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淫纹章 灰之女神 零章 悲伤的缘起

零章 悲伤的缘起 (上)

♫ ♫ ♫

時の、よすがにーー(乘时间之缘)

灯る炎ーー(由火炎点亮)

….

河面に(在河面上)

たゆたうーー記憶の欠片……(记忆的碎片飘荡)

♫ ♫ ♫

……

浅绿秀发的少女阶上仰望星空

夏夜的风轻轻吹拂,长长的发丝掠过丝质白袍的下摆。

少女平静而悠然。纤纤玉指抚摸着怀中的小猫,像是眯着眼睛,安抚着自己的孩子一般。

悠远的歌声随着晚风流向远方。

不知是承袭自何处的摇篮曲。那不似人类所使用的词汇与腔调,却具有着让一切生灵都香甜安睡的慈祥气息。

而它却从年轻而出尘的少女的口中传出,那显然不是少女自己所创。

古早的歌谣,如历史的支流中取出的一捧水。

随着歌声的悠远……低沉,消失在了繁星构成天河之中。

月下少女闪烁着萤光的双眼,望着遥远的天空中的星辰,嘴里吐出思念的喃喃自语

『母亲大人……你在哪里呢?——』

——

此地被称为『圣加尔古』。芙朵拉大陆的中部,一片起伏山脉末端的小小神庙。对于多数的人类来说,这里不过大陆中部崎岖丘陵峡谷之中的一处荒芜而闲静的所在。但对于『赛罗斯』们来说,这是一切的因缘际会之地。

那是母亲——苏谛斯长眠的墓。

也是少女的家,少女一生的职责与义务之处。

少女名为洛娅。

少女是守墓人。

最初,女神苏谛斯降临芙朵拉,为万物生灵创造了美好的家园。

她以自己的血授予自己捏出的泥偶,创造了孩子们。

她教授人类众种族知识,帮助他们种植作物,建立房屋与国家。

人类繁荣昌盛,但是,人类却忘记了女神的教诲,互相战争。

直到最后,甚至向女神掀起反旗。

女神惩戒了人类,然后在用尽自己的力量将被人类化为焦土的大陆恢复。

然后陷入永恒的长眠——就在此处,圣加尔古。

『怎么啦,叶子。醒来了吗』

少女怀中小猫从她的身上跳下来。

而名为洛娅的少女也缓缓地站起身来。

绿发白衣的少女身形高挑而苗条,她缓缓捧起地上的银杖站起身来,在宁静的夜晚,持银杖的少女周身笼罩的淡淡的光芒,或许会让人们将她当作这座庙降临的神使也说不定。

而事实上,作为长生女神眷属,他们确实常被当作女神的化身。

『赛罗斯』——在最初女神与孩子们之间使用的古语中,这个词代表了『母亲大人的孩子们』之意。那是一个令人怀念的词语。女神用泥土与自己的血做成的眷属们是女神仅有的亲人,在女神与人类的悲伤战争中,『赛罗斯』象征着女神的剑与盾。

但如今,这个词已经很少被提起了。女神为拯救大陆付出了生命之后,所剩不多的眷属们也隐居到了远方的扎那德山谷。

母亲亲自创造,被结界覆盖的墓室坐落于此,沉眠这在无人知晓的秘境或许便是她为自己决定的最终归宿。

慈悲而悲伤的母亲大人,将自己的命运奉献给了这片大陆的未来。

而洛娅,便是最后的见证者。

『小叶子,我们该去巡视啦。』

远处,小猫在草丛中玩耍,恍若不闻。少女只好苦笑一声。

于是,洛娅只好独自一人出发。

在夏夜中行走的少女手持银杖,脚步轻盈。

与之为伴的只有蝉鸣,萤火虫,与微风习习。

多年来,这样的散步已经重复了千遍万遍。这里只有自己一人,因为如今已经没有母亲大人的眷属愿意呆在这里了。

因为圣墓是安全而坚固的。也是充满回忆与悲伤之地。

但洛娅不同,她是女神的孩子们中最年轻的一人。

作为倒数第二名被女神创造出的洛娅,可以摆姐姐架子的,就只有一位比她还晚出生的妹妹蕾雅而已。

最小的姐妹两人最爱母亲,也最依赖母亲,但悲伤的是,她们和母亲相处的时间也是最少的。

因此当母亲沉睡之后,洛娅决定陪着母亲。即使是在地下,或许她也有寂寞的时候,也需要能够说话的人吧?

曾经,母亲大人给予她们姐妹的三件礼物,她拿起其中的剑与盾,为了保护母亲,洛娅成为一族中最强大的一名战士。而将杖留给了怯懦的妹妹蕾娅。

而现在,她放下了已经在母亲创造的永世和平中失去了意义的剑与盾,复而拿起了银色的仪式之杖。

母亲曾说,它的铭文象征着『爱与付出』。而现在,洛娅要用她的爱守护母亲大人之墓,直到永远。

今天的空气中似乎有着奇怪的味道。洛娅想着。

精通白魔法的洛娅对于生命和大地的气息十分敏感。

圣加尔古的周边是树林与草地。平时几乎没有人的行迹。更不要说有什么人会惊扰圣墓。

然而,洛娅开始了例行的晚间巡视之后,就开始觉得有些莫名的躁动。

原因却摸不着头脑。

坐落在山坡上的圣加尔古神庙是很小的建筑物。而作为其真正想要掩盖的本体,庞大的女神圣墓的主体在地表之下。名为加尔古高地的地表之下,其实是女神的神力构造出的复杂而庞大的石宫。

母亲的遗体和遗物都完好地被保存在这里。自从母亲沉眠以来的百年间都没有受到任何人的惊扰。

圣墓周围笼罩着多重结界,除了防护结界在高空曾保护圣墓不受过去人类的反叛军武器攻击,内侧也有着驱赶人类与野兽的认知结界。一般来说,普通的人类和猛兽在侵扰圣墓与神庙之前,就会受到轻微无害的暗示而自然而然的走开。

那么,为什么空气中莫名的波动与血腥和气味会越来越明显呢?

洛娅的心中涌起一丝不安。圣墓被侵入是绝对不可接受的。如果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恐怕自己首先主要做的就是施展法术侦测侵入墓中的敌人,并且开启墓门亲自驱赶对方。但,没有强大的魔导师和军队攻击,圣墓的防护是不会被破坏的。毫无疑问,眼下并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情。

因此,比起施展魔法惊扰圣墓中沉眠的母亲,洛娅还是压下不安,逐渐围绕着在圣墓的外围奔跑起来。试图寻找气味的源头。

飘散着绿色长发的少女如林中精灵一般轻逸,她很快就到达了自己寻找的地方——在那里,一个高坡之下,一名穿着斗篷的旅人打扮男子正痛苦地呻吟着。

洛娅急忙赶到男子身边,这名旅人痛苦地捂着腿

『啊……啊……太好了,总算有人来帮忙了。你,你是女神的使者吗?』

『你怎么样了?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

『狩猎的时候路过这里,因为太暗不小心摔伤了……我的骨头断了,已经站不起来了』

『原来如此……不要担心,我来帮你』

『啊……太好了,可以带我去我树林中的营帐吗?……那里有我带来的药品和食物』

……

洛娅微微一顿,虽然旁边就是神庙,有着可以供人歇脚的地方。但既然旅人这样说,或许听他的比较好。

少女搀扶着男人走向树林。

夜晚的微光下,受伤的男人的面色十分苍白。

『谢谢你……』男人的手绕过洛娅的肩,让自己的双腿无法支撑的全身重量交由少女承担,即便如此,少女动作却举重若轻。『在这样地方有着这样的神庙,还有着你这样神奇的人……小姐一定是女神的使者吧……哈……我可真是太幸运了』

男人喘着粗气,不知是否是因为受伤和运动导致的疼痛。

『作为女神大人的牧师,救助弱者是理所当然的……受伤时不要费尽说话了』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啊。哈哈,哈哈哈哈……原本,我还想老大一定饶了我的。我不可能这样简单的得手,都已经被摔伤抛弃在那个地方。太幸运了。如果你没有这样简单的上钩,让我这样简单的到你身边的话,我怎么能这样简单的得手啊!!!』

当洛娅看到男人手中的一道寒光之时,她后悔自己忘记了人类的邪恶。

【屠夫】涅梅希斯。

芙朵拉北方众多盗匪团中,最令人嫌恶的一个名字。

当涅梅希斯遇到任何机会的时候,他总如同野狗一般死死地紧咬不放。

当涅梅希斯遇到任何同行的时候,他的手段总是最为残忍和毒辣。

涅梅希斯的眼中,没有任何伙伴或规矩。只有畏惧他的仆从,和被他利用的工具。

这样一个任何体面的部族都会厌恶或畏惧的男人,却也有着强横无敌的身手和野兽般的感觉。

他走过了许许多多的地方,杀死了不计其数的敌人,也结下了不计其数的仇家。他的手下,逐渐聚集了不少和他臭味相投的人渣,暴徒与投机者。其中许多人被他用过就扔,也有一些足够机警,得以在他的手下成长为更加无可救药的恶棍。

而今天,这批团伙得到了最大,也是最奇特的订单。

发掘一个庞大而神奇的墓穴。据说,那是女神的墓穴,里面有着不计其数宝物,和无与伦比的力量。

由庞大而狰狞的肌肉构成的虎背壮汉面带伤疤。身背不祥的黑色斧和剑

他便是涅梅希斯。沿着错综复杂的地下通路,涅梅希斯和手下的十余个同样全副武装的男人跟随着幽魂一般的光芒的指示迅速前行着。

自从某个神秘的人物帮助进入这个坟墓的办法,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

涅梅希斯和他的手下全都震撼与这底下迷宫的宽广与庄严。

路旁四处是散落的精致武器与珠宝。还有许多不明所以的大型雕像。无一不是鬼斧神工。

然而,他们并不敢在半路做任何的耽搁。

『就快要到最里了。所有人,有犯蠢的,直接处理掉。』涅梅希斯低沉的声音回荡在石壁之间,显得极其诡异。

神秘人告诉他们,在到达目的地之前绝不可在路上被任何东西吸引,务必跟随幽火的指引。

而违反这一点的人,被突然复活的战士雕像挥动大锤砸成了肉酱。

剩下的人都很聪明,知道无论他们走进了什么样的险地,如今只有一路走到底。

『老,老大……那个。』

『为什么发出那种愚蠢的声音。布雷达德。』涅梅希斯不悦地问道。说话的是跟随他一段时间的副将,被称为不祥骑士的布雷达德。

『我们身上的法印似乎减弱了』

一直以来笼罩在一行人身上的微光闪烁,渐要消失。

虽然不明原理,似乎是神秘人给他们施加的减轻存在感的咒术。然而,看样子在旅途的最后他们只能靠自己了。

『切……拔出武器。杀过去。』

随着咒术消失,在临近终点的石室中,化为卫士的远古石像手持武器逼近过来,而涅梅希斯咧嘴凶狠地笑了起来。

暗处,一名黑衣人观察他们片刻之后,消失了身影。

绿色的身影飞速地划过夜空。

洛娅又惊又怒。突然持匕首袭来的男人勉强擦破她的皮肤后被反应过来的少女打晕。

然而,这一切发生地过于突然和蹊跷,一时间,她没能想明白是为什么。

等到意识到问题出在哪里,羞惭和懊悔填满了洛娅的身心。

等到她来到自己怀疑的地方——某段高崖下的石门,她内心最不祥的预感被证实了。

圣墓的入口只有两个,一个是高地上的神庙,另一个是高崖下隐藏的石门。

周围都是平缓的地势,为什么男人唯独在高崖边摔伤。为什么结界没有将男人驱赶离开。这些本来就很可疑。而自己,为什么最开始没有去检查石门呢?

封印已经被破开,无论是哪里来的魔导师搞的鬼,毫无疑问,自己中了调虎离山之计,男人的同伙已经进入了圣墓。

邪恶而污秽的人类。他们怎么敢!

践踏了母亲的一切努力之后,依然没有任何的悔改。

自己早该知道,无论到了哪个时代,人类都无法摆脱掉邪恶的原罪。

即使在母亲长眠的现在,也要为了自己的贪欲去打搅她的安宁。

绝对——

绝对——

绝对——

绝对——

绝对不可以原谅!!!!!!!!

如同火山爆发般的能量在少女的内心泛起巨大的波澜。强忍着爆发和破坏的冲动,洛娅如利箭般冲如墓室。

即便是刚刚被仿佛有千斤重的石人砍到上臂,怪物般强壮的涅梅希斯也仅仅只是咧嘴一笑。

雕像与刀剑的碎片和五脏六腑散落一地,血腥与臭味充斥着在场每个人的鼻腔,墙壁上四处是法术爆炸的焦黑和刀剑砍出的印痕,这一片狼藉显示着刚才战斗的残酷。

但胜利的一方却是人类。十余人中,死去了一半,但涅梅希斯手下身经百战的几个心腹和他自己都挺了过来。

走过这个石室,下一间便是计划中的最终目的地,放着女神遗骨与最强大武器的所在了。

黑色的欲望翻腾着,涅梅希斯随手扔掉战斗中几乎彻底砍坏的黑剑,握紧自己仅剩的战斧向前走去。

然后,异变陡生。

『当!』

用几乎不可能的动作,涅梅希斯扭转腰身全力接下了身后袭来的攻击,然而这一切并没有结束,银色的微光在空中连续不断地闪烁,凭着野兽一般的直觉,涅梅希斯用一生最强的反应速度狂乱地招架着,几乎撕裂肌肉的过度使用让他在转瞬间口中泛起血腥

『该,该死,给我上啊!』

低吼着的涅梅希斯催促着身边的手下一拥而上,然而袭来的不速之客见状也停止了未能成功的突袭站定在众人的正中。

『女神的守墓者洛娅,不管你们是谁,决不允许亵渎女神大人的沉睡之地……』

涅梅希斯这才看清楚眼前是一名仅仅只比自己微微低一头,身材高挑而匀称的白衣绿发少女。然而,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威势和如同喋血般咬牙切齿的宣言都显示出她此刻是何等的致命。

『你就是女神眷属吗……的确像传闻中一样美丽……有弄坏的价值』

『没有允许你说话,渣滓……你们的罪行已经无可饶恕,立刻化为碎片吧』

青白的光芒从少女的身上爆出,神圣的气息几乎让涅梅希斯传不过气,而本来在少女身后包抄偷袭的几人也被震飞开去,撞到墙上再无声息。

『啧……何等强大的白魔法』

涅梅希斯这时才体会到不妙,眼前盛怒的女孩不仅是高超的战士,还具有自己难以反制的强大白魔法。1对1的情况下,可谓是情形极度不妙,涅梅希斯大吼一声,爆出全身的力量强行突破魔法的压制冲向前去。

巨斧和银杖相交,女神眷属少女和涅梅希斯仅仅一身位的距离,她被怒容扭曲了的面容此刻在涅梅希斯定睛看来依然是纤细娇美到不似人类。邪笑一声涅梅希斯狂乱地挥起战斧,他迫不及待地要正面压倒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女,即使是女神眷属,只要是在正面的搏斗上,他涅梅希斯也没有惧怕之人。更何况是这样娇美的尤物,他几乎可以想象到,她会怎样的如同他手下的无数女战士败将一样,陷于无力的绝望中,然后扭曲着,窒息着,成为一团破碎的肉体。没有比那再快慰的事了。

然而。

『咔。』

巨斧在银杖的敲击下,变成了碎片。

『吼啊啊啊啊啊啊————』

不甘的涅梅希斯被一棍击飞。

如果,如果有把无敌的武器的话啊啊啊啊。

在撞击中晕眩之前,涅梅希斯狂乱地这样想道。

一把配的上自己的武器。

一把斩断所有兵器的兵器。

一把横行世间,挥洒毁灭的武器。

零 悲伤的缘起 (下)

『财富?想要我就可以得到』

『权力?只有通过力量和杀戮才能得到权力。』

『想要什么?如果你能给我什么,那就是武器……』

涅梅希斯阴沉地笑着。

面对眼前这位似乎无所不能的不祥者,涅梅希斯无畏地笑着。

『如果你真的能给我什么,那就给我最强的武器吧。告诉我,那里有没有配的上我的武器』

『一把能够屠灭一切的武器。』

……

当从晕眩中恢复意识,涅梅希斯发现自己并没有在失去意识期间被神之眷属杀死。

甚至也没有被限制行动。

倒不如说,情势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已经致命地逆转。

他向前望去,看到了绿发白衣的神眷少女。她依然站在原地,但表情却已经不再是片刻前的狂怒模样。

微微地颤抖着,完全难以置信地,少女颤抖着自己的身体,隐形的某物逐渐在她的胸前成形浮现,鲜血从少女的腹部涌出,将白衣染红。

被偷袭了。

『啊啊啊啊啊啊!!!!』

少女不甘地尖叫着旋转着身体,失去武器而又重创到底的涅梅希斯无法躲避,只觉得一阵猛烈的气流袭来,自己再次被掀飞到了远处。

而另一边,在被突袭重伤之后,惊怒的少女冲向石室的远处,涅梅希斯勉力支撑起身体追赶上去。

『……不错啊。雌兽,即使在这样的绝境下,你还能找到我的所在』

『……亵渎者,我就知道……你们还没有……灭绝,可恶的亵渎者,你们必将被碎尸万段,为了……母亲』

少女咬牙切齿的诅咒,却已经不似刚才那般威风,在空气中不断迸发的火光下,涅梅希斯勉强可以看清少女正在和一个黑衣的身影冲突。

即使装束不同,涅梅希斯也本能地察觉到那和神秘人便是同一人。『那时』和自己接洽的神秘人像是一名法师,若非如此,他也不可能为涅梅希斯解开墓穴的结界,那么他们这些只有一些二流术士,根本不精魔道的团伙一开始就不可能进入这样奇特的所在。

然而眼下这名和少女兵器相交的黑衣人的气息却是与那人相同,这样一名物法兼修的不可思议者,究竟是何来头。虽然涅梅希斯全无头绪,但他却也毫不在意这种事情。他只知道,这两名强大无匹者之前,很快就要出现一个牺牲者,而观赏何者的破灭,都将是件极为快慰的事情。

然而,强者的交锋间短时间内便可能出现巨大的变化,受伤失血的少女的动作逐渐变慢,即使战斗中无瑕咏唱,她的身上也光芒闪烁,似乎是在通过什么手段试图发动法术,然而,从黑衣男子的身上的某个装置上也传来奇异的蓝光。

少女无论如何也无法催动白魔法。

『……下贱的兽啊。你可知道我为这一刻准备了多久。你已经不可能发动任何法术了。遗民的智慧,终归要在你们身上讨回所有一切』

『唔,咕……』

少女的攻势逐渐放缓,不断在石室中与男子周旋的少女像是被无形的东西束缚住,即便她充满怨恨地盯着男子身上的奇异光芒,动作和神情却越来越苦闷困顿。无法释放攻击法术打开局面也无法治疗自身的神眷少女,眼看就要失败了,而她手中的银杖,也越来越像是一根用来支撑自己站立的拐杖。

『……无法原谅……不要觉得……这样就可以胜利了……绝对,无法原谅』

即使少女也意识到了自己的穷境,但她依然没有放弃。

而她的神情逐渐变化,像是接受了什么一样下定决心,一瞬间,就仿佛气质发生了变化。

然而,持剑的黑衣男子却好整以暇,像是看着什么可怜的东西一样坦然面对着少女。

『呵……想要兽化了吗?不愧是肮脏的雌兽。为了拖我们陪葬,即使是破坏整个墓室空间也无所谓吗。可惜,那是 不可能做到的。』

绿发少女一个踉跄,彻底跪倒在了地上。

『兽就要做一个兽,怪就怪你去伪装做善人。怎么样,方才没有疼痛就以为没有事吗?以为身为兽就可以免疫人类的毒药吗?然而,那是遗民为了克制你们兽类准备了百年的研究。你已经注定不可能有机会兽化了。雌兽,你就悲哀地保持着这人类的模样死去,然后成为我们复仇的道具吧。』

男人在最后也没有放弃警惕,用快到难以看清的动作抓起委顿少女的头颅,悬挂在空中,仿佛是青白色的电弧在少女的身上闪过。伴随着凄惨非人惨叫,少女的身体滑稽的抽动着,美好端庄的面庞不复智慧与娴静,突出的舌头只能用痴傻形容。

片刻过后,绿色的秀发浸着少女爆发般渗出身体的汗水,少女不再有一点方才的威势,仿佛她全部的力量都被抽空了。

男人的脸依然隐藏在阴影中,而被抓着头悬挂在半空的少女如同玩偶一般在男人的眼前被仔细端详。

『你这模样……恩……原来是当初那活跃在战场上著名的【赛罗斯的剑盾】吗。无双的容貌和修罗一样的杀戮,无论哪一样都让遗民世世代代铭记。』

随着嗤啦一声,男人果断的动作让洛娅的上衣瞬间破碎。

雕塑般标致的椒乳从裂口中羞耻的弹出,男人无表情的用手捏住神眷少女的乳头观察着少女,但洛娅仅仅是嘴角轻轻地抽动了一下。

『如此美好的似人之物,本质却是邪恶之兽化为的兵器。多么的讽刺啊。既然如此,那我便成全你们,这便是对你们最好的复仇,不是吗?』

在一旁,即使看不到那男子隐藏在的表情,涅梅希斯也能猜到,他的笑容一定很令少女『满意』。

『那么,我要的兵器在哪里?』涅梅希斯阴测测的问道。

男人料理了神眷少女之后,涅梅希斯把没用的下属只要是还活着的都挨个踹醒。然后跟随男人走进了圣墓。

在涅梅希斯看来,神秘男人的身上充满了谜团。他似乎准备周密,对坟墓的内部轻车熟路,但从一开始又颇为忌惮,否则也无需雇佣自己这些人来用作投石问路的炮灰了。

但涅梅希斯并不在乎这些细节。他只知道,无论需要踏过多少尸体,自己最终都可以杀到坟墓的最里侧,然后得到神秘男人允诺的武器。这就足够了。

但是,被欺骗,玩弄是不可接受的。如果没有达到他的预期,他甚至敢于和这男人翻脸,测试一下对方与自己的斤两。

涅梅希斯就是这样的男人。

神秘男人不做回答,他把破抹布般的少女按在墙上,然后奇异的光之法术就将她拘束在了墙壁上。腾出手来,男人走到最内侧的石质大厅正中,一道炫目的光线过后,正中的大型平台突然出现了异变。

原本像是石头一样的平台变得透明,下方泛着白色的微光,正中也浮现出了一个人影。

定睛一看,那赫然是一个沉睡着的娇小少女的身姿,一头绿发,全身穿着奇异的华服,无论如何,都像是极其特别的显赫之人。只是,她的面容一眼看去让涅梅希斯心神剧颤,那简直是不属于任何人类的神魔之姿,就连涅梅希斯这样的狂人也在转瞬间几乎失去意志,急忙挪开视线。

正想要猜测这少女是谁,神秘的男子突然爆发出了就连涅梅希斯也觉得可怖的大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神秘男子的笑声明明是如此的狂热,却又像是从地底的恶鬼发出的一般阴恻。

持续良久的邪笑之后,男人终于开口了

『知道她是谁吗?事到如今,便是告诉你也无妨。毕竟,你也算是我选中的邪星嘛。』

『……不光她是谁,还有你,是谁。』

『哈哈哈哈哈!!——好!没问题。我乃是遗民之导师,我的名字并不重要,因为只有【导师】之名才会代代相传。而这个看上去像是少女的东西是苏谛斯。千百年来,她被诳称为女神,实际,却是天外之兽,人类的毁灭者……』

『我们遗民一族不知道花了多少年月,经历了多少代人,才终于走到了这里,在你们这些堕落而失智的野蛮人在树林里过着与野兽无异的生活的时候,我们和兽之一族战斗了不知多少年月』

『……当初,我们是失败了。但我们同时也没有失败。因为我们终于又走到了这里,在这兽之神明的尸首前,唾弃她。然后,我们就要展开对它们的复仇。』

『是吗。有意思。然后告诉我,我的报酬呢?我的武器在哪里?』

『……呵,真是无可救药的野蛮人,和你多说一句都是浪费。』

男人鄙夷的啧舌。但却并不像是心情不好。反倒是兴致勃勃。

『不需要猴急。你的武器,就在这里,但是在我向你展示之前,你不想享受一下你的猎物吗?』

男人诡秘地笑着。

绿发的少女被从墙壁上摘了下来。

但现在她身后棕色的庞然巨兽,依然与方才那坚实的墙壁没有什么两样。

脱去了衣裳之后,因为失血与法术的拘束影响的洛娅的胴体几乎是一张苍白而冰凉的白纸。

即便如此,神所塑造的完美身体依然有着完美的曲线,无论是胸前美好的凸起,还是流线的腰腹臀腿,黄金的比例,几乎是涅梅希斯从未在自己掠夺的任何女子身上见过的神迹。

但无论是怎样的神迹,如今的少女都不过是件悲哀的物品。但更悲哀的是,在她彻底成为物品之前,甚至无法控制自己身体与意志。

涅梅希斯固定着少女,而少女的面前,自称遗民的导师的神秘男子正在染指女神的尸首。而洛娅,对此无能为力,她被限制无法喊叫和抵抗,可以做的事情,只有睁着眼睛,绝望地喘息。

涅梅希斯看不懂男人在眼前做什么,他看到的只有什么保护一样的机关被解开,然后平台下的少女逐渐浮现。

然而一旦脱离开保护,女神的躯体瞬间发亮起来。

片刻之后,如字面意思一样变成了一滩粉末。

『过了这么久,究竟还是无法保持肉体吗。但即使如此,尸骨依然不会腐坏。』

男人像学究一样仔细地近距离观察者女神尸身的粉末,然后轻轻拂动,从中找寻着剩余的骨头。而此时,涅梅希斯不禁想起刚才他说的话。

『别忘了到时候,给我们的观众小姐一点舒服的体验,要知道,她的仇恨和绝望越盛,作为武器的怨念说不定也就越深呢。』

……

涅梅希斯轻笑一声,觉得这个主意不错。

于是洛娅被拘束住四肢的雪白肉体终于在涅梅希斯不成比例的庞大躯体前耻辱地耸动起来。

只觉得冰凉而顺滑的少女腔壁套在自己的物事上,涅梅希斯舒爽地一声低吼。

究竟是神奇的女神眷属,这具片刻之前还在凛然的表情和恐怖的力量痛击自己的身体,居然是如此的娇柔可口。涅梅希斯也不禁感慨在嗜血的娱乐之外,今天还能享受到如此神奇的美味。

而在另一边

『哦哦哦……果然,骨头还完好』

眼前那个男人,已经将女神的遗骨从粉末中成串拣出,还一边厌恶地啧啧称奇。

『呵……真是讽刺,明明是天外之兽,临死之际却力量衰竭到无法回归兽型,留下这样人类小孩子一般的遗骨。虽然实为可惜,但要做成一柄剑还是足够了。』

而如预料之中,被强迫着无法闭眼也无法失去意识,不得不看到此情此景的赤裸的洛娅,本已经毫无气力的身体不住地狂乱地震颤起来。

而涅梅希斯却愉悦地,体味着少女因无与伦比的绝望而无与伦比的竭力紧缩。那是一辈子也不曾享受过的极致肉腔。到此时,他不禁怀疑男人说的,这样可口的少女怎可能是兽类,毫无疑问是只有神才能创造出的器皿才对。

少女的身体终归力竭,而等待一波有一波的无谓挣扎结束落定,就连下体肉腔也不再有额外的力道的时候,涅梅希斯不耐烦地将眼前颤动的少女的双手无理地后折束在背后,伴随着低声的脆响,少女的喉头发出咯咯的声音,而涅梅希斯再次满足地惊叹。

『噢噢噢噢噢噢噢』

于此同时,自称遗民导师的男人也发出了不同意义的惊叹。

『还有心脏……也以这样奇异的结晶形式保存了下来。如此一来,便不止是素材了,它们自己可以成就一柄无敌的神兵,一柄,一柄所向无敌的,破天之剑!啊啊啊啊 啊——————』

男人如同着魔。

在炫目的魔道阵和眼花缭乱的手法之间,水晶与骨架不断变换着形状,而在这魔幻的场面前,本就如同邪兽般混沌的涅梅希斯反倒是如通陷入奇异的迷醉状态。

他只管低吼着揉捏着,套弄着眼前凄惨的少女身躯,抚动着冰凉而凹凸有致的胴体,享受着堕落的至乐。为何从来都没有发现这样有趣的事,如果神之眷属都是这样有趣的似人非人之物,还可以化为神兵利器,那简直就像是为自己所准备的极致娱乐一般。

『我已经不久矣。然而,当世之的邪星,我看中的涅梅希斯啊……你和这柄邪兽所孕育的邪剑却是命中注定,天作之合——』

男子头一次在暗光中崭露出的面容苍白骇人,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地邪笑着。而在涅梅希斯怀中的少女,最后狂乱地抽动了两下,头低垂下来,大概是再也无法承受眼前的一切了。

……

『雌兽啊,看好了,这就是我们一族的复仇,你们一族的宿命。你的母亲这样成为一柄剑,而你也将为我们所用。』

骨链构成的剑散发出不详的暗金色光芒,剑柄上,红色的水晶透露着炎之光辉。

『天帝之剑,涅梅希斯,从此,他就是你的宝剑。推翻一切吧,解放一切吧,捣毁一切,统御一切,做这愚蠢人世间的帝王。』

『而我嘛……』

男人转向双眼无神的少女洛娅,被逼迫见证一切的苍白少女已经气若游丝,无人知晓她在想什么。

男人走到少女的身后,轻轻将手放在少女纤细的脖颈上,低声耳语

『我会就这样折断你的脖子,然后从这里,抽掉你的骨,放出你的血。你的骨会作为人类的武器,你的血会强化人类成为纹章,让他们去杀害你的同胞,再把你的同胞用同样的方法做成人类的道具。你们将毁灭兽之世界,而你们的母亲的尸体,将是你们这些武器中的王者。邪星会挥舞着你的母亲,摧毁你们所珍视的一切,这就是我们的复仇……』

在男人奇诡的宛如刀般锐利的手划入少女的脊背,开始兑现他的诺言时,一滴泪水终于从洛娅的眼角低落。

少女闭上了眼睛。弥留的幻觉中,她在母亲的怀中,聆听着那安详的歌谣。

几个月后,涅梅希斯带领军队屠杀了女神眷属所在的扎那德山谷,血流成河,以致于此地被后世称为——赤红谷。

自称获得女神所赐天帝之剑的涅梅希斯自命为『解放王』。更用女神眷属的骨制成武器赠与自己的部下,号称同为女神所授,藉此拉起替天行道的旗帜,涅梅希斯扫清了其他所有不服从自己的氏族首领和军阀,成为一代枭雄。

然而。因缘与时势流转。

女神所作子女中最小和最娇气的少女,当年曾经怯懦战斗的蕾娅逃出了赤红谷的浩劫,四处搜寻,汇集了最后幸存的女神眷属。其中,有四人被后世称为『四圣人』。

帝国历前47年,女神眷属蕾娅自称圣者『赛罗斯』出现在安巴尔,创立崇拜女神的赛罗斯教。指斥涅梅希斯为真正的奸邪。

圣加尔古被列为禁地。从此,圣加尔古被称为加尔古马库,意为 不可侵犯的加尔古之地。

帝国历元年4月1日,阿德剌斯忒亚帝国在赛罗斯的支持下建国,定都安巴尔。

帝国历32年,阿德剌斯忒亚帝国皇帝威尔海姆为统一芙朵拉举兵。

帝国历46年,赛罗斯=阿德剌斯忒亚联军与涅梅希斯率领的氏族联军大战,取得胜利。

帝国历91年,赛罗斯=阿德剌斯忒亚联军大胜涅梅希斯氏族联军,圣赛罗斯在阵前击杀涅梅希斯,亲手将仇敌剁成肉泥。

士兵们看到手持赛罗斯之剑,与赛罗斯之盾的圣赛罗斯如同女神下凡。但没有人知道,圣赛罗斯在杀死涅梅希斯后捧着天帝之剑,痴狂地呼唤着母亲。

185年12月25日 加尔古=马库大修道院落成。同时承担赛罗斯教总教会和各地贵族的军事院校的职责。

……

……

1180年4月20日 女神苏谛斯与大司教蕾娅的因缘之人,佣兵队长杰拉尔特的女儿——贝蕾丝,因为在战斗中解救加尔古=马库修道院的学生而被蕾娅召入大修道院担任导师。

因缘之轮开始迅速转动。

♫ ♫ ♫

乘时间之缘ーー

由火炎点亮ーー

….

在河面上ーー

記憶の欠片——

♫ ♫ ♫

无论过去几千还是几万年。

母亲大人安详地坐着,让我和洛娅姐姐枕在她的膝上,为我们唱这首歌的样子

一切都恍若昨天。

母亲,姐姐,我好想你们。

我好想再一次见到你们。

无论如何,似乎时间终于带动了因缘。

火焰的文章正在回到它的位置之上。

那个女孩,是你吗,母亲?

我马上就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