争吗?』

魔王的心腹,由他所创造的魔人之长们用轻快的口吻议论着。如果是在旁观看的话,就像是把只管沉默不言的奥尼基斯放置在了一边。奥尼基斯静静听着从很久的往昔就在一起的部下们的说话,思考着这位被独自一人扔到魔人的根据地的少女的事情

『怎样啊,奥尼基斯?结果要怎么做?对那个孩子?』

参谋问起时,他抬起了头。大家总的看法来说是偏向于对那个少女抱有好感的。或许,这也和她所持有的【诅咒】有关系。扫视全员一遍,魔王宣告了/

『我打算迎入那位公主。』

对于低沉而稳重的他的话音,刚才还喧闹不已的干部们都仅仅是静静地聆听着。

『那位公主被贬斥了。那位公主被侮辱了。认为那公主的处境能取悦我们,是对我们严重的侮辱。人类如果判断不需要她,则我们就自然有了占有那位公主的权利。那位公主有着成为我的宠姬的权利。我这位可爱的公主呵,何不由我等给予其应得的宠爱呢』

魔王笑了。

然后房间里的众人们也随之迎合。虽然他们既非异常者,也非无理性的怪物,但有着和人类不同的惯习长久地活过来的他们的价值观和人类自然也是迥异的。

『很不错呢,奥尼基斯。就让我们来好好地爱她~』

『赞成,赞成!让咱们好好地疼爱又疼爱她』

『对于残酷的对待我们的公主那些家伙施以惩戒如何』

『能直接见一面就好了呢』

魔王奥尼基斯和魔人之长们,决定了要宠爱不被人类所爱的少女。

『那么就开始吧~。为了可爱的公主』

就这样,他们迎入了人类的少女。就这样,他们决定了要去爱他们的宠姬。就这样,他们决定了对于残酷的对待可爱的公主的人类施以惩罚。

命令就这样迅速的向下属的魔人们传达了。在人类所不知道的场所,战争的准备开始了。

==

【魔王】奥尼基斯。L。卡拉特

暗之王

活了很久很久的魔人。身高大约人类标准180cm左右。即是抚育其他的魔人的父亲,也是被干部们称为【无敌的孤家寡人】。明明有着符合其名的实力,威严和智慧。但是总依仗那份实力全力地固执己见闹别扭所以性格很糟糕。

3 魔王大人似乎取了个名字♡

『公主哟,晚饭的准备好了……怎么回事』

天空正映照赤色晚霞的时候。魔王奥尼基斯和作为料理长的干部一人一起,再次方位和白色少女所在的房间。虽然在之前的对答中多少有了心理准备,看到房间里的样子,他还是无语了。

端正地坐在地板上的少女,正在房间的角落里朝他注视过来。

『为什么要坐地上』

『是。我是魔王大人的所有物,因此,被嘱咐过不要使用家具。』

红色的双瞳毫不动摇。看上去甚至有些异常。奥尼基斯大步走进,抓住她的腕子把她拽了起来。纤细的手腕被强力地拽起也没有让她的表情变化。只是乖巧地顺服着他的手。

『公主哟。你的名字是?』

『是。我并没有特定的名称。想怎么称呼我都好。我所记得的叫法包括肉——』

『啊啊,不必说了。……也是呢。那么,我就教你红玉(Ruby)吧。你就叫红玉了。被叫的时候就乖乖回答。』

『……是』

『那就好。这是你的晚饭,过来』

『是』

几乎是拥着少女,奥尼基斯走向房间里已经安置好的饭桌。干脆地把她按在桌台上,身后,像小孩子一样体格的料理长则跟在后边

『你好呀,红玉酱。我的名字是阿梅西斯特。想吃什么都跟我说哦,我会准备最棒的料理出来。』

这微微笑着的是一位娇小身材的女性。统御着常被称为妖精的种族的阿梅西斯特仿佛从心底十分愉悦一般,眯缝着紫瞳的美目悄悄窥探着红玉的妙容,然后开始奉上晚饭。不知是否专为符合红玉的饭量,稍微少了一些的一人份。

『是的。阿梅西斯特大人。感谢您。』

还是一如既往的淡淡低头的红玉,却保持着那样的姿势被抱了起来,然后被放在了坐在椅子上的奥尼基斯的膝上。就和人偶一样,她失去离去就这样不得不依偎在魔王的身上。啊拉,真可爱,即便被阿梅西斯特这样说着抚摸着头也毫无抗拒的样子。以从背后抱住少女的样子坐在椅子上的奥尼基斯,摸到那纯白的头发上的装饰感觉似乎有些碍事的样子,快速地抽下一根放在了桌子上。

『装扮和……香水也都弄了啊』

『是的。我在来到这里之前,就按照赏心悦目的样子打扮过了』

『一会去洗澡吧。还得给你做个健康诊断啊,如此的轻,又纤细』

大手在连衣裙上缓慢地摩挲,勾勒着红玉的身体。仿佛自言自语一样低声自语,那明明浮现出强硬的骨形的脸庞上却微微绷紧。另一只手则像是为了抚摸红玉的小手一样轻轻握住。而她也并未刻意挣开也没有用力握回去。

『非常抱歉』

『从今往后要好~好地喂你哦。都是为了我们可爱的红玉酱嘛。明天也会给你做点心的』

利落地将料理摆列开后,阿梅西斯特终于像是工作完成很满足似的抚摸着红玉的额头。轻轻挑起短而薄的裙子弯腰致礼。她似乎还并不只是就这样完成了自己工作的样子。最后,她端出咖啡,砂糖和牛奶之后,将呼唤用的铃铛放在桌子上,如同小孩子一般微笑了。

『如果有事的话任何时候都请叫我哦~』

『嗯,辛苦了』

奥尼基斯取来倒入了果实酒的小杯,一口气喝完。含住酒,脸颊微微地膨起。将他怀中小一头的红玉的臻首轻轻扭转。仿佛是让她回首转向自己一般,让她的面庞抬起时,吻住了她。当含住那薄薄的嘴唇时,并未有特别的抵抗,也未有惊讶的样子,唇齿便分开了。和甜美的酒精一起,舌头钻入小小的口腔内,任意妄为地舔舐。

『,嗯……呼chu……咕』

『啊拉,大胆』

从少女秀美的小小鼻子中泄露出轻微的声音的同时,红玉把嘴中被注入的酒全部饮了下去。液体顺着白皙而纤细的喉咙轻轻地流入身体。她微微地眯缝起眼睛,默默地打算将被给予的全部接受。从那被任性地戏弄的小嘴的一角,唾液混合着酒水垂下。在将嘴中的酒全部转移给少女之后很快,奥尼基斯的舌头肆意地品味少女的嘴腔,发出咕叽的水声。

料理长贼贼地微笑着,在一旁既不打算阻止,也不打算开口打扰他们。

『嗯唔……噗……哈……谢谢,非常感谢』

哈地长舒一口气,不知是酒精的效果,还是奥尼基斯的舌头的原因,仅仅是稍微地,红色的瞳孔荡漾着,向上迷蒙地望着奥尼基斯。

『那么,请慢用呢~』

摆一摆手,阿梅西斯特洒脱地走了出去。留下仅剩2人的房间正中,奥尼基斯淡淡地,以用餐的名义宠爱着膝上的少女。

『啊……嗯,嗯』

当下颚垂下的酒水都被灵巧地舔舐掉时,红玉的身躯一震。保持着这样被强吻的样子,努力地也伸展着小巧的香舌努力去试图迎合着对方。直到最后,将嘴角满溢的香津吸取,奥尼基斯才终于将自己的大手掌握之中的少女的俏脸解放。

呆然地就这样长着嘴,少女软软地依靠在奥尼基斯的身上。

『快速地教你一下正式的礼仪吧。来,下一项是这个。吃掉』

单手将红玉小小的嫩手包住,稍稍有些粗暴地,奥尼基斯用一手将前菜的碟子拽了过来。从公正的摆放好的食器间挑来一份火腿,稍微调节一下就送到红玉的嘴边。

『非常感谢』

对于不住地送到嘴边的料理,红玉就依照对方的意思,像雏鸟索食一般顺从地吃了下去。一丝嫌恶和抗拒的样子也没有。将为她而配制的整份餐食依次吃了下去。

在这之间,奥尼基斯的一手始终握着少女的手。轻柔地触着指甲,柔和地紧握,仿佛要将手指每一根都感受一般抚摸着。被精心打理地非常秀美的指甲被好奇而怜爱地玩弄。如同按摩一样,在掌中摸索。当手臂也被轻柔的感触抚摸而上的时候,红玉的身躯努力地伸展开来。

『啊……』

『滋味不错吗』

『是的……十分美味……非常,非常的美味的说』

『这样啊。如果吃饱了就说一声哦』

『是……啊呜……恩,嗯嗯,』

当手和手紧紧地交缠,阵阵用力地相握。仅仅是稍稍,仅仅是一丝丝,红玉的手中似乎也注入了一丝力气,去回握那包拢自己的大手了。他也察觉到到了红玉的动作,嘴角微微地上扬,冷不防将自己的唇印上了她白色的指甲。红玉身子似乎微微惊讶地一顿,双眼中含着微微的热意朦胧地凝视着奥尼基斯。仅因这样的变化,她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溃败,仿佛像是无处可去一般像一旁撇开了自己的眼神。

『……主人sama』

微微地垂下眉眼,仿佛像是不知该将意识集中在何处才好,红玉战战兢兢地对奥尼基斯开口了。将递出的料理放入口中,仿佛是努力地感受其中的滋味一般认真地咀嚼着。

『怎么了。有什么不好吃的吗』

『不是的……我,应该好好地,侍奉,大人。可以做到的,所以,请让我来』

『现在这样就好。来嘛,这莲子可是城中种植的。非常美味哦。』

『啊,好的……恩,好好吃。主人sama』

在碗中盛满了被精心剥好的果子。奥尼基斯一个一个地送到唇边喂她吃下。轻巧地含住,然后仔细地调动小嘴的皓齿认真地咬开吃下。

『这样吗。我的名字可是奥尼基斯。你就叫我的名字便可。叫我吧,奥尼基斯』

『是。奥尼基斯大人』

『恩,好孩子。从今往后你就如此唤我,我可爱的公主』

仿佛是忌惮着将这过于娇小而易碎的身体弄伤一样,奥尼基斯怀抱红玉,像表扬幼猫一样抚摸着少女。身体微微震颤着像是要缩成一团似的,红玉在男人的怀中浮在空中的双腿也向上蜷起。

『咖啡来了。你按自己的喜好加紧牛奶和砂糖就好。』

菜单的最后准备的是满满地盛好咖啡的杯子和砂糖罐,将牛奶杯也放在旁边之后,奥尼基斯还是头一次开始催促红玉自己来调制自己的饮料试试看。好的,这样回答了主人的命令之后,顺从地,红玉首先窥探着主人的表情然后慢慢地将杯子握起凑近自己的嘴边。大概很苦吧。于是分别加入进砂糖和牛奶。

『可爱的公主哟。从今往后就吃这些美味的食物吃个够吧』

依然如同刚才一样,一手紧紧地握着少女的手,奥尼基斯另一手认真开始解开红玉的发辫。被华丽地盘结的白色秀发,意外地当落入手中时却显得有些明艳。将几个扎入发中的发髻取出,依次摆放在桌子上。少女的头发很长。被解开的头发柔顺而优美地垂落下来。

『奥尼基斯大人。我……还是头一次被给予如此美味的食物』

『这样啊。喜欢就尽量吃便是』

『被这样温柔地对待也是,头一次』

『这样啊。会好好地宠爱你的。你就任性地提出这样那样的要求便是。』

终于解开全部的头发之后,奥尼基斯仔细地以手为梳,梳理着少女的白发。让那些习惯了被盘结的秀发,逐渐逐渐地恢复成为一条顺滑流淌的银河。

『我是,明明是被诅咒的道具』

『不,你是人类。红玉。是我所爱的公主。虽然不知你迄今为止遭遇了怎样的事情,我们都将爱你』

静静地,宠爱着坐在膝盖上的小小少女,奥尼基斯梳着头发,手指与手指交缠着,再次忽地以唇与少女的唇相触。

『不,不是。不是的,我,因为,我是』

少女似乎难以接受被扭曲的常识之外的事情。勉强地摇着头,就像是抓着救命的稻草一般,紧紧地回握回去,回握住那一直都温柔地牵着他的大手。

『即便无法立刻认同也无妨。我可爱的公主啊。令人怜爱的我的公主啊。你只需要按照你内心希望的样子活着就好。』

虽然,红玉似乎并没有很好地理解奥尼基斯的话语,但也无法拒绝他大大的手。被这样舒缓地爱所融化,仿佛人偶一样白皙的脸颊,也被晕红所悄悄浸染。然后不时地,因为被对方的唇所轻轻勾画品味的脖颈,以及那被那手所触及的敏感的乳房,而开始漏出甜美的突袭。虽然稍稍地低一些,但她仍然仿佛像是要融化在奥尼基斯的体温之中,微微抬头,真红之瞳注视着虚空。

放入了大量的牛奶与砂糖而变成白色的咖啡还残留着少许,虽然有些变凉,但短时间内依然是有着余味的。

『啊……奥尼基斯大人……』

『呼呼。是好孩子呢,红玉』

就像是仅仅再抚弄着胸前的衣料一般有意无意地,少女的胸部被揉弄着,红玉微微地,表达着似是而非的拒绝,摇动着臻首。面对着多少变得恍惚而荡漾,又不自觉向上看过来的少女的双瞳,奥尼基斯无言地将嘴覆了上去。纤薄而柔软的唇,chu 地吸吮然后立刻释放。仿佛令人不安地低声互相呼唤着对方的名字,在轻声地絮语的间隙之间,他那短暂却又动人心魄的仅仅由触碰所构成的吻之攻势之下,纯白的少女融化在持久的爱意之中。

洗浴已经准备好,这样的敲门声响起之时,奥尼基斯依然在温柔地持续着和少女的亲密接触。在不知呼唤主人的名字多少次的同时,红玉已经静静地全然接受了那份爱抚。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